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游戲”也要科班出身 山東首批電競專業畢業生踏出校門

2019年03月24日09:45  來源:齊魯晚報
 
原標題:“玩游戲”也要科班出身 我省首批電競專業畢業生踏出校門

  2018年山東省電子競技大賽現場。(資料片)

  今年1月,山東首批電競專業畢業生踏出校門。六名高中起點的畢業生中,兩人成了職業選手,四名擔任院校助教。在電競業大爆發之初,“太缺人”成為限制行業發展的一大要因,因此,電競“科班生”畢業后非常搶手。自2017年山東省首次開設電子競技專業以來,經過兩年發展,電競專業逐漸形成了一套健康培養模式。

  一個班有36名學生

  12人被選為青訓選手

  “我現在正處於打游戲的巔峰期,迫不及待地想去打職業賽,可是年齡還不達標。”說到比賽,濰坊市技師學院計算機網絡應用(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2018級學生宋泰已經躍躍欲試了。根據規定,職業選手需年滿18周歲。如今16歲的他隻能繼續訓練,著重強化自己的心理素質。

  “電競選手吃的是青春飯,黃金年齡在16-22歲,頭腦反應和手指速度都特別快,25-28歲就是退役期了。”宋泰入校剛滿一年,就被學院選為青訓選手,即年齡未滿18周歲,朝電競職業選手方向發展的青少年。宋泰所在的電競班有36名學生,有12人被選為青訓選手。

  電競班的學生未來不打比賽,還有哪些培養方向呢?

  電競行業缺主角也缺配角。一場精彩的賽事不僅需要競技選手,更需要大量的幕后支撐。濰坊市技師學院信息工程系主任孫海亮介紹:“我們主要有三個培養方向:競賽人員,即電子競技員﹔賽事運營,即賽事組織、策劃管理人員﹔娛樂方向,即電競主播、解說人員。”在山東,濰坊市技師學院是首個開設電子競技專業的院校,孫海亮就是該專業的負責人,也是我省在電競教育上的首批探索者之一。

  電競不等於打游戲,也並非人人都適合打比賽。電競學生入校初期會接受專業調查,比如“你最喜歡什麼游戲”“游戲水平怎麼樣”“未來的職業規劃”等。教師根據每名學生的“檔案卡”為其推薦相應的培養方向。“學生上課也不是完全打游戲,每天一半時間進行語數外等文化課學習,一半時間進行專業實訓。實訓課上,他們按照不同的培養方向進行游戲、賽事運營、解說等訓練,有時候還會設置賽事對抗。”孫海亮說。

  整日打游戲也“心累”

  真正出名的寥寥無幾

  從初中開始,宋泰就喜歡上了電子競技,特別想成為職業選手,在游戲裡打出自己的“江湖”。提到擅長的電子競技,這名小伙兒變得十分健談:“我們同學6人組隊,進行穿越火線專項訓練,我是隊長,擔任團隊中的指揮,其他成員分別擔任狙擊、突擊、副突擊、補位、自由人。”

  作為團隊的核心人物,宋泰的游戲技術無須最強,但頭腦一定要靈活,能根據場上局勢變化迅速分析,指揮隊員進行相應操作。比賽中,一旦指揮的心態“炸”了,所有隊員的心態都會“炸”,所以他必須時刻保持冷靜。

  在“技能興魯”職業技能大賽——2018年山東省電子競技大賽中,宋泰及其團隊參戰穿越火線賽項,獲二等獎。“取得這個成績略有遺憾,一是因為團隊剛組建,尚在磨合期,二是因為我在場上出現了心理波動。”宋泰說,年輕選手在心理素質上還有所欠缺,這也是規定年滿18周歲才能參加職業競賽的原因之一。“在接下來的比賽中,我會吸取經驗教訓,努力發揮出最佳水平。”

  在傳統觀念裡,電競職業選手“玩著玩著就把錢掙了”。實際上,那些爆火視頻中操作“秀到飛起”的少年並不常見。在電競行業裡,有數不清前仆后繼的選手,但真正出名的卻寥寥無幾。

  游戲大多以“情感寄托”的形式在生活中廣泛傳播,但對電競選手而言則不然。當情感寄托成了課業和職業,每天進行5-6個小時的固定訓練,長久下來,宋泰也覺得枯燥乏味。每到這時,他就會去看一些游戲大咖的視頻,想象自己在賽場上獲獎了,想到捧起獎杯一瞬間和全場的歡呼,他的心就又燃起來了。“游戲成為我離不開的東西,不是因為玩樂,而是想實現自己的冠軍夢想。”宋泰說。

  每三個玩電競的

  就有一個是女性

  2018年是中國電競發展的轉折年,人們開始重新審視“電子競技”。在第18屆亞運會上,電子競技被納為表演項目,中國電競代表團在《王者榮耀國際版(aov)》《英雄聯盟》《皇室戰爭》項目上奪得2金1銀。隨后,中國ig戰隊斬獲了2018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世界冠軍。電子競技開始刷爆各大門戶網站,第一次,電子競技為國人贏得了榮譽,也為自己贏得了歡呼聲。

  毋庸置疑,電子競技迎來了蓬勃發展的黃金期。孫海亮提到,2022年杭州第19屆亞運會已將電子競技納為正式比賽項目。電競行業的經營方式可以對標體育賽事,門票和贊助參與資本運營。同樣,青訓選手未來將進入俱樂部進行深入培養,條件過關后可作為職業選手參加職業競賽。頂級電競選手的收入也十分可觀,在2017年爐石傳說中歐對抗賽中,一名濰坊籍選手斬獲冠軍,贏得一輛價值數百萬的跑車。

  目前,濰坊市技師學院電競專業有5個班160人。據此前智聯招聘發布的《2019年春季白領跳槽指數調研報告》顯示,隨著電子競技被國家認可,相關產業的發展也越來越完善和成熟,從事“電子競技員”這一工作的女性數量也在不斷提升。調研數據顯示,女性電子競技員的佔比達33.96%,三個玩電競的,有一個就是女性。

  首批6名畢業生

  兩名成了職業選手

  濰坊市技師學院電子競技專業自2017年春季開始招生,按照初中起點四年制、高中起點兩年制的培養模式,2019年初,我省首批6名電子競技專業畢業生也踏入了工作崗位。“兩名成為職業電競選手,四名成為不同院校的電競專業助教,初步反饋平均月薪為5000-10000元。”孫海亮反復提到,這說明電競行業人才缺口很大。

  相較於電競行業的大缺口,電競專業的發展卻沒有相應加速。電競專業能否讓孩子良性發展,家長對此仍保持懷疑。“至少觀念上家長是慢慢認同的,學院舉辦比賽是正向引導,有些家長因為看到比賽把孩子送來學習。專業建設需要長期積澱,社會完全認同也需要時間。”孫海亮說。

  記者從山東省人社廳了解到,目前除濰坊市技師學院,山東藍翔技師學院、淄博市技師學院等院校的電競專業也陸續啟動招生。下一步電競專業將如何建設?濰坊市技師學院將著重補充電競高層次師資隊伍,深入探索標准化教材,瞄准國際國內職業需求,為電子競技賽事、電競運動員的人才輸送打下堅實基礎。(周國芳 王小涵)

(責編:劉穎婕、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