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忽視語文的“生命教育”

2019年04月26日09:40  來源:齊魯晚報
 

4月25日,有媒體披露:近日,一位杭州網友爆料稱,自己女兒在安全教育平台上做的題目,涉及輕生問題,諸如“你曾經或現在是否有輕生的念頭”“假如你有輕生的念頭,你選擇告訴誰。”女兒才是一年級新生,她覺得不太合適。

對此,當地教育局回應稱,安全教育平台的課程資源和內容完全是按照《中小學公共安全教育指導綱要》的要求,針對不同學段、不同年齡學生的身心特點和認知能力而開發和設計的,開設有從幼兒園到高中超過200節課時的安全教育課程,包括了校園安全、交通安全、自然災害、意外傷害、公共衛生、公共安全等14大模塊,形成了科學系統的安全教育課程體系。

從教育部門的回應看,讓一年級學生在安全教育平台上回答涉及“輕生”的話題是適當的。從全部教育要用手機完成看,所出的題目分明就是讓家長做的,或者需要家長深度參與。有關部門覺得要讓針對中小學生、幼兒的安全教育起到作用,首先需要對家長進行教育。

“生命教育,家長也要補補課”,然而,更要補課的是誰?

語文的靈魂是人文理念,人文理念的核心是以人為本,以人為本的要義是生命意識。假如語文遠離了人文的內蘊——生命意識,那麼語文教育也就成了一種“倒行逆施”。

2006年杭州中考,以著名導演張藝謀18歲時為了買照相機學攝影,瞞著家人去賣血的事為例,讓考生以“成功的秘訣”為話題寫作文。拉板車、淘大糞、撿垃圾……至艱至難都無可厚非,而“賣血,一連去了5個月”,那是對生命的漠視與戕害。筆者天生駑鈍,怎麼也無法在如此現象裡抽取這般本質。假如這個話題能夠成立,那麼,那個考取某重點大學卻無力交納巨額學費而在網上發帖“賣身求助學”的女孩,一旦“他日若得凌雲志”,恥辱的經歷大約也能與“成功的秘訣”挂上號吧?

人是什麼?首先是一個生命體!魯迅有言:“小的時候,不把他當人,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據說,少時蘇軾與朋友章敦同去山中游,偶見一獨木橫跨溝壑,章敦欲打賭過橋,蘇軾不願拿生命做兒戲,章敦則獨自鋌而走險。蘇軾不禁感嘆道:“章兄來日定能殺人!”嗣后,兩人政治見解相異,各行其道,章敦排斥異端果然殺伐凶殘毫不寬容。一個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大抵是不會珍惜他人生命的。

語文教育應避免簡單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高調,根據人的生命的本性,尊重生命的價值,促進生命的發展是“人間正道”。惟其如此,初中語文新課程所選錄的許多文章均不同程度上蘊含著生命意識的體驗與生命價值的思考。可惜的是語文教材編寫者的良苦用心有時竟是“對‘牛’彈琴”,語文課堂上的“生命教育”被忽視了。

時下,年輕學子自毀生命與毀人生命的非人文事件不絕於耳,遠離人文的語文與之有無干系?這個問題耐人深思。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