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濟醫院糾紛,就事論事強於“站隊”

2019年04月29日09:13  來源:齊魯晚報
 

發生糾紛時,相關各方都不應有過於強烈的“群體意識”,都不應在細節不明的情況下急於“站隊”表態。隻需在敬畏法律、遵守規則的前提下,就事論事就好了。

引人注目的“仁濟醫院糾紛”或以和解告終。日前,當事醫生和當地警方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坦承,雙方的應對方式“都有提升的空間”,如果多一分相互理解,互相敬重,風波本可以避免。

應該說,這是一個不錯的結局。短短幾天之內,無論是被警方拷走的醫生,還是拷走醫生的警方,都對對方多了一些了解與理解,都看到了自身存在的問題與不足,並因此而變冷眼相向為握手言和,這樣的轉變符合大多數人的期待。接下來,就要看當事雙方各自的行動了。相信並盼望,從此以后,當事醫生會對“犯錯”的患者多一分耐心,對“強硬”的執法者多一些理解與敬重,當地警方會對“傲慢”的執法對象多一分謙和,執法方式會更加精細化、人性化。

的確,這場風波原本可以避免。正如當事醫生所說,本來只是“一件小事情”——一次偶發性的醫患沖突。醫患雙方都因為情緒化而有些言行過激,以至於發生了肢體上的沖突。如果院方既有的應對機制足夠高效,這場肢體沖突完全是可以避免的,事情也就不會“惡化”到患者報警的地步。如果在處警過程中,執法警察能法情兼顧、剛柔相濟,當事醫生能對執法流程有“更深的理解”,一次偶發性的醫患沖突也不至於如此迅速地“惡化”為一場“警醫沖突”。而正是這場陰差陽錯的“警醫沖突”,在輿論場上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基於某種“群體意識”或“刻板印象”,不少人開始“站隊”。一些人“站隊”患者與警察一方。在他們看來,當事醫生被拷走完全是咎由自取,先是跟患者一方發生激烈沖突,導致患者家屬受傷,后又態度傲慢,不惜以肢體動作抗拒警察執法,被處警警察依法拷走乃是理所當然。與此同時,他們往往還不忘就此訴說起患者的各種不易以及醫生和醫院的各種“罪狀”。一些人“站隊”醫生一方。在他們看來,拷走值班醫生的做法太過“簡單粗暴”,“發生在醫療機構內的醫患沖突不同於普通的民事沖突,‘尊醫重衛’不只是一句口號,還應表現在具體行動中,對醫務人員慎用械具也是‘尊醫重衛’的應有之義。”

沸沸揚揚之中,“一件小事情”被鬧大了。在缺乏足夠事實支撐的情況下,個體之間的摩擦被“夸大”為患者與醫生兩個群體之間的沖突,以及醫生與警察兩個群體之間的沖突。而在這一“夸大”過程中,往往少不了各種對相關群體的標簽化乃至某種程度的污名化。

“夸大”的危害性顯而易見,不僅有損於事件的公正處理,還會激化矛盾,導致事態的惡化。對此,必須保持高度警惕。那些“群體意識”較強、更容易“抱團”的群體及相關組織,尤其需要提防這樣的“夸大”,更不應基於自身立場發起和主導這樣的“夸大”。

具體到“仁濟醫院糾紛”,相關各方都不應有過於強烈的“群體意識”,都不應在細節不明的情況下急於“站隊”表態。隻需在敬畏法律、遵守規則的前提下,就事論事就好了。誰都可能會犯錯,一人犯錯一人當就是了。這樣來的正義才能更實在更牢靠。(王學鈞)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