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重問題設計、規范回復標准、嚴格回復審查等

山東省紀委監委從多方面入手 做好談話函詢基本功

2019年05月09日09:01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監督執紀工作規則規定,紀檢監察機關應當按照談話函詢、初步核實、暫存待查、予以了結4類方式處置問題線索。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以來,市地級以上紀委監委實行監督檢查和審查調查部門分設,監督檢查部門主要負責對聯系地區、部門或單位的日常監督檢查和對涉嫌一般違紀問題線索處置,而對於涉嫌嚴重違紀或者職務違法犯罪的問題線索進行初步核實和立案審查調查,則由審查調查部門負責。因此,對於監督檢查部門而言,談話函詢意義重大,不僅是處置問題線索的重要方式,更是做實做細監督這一基本職責的重要抓手。如何用准用實用好談話函詢,既是監督檢查部門的必修課、基本功,也是擺在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面前的重要課題。

  ●有人回復函詢時僅用一兩句話否認,“你怎麼函,他怎麼答,看著沒問題,但問題真沒說清楚”。

  ●對一個市兩名省管干部函詢同一問題,兩人回復本應一致之處卻明顯不同,該市主要負責人仍予以簽字。

  ●精心設計函詢問題,使函詢對象不能僅以“存在”或“不存在”回復,還要說明事情經過、本人在事件中發揮的作用等。

  前不久,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全國紀檢監察機關監督檢查、審查調查情況,其中,運用第一種形態處理人次佔運用“四種形態”處理總人次的66.9%。對於山東省紀委監委第八監督檢查室副主任隋玉利而言,這一數據不僅僅是個數字,而是實際工作中的擔當與責任。

  據介紹,監察體制改革后,山東省紀委監委主要負責同志給各監督檢查室負責人一個月的“假期”,去基層調研思考監督到底怎麼做。“我們經過研究認為,做實做細監督的一個重要抓手,就是線索處置。線索處置不能理解窄了,不是處置完就結束了,而是要在處置線索中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隋玉利說,“談話函詢,作為問題線索處置的重要方式,在線索處置中佔比高達60%以上,如果做不出成效就大大削減了監督效果,因此必須把談話函詢做實做細,以此做實監督工作。”

  然而,實踐中仍然存在黨員領導干部對談話函詢工作認識不到位,函詢工作存在形式化、簡單化等問題。“組織來談話函詢,對我影響多不好,是不是不信任我?”“對一個市兩名省管干部函詢同一問題,兩人回復本應一致之處卻明顯不同,該市主要負責人仍予以簽字,沒有履行好審核把關職責。”對於這些問題,多名監督檢查室負責人表示,要不斷做實做細函詢工作,既要面向黨員干部,當好執紀宣傳員,更要從自身做起,從細節處著手改進工作,切實履行好監督職責。

  通過談話函詢加強監督

  既對每一件問題線索負責,也對每一名黨員干部負責

  及時處置問題線索,是監督執紀工作規則賦予紀檢監察機關的重要職責。監督執紀工作規則第二十一條規定,紀檢監察機關應當結合問題線索所涉及地區、部門、單位總體情況,綜合分析,按照談話函詢、初步核實、暫存待查、予以了結4類方式進行處置。線索處置不得拖延和積壓,處置意見應當在收到問題線索之日起1個月內提出。對於每一件問題線索,紀檢監察機關都要認真對待。

  領導干部應自覺接受人民監督,而信訪監督是其中最直接的途徑。2018年6月,山東省紀委監委第六監督檢查室收到一件問題線索,反映某市政協副主席、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李某的丈夫是當地一家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並在其職權管轄范圍內代理案件。該室有關負責人經查閱有關信息,並向有關人員側面了解,發現群眾反映的問題基本屬實。

  “對於這種情況,我們本來可以直接進入初核程序。但是,我們決定先找該干部談一談,充分聽取她的意見,談話不僅意味著組織有話要對干部講,其實干部也有話要對組織講。”該室主任徐玉表示。

  事實証明,這一判斷是正確的,李某的確有很多話要說。她從事多年法律工作,自己清楚任職回避規定,自2009年到檢察院工作后就沒有分管業務工作,在司法體制改革中,也主動放棄參加員額制檢察官遴選,並且此前也多次向組織提出調整職務請求,但因某些客觀原因,組織上未及時回應。

  “根據這些情況,我們不僅向該市市委提出了職務調整建議,而且責成市檢察院在全市檢察機關開展了任職回避專項檢查。”徐玉表示。目前,李某的職務已經進行了調整。這次談話,既為李某本人解除了負擔,也為本人所在檢察機關理順了工作關系。

  一次談話取得良好監督效果,背后是山東省紀委監委審慎開展談話函詢工作的要求。“我們注重談話函詢的‘溫度’,給領導干部說話的機會,節約監督執紀成本,增強監督效果。同時,注重談話函詢的必要性,不把談話函詢作為不具可查性問題線索的兜底處置手段。對於反映問題明顯不合邏輯、無實際內容的,研判后直接了結。”徐玉說。

  同時,山東省紀委監委第三監督檢查室堅持拉長談話鏈條,強化監督效果。“除了解被反映人問題並提醒警示誡勉外,還注重通過被反映人了解發現其他班子成員情況,注重發現問題。”第三監督檢查室主任孫慶雷說。

  對於反映領導干部的問題線索,紀檢監察機關提出談話函詢意見時,細節上的處理很關鍵——要結合廉政檔案、“樹木”與“森林”的關系等對干部及所在單位有個全面的了解,同時綜合考慮彼時彼刻談話函詢對領導干部的影響,做好前期思想教育工作,避免抵觸性談話,爭取讓其敞開心扉談,在處置問題線索中發現問題、督促整改問題。

  “能進行談話函詢,意味著組織信任”

  黨員干部如何正確對待談話函詢

  “我怎麼會有線索反映?”“紀委找我談話函詢,影響不好。”“對於函詢的問題,直接否認好了,說不定就成功‘闖關’了。”當前,仍有一些黨員領導干部對談話函詢有錯誤認識,大致有以下類型:

  一是抵觸型,認為談話函詢是組織對其不信任,比如“我工作這麼辛苦,對這點問題怎麼就函詢了”﹔二是簡單否認型,僅用一兩句話否認,比如,“我沒有這個問題”,來龍去脈不交代清楚,“你怎麼函,他怎麼答,看著沒問題,但問題真沒說清楚”﹔三是無故延遲回復型,現行制度要求函詢對象在收到函后15個工作日內回復,但經常有人無故延遲,有的甚至需要承辦人反復催要﹔四是心存僥幸型,明明有事,卻多次否認,企圖僥幸過關﹔五是民主生活會上糊弄型,比如在民主生活會上簡單交代一句“某月某日組織對我談話函詢,我於某月某日進行了回復”就一筆帶過﹔六是黨組織負責人不負責型,如黨組織負責人不認真審核把關,簽個名就上報。

  “這些問題,一方面反映出黨員干部對談話函詢工作亟須正確認識、端正態度,另一方面也對紀檢監察機關改進談話函詢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山東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

  “組織採用談話函詢方式,恰恰說明了對干部的信任。”徐玉說,“然而,有的黨員干部對這句話理解不到位,把談話函詢當成對其開展初核,因此感到壓力。”

  據介紹,監督檢查室談話和審查調查室談話有所不同。黨紀處分條例規定了談話函詢后作出處理的不同情形,一是反映不實或沒有証據証明存在問題的,予以採信了結﹔二是問題輕微不需要追究紀律責任的,採取談話提醒、批評教育等方式處理﹔三是發現被反映人涉嫌違紀或者職務違法犯罪問題需要追究責任的,應當提出初步核實的建議﹔四是對誣告陷害者要嚴肅處理。

  “由此可以看出,監督檢查室開展談話函詢,正說明問題不宜核查或者相對輕微,讓干部對反映的問題說清楚,給予其說話的機會、改過的出路,體現著組織對干部的信任,也考驗著干部對組織的忠誠。”徐玉說,“如果領導干部真的存在涉嫌違紀或違法的問題,談話函詢也是給予其主動交代問題、爭取寬大處理的機會。相反,在談話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不僅掩蓋不了自己的問題,還會違反政治紀律和組織紀律,受到更重的處理。”

  加大對談話函詢抽查核實力度,避免一函了之。近幾年,山東省紀委監委第三監督檢查室處理的省管干部中,就有多名因抽查核實發現問題而受到處分。

  “去年,我們陸續收到中央第七巡視組、委信訪室轉來的問題線索,反映省某局局長在中秋節前后在某大廈公款宴請問題。委領導批示后,我們對其進行函詢,但其對反映的問題均予以否認。”孫慶雷介紹,“然而,並不是函詢對象回復什麼我們就認定什麼。”隨后,該室對反映問題進行深入了解發現,該局長確實存在公款宴請問題,最終該局長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從規范做起,從細節入手

  紀檢監察機關如何做實做細談話函詢

  “明明覺得函詢回復不實,但還不能認定函詢對象‘不如實說明問題’。”採訪中,隋玉利提到了調研中遇到的“尷尬”問題。

  比如,函詢問題:“有人反映你在工作中收受他人所送玉石。”函詢回復:“我在工作中沒收受玉石。”然而,核查發現,他收受的雖然不是玉石,但卻是其他貴重物品﹔

  又如,函詢問題:“有人反映你於2018年出訪某國期間收受他人禮品。”函詢回復:“我在出訪某國期間沒有收受他人禮品。”然而,后來經核查發現,他確實收受過他人禮品,隻不過不是在出國期間收的。

  實踐中的這些問題對紀檢監察機關做實做細談話函詢工作提出了新挑戰。“對此,我們堅持首先從自身做起,從改進談話函詢工作細節入手,切實提高規范性。”隋玉利表示。

  ——規范函詢回復,制定回復標准。制作統一的回復樣本作為附件,與函詢問題、說明要求一並送達函詢對象,要求嚴格按照樣本書寫回復,提升回復質量。同時,規范簽字背書,要求函詢對象所在黨組織負責人嚴格落實主體責任,在簽字前進行認真審核,督促函詢對象如實說明,對延遲回復的進行批評教育,不能簡單地簽名交差。

  ——注重函詢問題設計,提高針對性。函詢作用能否得到有效發揮,關鍵在於找准問題,設計問題。函詢前,摸清函詢對象及其所在單位的基本情況,把握“樹木”與“森林”的關系,同時,通過查看廉政檔案等方式,了解函詢對象家庭背景、任職經歷等情況,確保問題設計因人而異、一針見血,使函詢對象不能僅以“存在”或“不存在”回復,還要說明事情經過、本人在事件中發揮的作用等。

  前不久,省紀委監委第八監督檢查室在對“反映某市委原書記在提拔任用陳某過程中收受禮品問題”進行函詢時,沒有機械套用反映問題,而是通過綜合分析,要求該書記就“在某市任職期間,在陳某提拔一事上,說明陳某提拔的相關情況和其本人所起的作用,是提名推薦還是同意等,是否存在違規情況,是否收受過陳某所送禮品,及對反映問題的認識”等情況進行說明。“此后,該書記按照函詢要求做了詳細的說明,我們也掌握了較為全面的情況,否則極有可能出現一句話就予以否認的問題。”隋玉利表示。

  ——嚴格審查函詢回復,增強權威性。審查時對函詢回復格式、內容、邏輯等進行全面把握,提出明確審查意見,對避重就輕或模糊不清的再次函詢,責成函詢對象講清楚﹔有明顯疑點的即轉為初核,防止“函詢闖關”“函而無果”。同時,善於通過函詢調查發現函詢對象存在的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及時提出意見建議。

  近期,省紀委監委第八監督檢查室對反映某縣委書記篡改棚戶區改造項目騙取銀行貸款問題的函詢回復進行審查中,沒有在審查后簡單予以了結。針對其在回復中承認獲取貸款存在問題、但不承認篡改項目騙取貸款,且這樣做是為了推動工作的辯解,該室認為,這反映出其在工作中存在執行有關規定不嚴,紀律規矩意識不強的問題,建議責令該縣委書記對此作出書面檢查,以起到警醒作用。

  ——做好函詢結果運用,彰顯成效。對領導干部在民主生活會上說明函詢事項進行規范,明確說明內容范圍等,督促其更好接受監督。同時,建立問題通報制度,對函詢中發現的一個地區或單位存在的普遍性問題定期歸納梳理,及時向所在黨組織進行通報,要求予以關注、及時整改。(記者 程威)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