對冒用他人身份証件行為不能輕縱

2019年05月20日09:14  來源:齊魯晚報
 

如果沒有足夠嚴厲的制裁措施,定然無法遏制冒用他人身份証行為。對此,相關部門應“重拳出擊”,讓冒用者承擔應有責任。

韓曉強是西南政法大學的一名教師,老家在山東。今年1月10日,准備回家過年的他,突然發現無法乘坐飛機和高鐵,查詢后得知名下多出了一家公司,且被濟南市歷下區法院列為拒不執行償還1800萬元欠款的“老賴”。目前,冒名者已被濟南警方行政拘留5日。韓曉強表示,此事對其工作教學、生活均產生了影響,為了去濟南解決此事,交通費、住宿費、律師費前前后后搭進去了兩萬塊錢。

可以說,韓曉強“被法人”的現象並非孤例,梳理報道可知,在身份証件管理體系不太科學嚴密的背景下,很多人遭遇過“被開房”“被通緝”“被結婚”“被貸款”等尷尬事。對此,相關部門固然要在優化身份証件的管理模式、提升身份証件的科技含量方面下功夫,但就現實情況來看,更應“重拳出擊”,讓冒用者承擔應有責任。

在現代社會管理模式下,身份証件已成為人們參與社會活動的通行証,一旦身份証件被他人冒用,就會給自己帶來難以估量的法律責任和損失。譬如,“被貸款”“被老板”后可能面臨難以清償的巨額債務,進而被列入失信名單,背負“污點”。“被結婚”“被上學”更會導致自己無法結婚,無法入學。

發現身份証件被冒用后,受害人雖然可以通過相關途徑尋求幫助,要求有關部門查清真相后恢復自己的身份信息,清理與自己無關的信息。但這一過程漫長復雜,且被害人需要承擔難以估量的損失。就以韓曉強“被老賴”事件來說,其為處理此事已經支出了住宿費、交通費、律師費2萬元。且在一定時期內被鎖定為“老賴”,難以正常出行,並可能備受煎熬,蒙受精神、名譽方面的損失。

而與此相對應,根據目前的法律規定,冒用他人身份証者,一般處以行政拘留五日的處罰。這樣的處罰,顯然有縱容冒用者投機取巧的嫌疑。要知道,冒用他人身份証件可以給冒用者帶來諸多便利,讓其逃避諸多責任,如果沒有足夠嚴厲的制裁措施,定然無法遏制冒用行為。

根據我國刑法規定,使用偽造、變造的或者盜用他人的居民身份証、護照、社會保障卡、駕駛証等身份証件,情節嚴重的,處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導致他人“被老賴”的嚴重后果應該屬於情節嚴重,理當啟動刑事追責。並有必要讓其承擔受害人為挽回損失所支出的交通費、誤工費、律師費等直接成本。

有必要強調,冒用身份証件行為,除侵害被冒用人合法權益外,還加劇社會管理難度,給違法犯罪分子留下“黑色空間”。故從長遠來看,理當健全身份証件管理體系,如借鑒銀行卡管理模式,確保歸集、融合公民各項信息的“一卡通”身份証挂失、注銷立即生效,並融合指紋、刷臉等技術,在他人冒用時發出警報,讓冒用者現形。這樣方能避免出現“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等“被結婚”“被貸款”“被犯罪”等鬧劇的發生。(史洪舉)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