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期過后為啥還要受影響

——上級為下級擔當,組織為干部擔當,干部才能為事業擔當

2019年05月06日10:16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春天來了,但李進心裡的冬天似乎還沒有過去。

  2016年1月,由於下屬單位沒有經過充分調研,就審批通過了一個項目,引發群眾的集體上訪和媒體廣泛關注。作為主管領導,時任縣城管局局長的李進被問責,受到行政警告處分。

  按照有關規定,行政警告處分的影響期是6個月。但是,李進為此所受的影響卻遠遠超過這一期限。2016年底,在評選全市優秀共產黨員時,他的提名被否﹔2017年評選全市五一勞模時,他的報送材料被打回﹔2017年8月,縣委提名他從城管局提拔到某辦事處任主任,材料報送到市裡后又被退回,原因就是他身上帶著受過處分的“污點”。

  李進的情況,是許多受處分處理干部曾面臨過的窘境。採訪中,多位組織部負責同志坦言,與一般同志相比,對受過處分處理干部的考察使用,的確會更加慎重。

  從字面義來理解,相關法規之所以規定影響期,就意味著在這一期限內,受處分處理黨員干部在享受評先評優、職務晉升等權利時會受限制。換句話說,隻要出了這個期限,在不違反有關規定情況下,就不應該再受影響。那麼,為何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呢?就此,記者採訪了不同層級的多位黨政一把手和組織部門負責同志,總結出他們的五大顧慮。

  一怕輿論壓力。干部的評先評優特別是提拔重用,本身就是一個被廣泛關注的敏感話題,如果對象是一個受過處分處理的干部,那麼,提名舉薦人將面臨著更多的質疑,比如是不是跟這名干部有什麼特殊關系等。一位市委書記坦言,就因為這一問題,他本人就被上級函詢過。

  二怕引火燒身。干部受處分處理的原因盡管多種多樣,但總的來說,是有錯在先。那麼,誰能保証他不再犯類似錯誤?去年7月,媒體就曾曝出湖北省黃石市交通運輸局正縣級干部、陽新縣委原書記童金波違紀被免后復出,但不久又被雙開。而一旦出現這種情況,提名舉薦他的領導可能也會因此被追責。

  三怕違反規定。不少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針對受處分處理干部的使用,大多只是原則性、倡導性要求,並沒有明確、具體的制度規定。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一些地方在涉及受處分處理干部的使用問題上,盡量採取回避態度。

  四怕影響工作。在許多人眼裡,受過處分處理就是污點,領導干部的威信可能會因此大打折扣,那麼,他還敢不敢去管其他人,其他人還服不服他的管理,這些問題都直接關系到工作能不能順利推進。

  五怕導向錯誤。許多人認為,黨的十八大以來,黨風政風明顯好轉的根本原因,是從上至下嚴字當頭,對觸碰紀律紅線的黨員干部動輒則咎。但是,如果這些受處分處理的人在影響期過后,又能得到提拔重用,那麼,會不會產生錯誤導向,讓黨員干部不再把黨紀政務處分或組織處理當回事兒。

  應該說,這些顧慮都在不同程度上成了受處分處理干部身上的“標簽”難以揭下來的重要原因。

  “敢不敢揭這個‘標簽’,說到底,靠的是擔當”。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某地級市市委書記告訴記者,去年該市在干部調整中,有20名受處分處理干部被提拔重用,佔受處分處理待安排干部總數的四分之一。

  “關鍵是得托底”,採訪中,他拿起手機翻出幾條短信給記者看。這些短信都是一些市直機關或部門負責人,從早到晚跟他不定時的工作交流,有的匯報工作進展,有的談思想困惑。“這裡面就有不少是‘復出’干部。正因為充分了解,我才敢在組織面前為他們打保票。”他說。

  但是,這名領導干部也坦言,當地經濟發展水平落后、人才引進困難的現實,大大降低了此舉給他帶來的壓力。因此,他也建議,應該加強頂層設計,從制度層面進一步規范對影響期過后受處分處理干部的使用。這樣,上級為下級擔當、組織為干部擔當,才能讓干部為事業擔當。

  對此,一些地方已有破冰之舉。

  2018年8月山東省紀委、省委組織部印發的《關於激勵干部擔當作為實施容錯糾錯的辦法(試行)》明確:按照“第一種形態”處理的,除特殊規定者外,在黨風廉政考核、年度考核、綜合考評、評先評優、干部選拔任用、職級職稱晉升、黨風廉政意見回復以及黨代表、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和后備干部資格等方面不受影響﹔按照“第二種形態”處理的,對影響期滿、各方面表現優秀的干部在干部選拔任用等方面不受影響,該使用的大膽使用。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影響期滿后,在考察使用時不再受影響的黨員干部中,最先被“鬆綁”的是因為問責受輕處分的情況。遼寧省在2016年換屆期間明確提出,因為領導責任被問責且運用第一種和第二種形態受處分處理的,提名不受影響。2018年6月遼寧省下發的《關於激勵干部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為的實施意見》進一步明確,“要將受問責干部影響期內現實表現作為管理使用的重要參考,對認識深刻、整改到位、業績突出、群眾認可的干部,期滿后不影響使用”。

  “洗碗多的打碗也多”,一位鄉鎮干部告訴記者,基層干部被問責是很常見的事。他受到的一個問責處分,就無法避免。2017年夏,上級要求必須在限定時間內完成某道路施工項目。但是,如果按照正常程序向有關部門報批,根本來不及。無奈,他們隻好在報批的同時推進工程,結果被衛星航拍發現了。於是,他作為分管領導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他說,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越到基層這類問題越多。由此,他認為,大膽使用能真心悔過並積極改正錯誤、因問責而受處分處理的干部,在某種程度上,也釋放了鼓勵黨員干部干事擔當、創新作為的強烈信號,從思想上為基層干部減輕負擔。(記者 石艷紅)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