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校造假刷學時呼喚“吹哨人”

2019年04月29日09:14  來源:齊魯晚報
 

為了防范“馬路殺手”上路,學車考駕照的門檻越來越高,培訓要求越來越嚴,拿証難度增加,但有些駕校卻動起了歪腦筋。近日,江蘇蘇州市民王先生向媒體反映,蘇州交運駕校是當地規模最大的駕校,但是長期以來,這個駕校違規使用多種作弊器材,為學員在駕駛技能培訓過程中造假刷學時。媒體曝光以后,當地監管部門表示將嚴厲查處。

交通運輸部與公安部兩部委發布的《機動車駕駛教學與考試大綱》,對相應車型的學時有明確規定。駕駛員培訓時,學員將自己的IC卡插入駕培管理記錄儀,並按下指紋,才可以進行學習,才能算作有效學時。而隻有學滿相應的學時、通過所有科目考試后,才能拿到駕照。這套制度本是為了保証教學質量,防止偷工減料,卻還是被一些駕校鑽了空子。機動車駕駛是一項復雜的技術,世界各國都對機動車駕駛設置了准入門檻。學時造假使得實際培訓大大縮水,駕駛技能難以熟練掌握,不僅影響學員考試通過率,也是在制造“馬路殺手”,嚴重危害駕駛人和他人的人身安全。

據當事人介紹,蘇州交運駕校利用指紋免簽技術,為學員刷學時。隻要把卡插進去,就會顯示簽到成功,根本不用學員本人到場。同時,為了應對有關部門監測車速算有效學時,駕校還專門為車輛安裝跑碼器,隻要把跑碼器打開,車輛不用啟動就能顯示車速。該駕校作為當地規模最大的駕校,尚且瞞天過海,遑論其他小型駕校。事實上,駕校學時造假已經成為公開的秘密,各地媒體都曾屢屢曝光。

駕校熱衷學時造假,關鍵源於個體利益驅動。一方面,駕校造假刷學時,可以有力節約培訓時間成本、教練人力成本,以及油費、車輛磨損費等,從而實現經濟收益最大化。另一方面,對於時間不是很寬裕的學員來說,也是造假的受益者,可以大大節省學車時間,盡快參加考試拿到駕照。在駕校和部分學員心照不宣的“合謀下”,監管制度和培訓質量就成了犧牲品。

應該說,從指紋打卡、GPS定位到人臉識別、視頻監控,近年來有關部門為規范駕校培訓設置了重重防火牆,怎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上面出台一項新規,很快下面就找到了對策。究其原因,“外部監督太遠,內部監督太軟”是症結所在。培訓發生在駕校內部,隻有教練和學員在場,造假往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足為外人道來。作為局外人,有關部門很難對駕校駕培工作進行深入監管。無論是開展突擊檢查,還是借助媒體曝光,都難免“隔牆扔磚”的尷尬。追責處理的低風險,顯然不能樹立廣大駕校對於駕培制度的敬畏,鋌而走險也就不足為奇。

堅固的堡壘往往是從內部攻破。遏制駕校造假刷學時,除了有關部門加大監管力度,不定期進行突擊檢查,更要強化內部監督,斬斷造假利益鏈。一方面,要向廣大學員宣傳規范培訓的重要性,使其認識到學時造假無異於飲鴆止渴,到頭來害人害己﹔同時,建立獎勵和保護制度,充分調動公眾舉報熱情,解除后顧之憂,使其能夠勇敢地站出來扮演“吹哨人”角色。“吹哨人”這個詞起源自英國警察發現有罪案發生時會吹哨子的動作,以引起同僚以及民眾的注意。而從此延伸開來,目前我們所指的“吹哨人”是為使公眾注意到政府或企業的弊端,以採取某種糾正行動的人。隻有每一起造假行為都可能東窗事發,作繭自縛,駕校自然就沒有了造假的底氣,逐漸回歸到規范培訓確保質量的正道。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