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0億,山東為啥敢“割自己的肉”?

2019年04月01日08:49  來源:大眾日報·新銳大眾
 
原標題:望岳談|1300億,山東為啥敢“割自己的肉”?

4月1日,是山東企業的“好日子”。

山東清源集團有限公司,今天起適用稅率由16%下調至13%,預計全年可降稅3億元,撿了一個“金元寶”。

濟南海關測算,僅增值稅改革就為山東進口企業一年減少增值稅約138.6億元。

財稅部門測算,實施新一輪更大規模減稅降費措施,全年將減輕企業負擔1300億元以上。

3億、138.6億、1300億元,“金元寶”不是從天下掉下來的,是我省實施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減”出來“降”出來的。

今天起,根據國家實施若干增值稅減稅改革政策,我省在權限范圍內實施一系列減稅降費政策:一是深化增值稅改革,將制造業等行業增值稅稅率由16%調整為13%,將交通運輸和建筑等行業增值稅稅率由10%調整為9%。二是對小微企業稅費實施普惠性減免,在增值稅方面,將小規模納稅人起征點由月銷售額3萬元提高到10萬元,受益面大幅度擴大﹔在所得稅方面,放寬小型微利企業標准﹔資源稅等6個地方稅種和兩項附加,按50%的頂格減征幅度執行。三是降低收費負擔,不僅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還降低企業經營性收費,特別是降低企業用電、過路過橋費等經營成本等,企業減負規模將達1300億元以上。

1300億元!對企業來說是“真金白銀”,是實打實的“降成本”。

成本是企業最為關注的焦點問題。所謂成本,是指生產和銷售一定種類與數量產品以耗費資源用貨幣計量的經濟價值。市場經濟中,在外部環境、技術水平、營銷行為差不多的情況下,企業競爭大多是拼成本,誰的成本低,誰就有更多盈利空間。改革開放以來,很多企業走的是低成本、低附加值的增長之路。今天,不少企業生產經營困難,一個重要原因是“成本高”。

有企業反映,增值稅、所得稅、各種附加稅費,吃掉了好幾成利潤﹔汽油費、高速費、物流費,遠高於發達國家。有企業家說,稅費負擔、融資成本、“五險一金”、制度性交易成本、人工成本、用能用低成本、物流成本,一項項成本壓得人喘不上氣。

成本就是競爭力,降成本就是提升競爭力。

“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明顯降低企業社保繳費負擔”“確保減稅降費落實到位”,直擊當前市場主體的痛點和難點,是最為直接有效的降成本。我省減稅力度空前,降費遠超市場預期,是一場解渴的“及時雨”,必將進一步減輕山東企業負擔,推動山東企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

1300億元,降低了企業成本,提升了企業效益,是滿滿的“獲得感”,但減稅是要減收的。

無論是“稅率降至13%”還是“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都是收入與支出的再調整。對企業來說,“1300億元”是“放水養魚”、厚植根基、推動創新,更加有利於推動新舊動能轉換。對其他方面來說,“1300億元”可是“割肉”,導致稅收和財政收入減少,給各級財政帶來很大壓力。

1300億元,山東為啥敢“割自己的肉”?這樣做財政可持續嗎?有人對此擔憂。

對各級財政來說,減稅降費1300億元,就是減收1300億元,同時要確保民生重點領域、三大攻堅戰支出隻增不減,“一減一增”帶來的壓力是空前的。

壓力就是動力,空前壓力就是強大動力,關鍵在怎麼看、怎麼干。

山東敢“割自己的肉”,是有一定底氣的。這些年來,山東經濟運行質量越來越高,財力越來越雄厚,有能力減稅降費。更為重要的,用政府的“緊日子”,換取企業的“好日子”,山東貫徹落實中央決策部署堅定有力。

山東敢“割自己的肉”,也是提高財稅運行質量的新機遇。我省提出要壓縮一般公共預算的支出,嚴格控制和壓減一般性支出,從嚴安排“三公”經費預算,省級業務類項目支出一律壓減8%。同時,加大改革力度,加強資金統籌,將各類預算資金、中央補助資金、政府債券資金、存量資金等所有政府性資金,捆綁起來統籌安排,多渠道盤活各類資金和資產,擴大政府債券發行規模,以彌補減稅降費造成的財政減收等。

謀定而后動。有了這些應對之策,山東有信心、有底氣、有能力去兌現承諾,敢於刀刃向內敢“割自己的肉”,堅決把減稅降費落實到位。

敢於“割自己的肉”,不僅為當前,更為長遠。

前幾年,我省在營改增過程中起先也是財政減收的,但后來稅基擴大了,財政收入增長了,減稅降費也是培育財源。從長遠趨勢看,舍棄“1300億元”,給實體經濟、給企業讓利,讓他們在國民收入分配的蛋糕中的比例更大,這樣能更多帶動就業,有效提振市場信心,有力增強高質量發展的信心,這樣財政才更可持續,可謂“小舍大得”“短期舍長期得”。

在這個意義上,這“1300億元”不是說在預支未來,恰恰是在培育未來。(孫秀嶺)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

圖解: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規定干貨出爐  【詳細】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山東分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