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龍江鄉群眾有這份志氣——

建設好家鄉 守護好邊疆(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來自一線的蹲點調研)

本報記者 張 帆 徐錦庚

2019年05月04日09:1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建設好家鄉 守護好邊疆(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來自一線的蹲點調研)

收到習近平總書記的回信已有一段時間,但身臨獨龍江鄉,依然可以感受到鄉親們的幸福和歡樂。山間江邊,感恩的歌唱響了峽谷,真情的話盈滿了火塘……

“祖國是個大家庭,我們也要為大家庭出份力!” 連夜開會落實總書記回信要求,進村入戶宣講總書記回信精神,“老縣長”高德榮更忙了。“就是要按照總書記說的,建設好家鄉、守護好邊疆,獨龍江鄉群眾有這份志氣!”

建設家園的那股子熱勁上來了

翻開厚厚的影集,曾擔任幫扶工作隊副隊長的郭子孟拿出一張老照片。那是當年修建鄉村公路的場景,畫面令人過目難忘——一塊巨石橫亙在路基上,一群獨龍族群眾有的用鋼钎撬,有的用木棍扛,還有的干脆用肩膀頂,眼神中透露出一往無前的堅毅和果決。

“聽說這是獨龍族頭一回自己修公路,鄉親們能把命都豁出去!”

更好的日子在后頭,卻是等不來,靠不上,也要不到的。獨龍族群眾很認這個理兒,可關鍵是怎麼激發鄉親們心中的“小宇宙”。

上海市在普卡娃旅游特色村建設中就很“講究”——項目主體部分由工程隊完成,而平整地基,運送沙石,房頂加鋪茅草由群眾互助實施。積極建設家園的那股子熱勁上來了,“千人歌,萬人吼”的大場面又回來了。

從龍元村往孔當村的半道上,有一家名為“龍仲”的農家樂,看似不起眼,但它是獨龍江鄉首家農家樂。直到上世紀90年代,獨龍族群眾的市場觀念還很弱,交易物品擺在路邊,主人藏在林子后頭的現象還有。“龍仲”農家樂老板和曉永年少時就背著干糧、被褥幫人趕馬到縣城,后來跑運輸賺了些錢。2013年,和曉永貸款5萬元辦起了農家樂,還成功引種重樓和草果。現在,有10多個貧困戶跟著和曉永做起了生意。

山門打開了,見識過外部世界的獨龍人更鐘情自己的家鄉。這裡是“三江並流”世界自然遺產核心區之一,森林覆蓋率約93%,禿衫、珙桐、楠木、紫檀等珍稀樹種在此分布。行走獨龍江邊,常被出沒在森林裡的戴帽葉猴吸引。從德宏讀書回來的木思忠當起了護林隊長,帶領隊員守護著50多萬畝的原始森林,薪酬不高,一次巡山來回走兩三天,“辛苦是辛苦,但這麼美的林子,隻有在獨龍江有,心裡就會踏實不少。”

鞏固脫貧成果,一天也耽擱不得

雖然已實現整族脫貧,但鞏固脫貧成果卻是一天也耽擱不得。最心急的還是高德榮,“持續穩定脫貧靠的是產業,獨龍江到處都是寶,但先得把綠水青山守護好,可不能瞎干胡搞哩!”

除了“老縣長”外,高德榮近兩年還有新稱號——“草果專家”“重樓專家”,重樓是雲南白藥的重要原料。跟他下鄉,車子隨叫隨停。老爺子從車上跳下來,腳蹬雨靴,三五步就爬到對面山坡上,記者攆都攆不上,“這片苗長勢不太好。”老爺子嘟囔著,俯下身撥弄起草果苗來。一進村委會,高德榮見到村干部就嚷,“你們草果雜草除得不勤,種得也太密了些!”

山門洞開,獨龍人已融進外部大市場,要想穩定增收,必須調整種植結構。反復比選,高德榮選中了草果——草果是烹調香料,市場需求旺盛,同時適應蔭蔽、潮濕環境,獨龍江鄉正合適。林下種草果,既利於草果生長,又可以保護生態,“林下經濟”成了高德榮挂在嘴邊的高頻詞。

為了推廣草果種植,高德榮自掏腰包建起示范基地,免費培訓村民,再請他們管理草果。3年挂果后,組織鄉親們觀摩採摘。很快,全鄉6個村中有5個村種植草果,鄉裡的草果加工廠也完成了基建。

最北端的迪政當村海拔太高,無霜期短,草果難成活。好在這裡有野生重樓,2018年每公斤收購價在1200元左右。2014年,迪政當村8戶黨員帶頭試種,現在已種植近百畝。

眼下,獨龍江鄉的林下經濟初具規模。鄉黨委書記余金成介紹,截至2018年底,全鄉種植草果6.8萬畝、重樓1723畝、羊肚菌403畝、黃精40畝﹔獨龍蜂、獨龍牛、獨龍雞也加入農村電商產品目錄。

這些年,外界對獨龍江的旅游熱情越發高漲,高德榮和鄉裡一班人瞄准的卻是高端旅游。“照這個標准,獨龍江基礎設施還欠缺,接待能力有限,特別是服務意識和服務能力還差著一大截,不著急,先把內功練好。”高德榮說。

靠高素質人才,奉獻家鄉奔小康

馬庫村的江志高每天早上刷牙、洗臉、疊被子,收拾停當后,習慣性地將家裡的內務發到群裡“晒一晒”。“每日一晒”已成為不少獨龍江鄉群眾的日常。江志高過去住在山裡,常年赤腳,直到2014年住進安置房后才睡上床。“刷牙、洗臉、疊被子,還有進屋換鞋,都是干部手把手教的。”江志高腼腆地笑了笑。

2017年,大學生村官余明花剛到獨龍江,一天路過一村民家,進去討口水喝,卻很難接受屋裡難聞的氣味。又走訪了好幾家,情況大同小異。余明花意識到,群眾的生活條件改善了,但生活習慣、文明意識還沒培養起來。

余明花先往村干部家裡跑,讓村干部帶頭搞家庭和個人衛生,隨后到村民家裡一起整理內務。廚房怎麼收拾、客廳怎麼打掃、臥室該怎麼整理,一樣樣示范……最后把整理好的屋子拍照發到微信群裡。

晒的照片受到村民點贊后,大家伙兒的積極性被調動起來。分數最高的人家,可以得到流動紅旗,還會有洗衣粉、拖把、衣架等小獎品﹔落后者就坐不住了,趕緊回家整理家務。

這就是獨龍族群眾天天練習的“內功”——融入現代文明社會。

陳清華和高瓊仙分別是獨龍族第一位博士和第一位女碩士,這樣的頭銜對他們而言,其實意味更多的是責任。前陣子,科技部中醫藥現代化重點項目找到了陳清華,請他負責獨龍族等民族醫藥搶救、挖掘和整理的課題。從事民族醫藥研究多年,陳清華覺得,“所學能服務家鄉,造福人民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情。”

從中央民族大學畢業之后,高瓊仙選擇回到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工作。“接受過高等教育的獨龍人還是太少了,奔小康,需要一批素質高,能吃苦的奉獻者。”丈夫李迎春是高瓊仙的獨龍族老鄉,一名動物學碩士,常年跟蹤戴帽葉猴。夫妻倆平日聚少離多,但奉獻家鄉,他們甘之如飴。

2018年,獨龍江鄉適齡兒童入學率、初中階段毛入學率、鞏固率均達100%。

“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上小學三年級的普艷芳面對記者,流利地朗誦著喜愛的詩句。父親普光榮,是獨龍族第一位空軍戰士,在一旁含笑看著女兒,眼裡盛滿希望…

《 人民日報》( 2019年05月04日 01 版)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