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需要“嚴出”,導師也應“嚴教”

2019年04月25日10:49  來源:齊魯晚報
 

近日有報道稱,深圳大學317名研究生被退學,其中未注冊218人,學習年限超期89人,成績不合格10人。學位論文不過關是這些研究生無法畢業的重要原因。該校研究生院工作人員稱,“嚴進嚴出”已成為該校研究生培養教育的常態。

其實,高校清退違規研究生早有先例。去年復旦大學就曾公布了一批研究生退學處理名單,更早如2010年華中科技大學就要求307名未能按期完成學業的研究生退學。事實上,高校在教育過程中引入適當的淘汰機制,對不合乎要求的研究生進行退學處理,是嚴肅學風的表現。這能警示學生,督促其專心學業和科研,從而保証研究生的培養質量。

不過,我們也要意識到,要想真正做到研究生教育“嚴進嚴出”,僅靠把控學位論文質量是遠遠不夠的。“嚴進嚴出”是一個系統的工程。所謂的“嚴出”,不僅要體現在對學位論文的嚴格要求上,還應體現在整個學生培養鏈條上。而如今許多高校的“嚴出”,隻卡在考試嚴、論文審核嚴,其作用只是努力保証畢業門檻不降低。這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嚴出”。

事實上,深圳大學研究生院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該校工作人員建議研究生入學后,要與導師詳細討論確定研究方向並制定“研究生個人培養計劃”。這個建議無疑是好的,但是要達到理想中的效果,並不容易。

我國研究生培養模式基本是“導師負責制”。在這種體制下,導師需要傳給學生知識,教給學生方法,更重要的是,導師要負責指導學生寫出合格的畢業論文。大多數高校,論文必須先過導師這一關,才能進入后面的評審環節。由此,在導師和研究生之間便衍生出了一種權力關系,導師無疑在這個關系中處於強勢地位。

而在我國現行的研究生培養體制下,研究生是不能換導師的,更沒有辦法制約導師。因此,即便制定了研究方向,確定了“研究生個人培養計劃”,如果導師不嚴格執行,研究生也無可奈何。假若再碰上一些不負責任的導師,讓研究生們為自己“干私活”,研究生更沒有時間進行學術研究,學位論文不合格也就不稀奇了。

因此,保証研究生培養質量的關鍵便是擺正導師與學生之間的關系。首先要明確導師的責任和權力,權不能無限大,責不能無限小。這就需要學校對導師和學生都建立更加完善的評估制度,除了科研和教學任務的完成情況,還應將學生的滿意度作為評價導師的一項重要指標,並且將這種考核落到實處。同時,對學生的評價也應該更加多元化,不能僅以論文決定學生的成績甚至前途。

在這一點上,清華大學已經做出了表率。該校明確不再以學術論文作為評價博士生學術水平的唯一依據,並且不再將博士在學期間發表論文達到基本要求作為學位申請的硬性指標。此舉對全國高校的研究生培養工作具有示范意義。(朱文龍)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