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有效用好問責利器⑧  既避免問責泛化,又防止問責不力

2019年05月05日09:25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近日,雲南省紀委監委通報了5起問責典型案例,其中一起為昭通市彝良縣原紀委書記馬康鳳(現任綏江縣委副書記、縣長)、陳瑾(現任昭陽區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因履行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不力被問責。

  通報顯示,2012年9月至2017年1月,馬康鳳、陳瑾在先后擔任彝良縣紀委書記期間,對縣教育局原紀檢組組長、紀委書記,現任縣信訪局局長彭樂耘的有關問題處理處置不當:一是彭樂耘因彝良縣教育系統發生多起違紀違法案件和自身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問題,受到誡勉問責,縣紀委對其責任追究不到位﹔二是收到反映彭樂耘的信訪件后,未及時組織開展核查,作暫存待查處置﹔三是在縣委組織部征求彭樂耘的黨風廉政意見回復中未如實反映其履行監督責任不力問題。

  馬康鳳和陳瑾因對上述問題負主要領導責任,受到黨內警告處分﹔彝良縣紀委被給予通報問責﹔彭樂耘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這是一起對問責不力再問責的典型案例。”雲南省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副主任董琦表示,當前問責在執行中確實存在一些問題,“一方面表現為問責泛化、簡單化,比如某地曾發生一起群體性事件,該追責的部門本已明確,但縣領導覺得問責范圍不夠廣,不足以體現問責決心,於是把本無直接關系的部門也列入問責名單。但是另一方面,從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在基層,像彝良這樣問責不力的問題同樣突出,甚至更為典型。”

  江西省萍鄉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梅仕燦結合當地情況總結了問責不力的幾種表現:“一是問責領導干部少,去年被問責人員中,縣處級佔比6%,鄉科級39.3%,其他人員54.7%,科級以下干部被問責的數量遠超過半數﹔二是黨委工作部門問責少,去年362起問責案例中,黨委工作部門僅問責1起,問責合力還沒有形成。”

  十九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指出,今年要修訂問責條例,“扭住主體責任,履行監督專責,實施精准問責,防止問責不力或者問責泛化、簡單化”。可見,克服問責不力與克服問責泛化、簡單化對於實現“精准問責”同樣重要,不可偏廢。

  “失責必問、問責必嚴”被反復強調,但實踐中何以仍存在問責不力、問責疲軟的問題?

  對此,董琦有自己的思考:“一個主要原因是‘不願得罪人’的思想仍然存在,特別是在基層,對同級不敢較真或者‘降格以求’,問責力度不夠﹔其次,問責主體的業務能力和水平參差不齊,存在機械化執行現象﹔還有些領導干部對自身職責和有關問題認識不到位、政治站位不夠高,認為問責不是自己該管的事,等等。”

  推動精准有力實施問責,許多地方都在進行積極探索。

  重慶市南川區為解決問責不力問題,明確問責重點,將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發生區域性或系統性腐敗問題、巡察移交問題等作為“一案雙查”的重點,對責任不清楚、問責不到位的,一律不銷號,做到“不以權勢大而破規、不以問題小而姑息、不以違者眾而放任”,增強問責剛性。同時,綜合運用誡勉談話、組織處理、紀律處分等方式進行問責,體現“有權必有責、有責要擔當、失責必追究”。如,一街道原紀工委書記胡某某履行監督責任不力,致使“小案”變“大案”,受到黨內警告處分,紀工委書記職務被免。

  湖北省咸寧市注重將問責與省委巡視反饋意見整改相結合,與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突出問題相結合,與紀律監督、監察監督、巡察監督、派駐監督相結合,重點針對全市教育部門與所屬公司脫鉤劃轉中弄虛作假等問題,問責相關責任人31人。

  “動員千遍,不如問責一次。問責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利器,對失職失責者必須嚴肅問責,讓失責必問、問責必嚴成為常態。同時還要認識到問責只是手段,負責才是目的。必須堅持實事求是,堅持權責對等,依規依紀,實施精准問責,既體現力度、又體現溫度,既防止問責不力、又避免問責泛化,真正做到喚醒責任意識,激發擔當精神。”浙江省東陽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胡勇春表示。(記者 劉一霖)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