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破除交通瓶頸加速邁向“黃河時代”

2019年03月17日09:22  來源:新銳大眾
 
原標題:濟南破除交通瓶頸加速邁向“黃河時代”

陽春三月,兩岸新綠。在寬達千米的滔滔黃河之上,世界最大跨度三塔自錨式懸索橋——濟南鳳凰路黃河大橋,正在澆筑主墩35根鋼筋樁中的第28根﹔黃河北岸地表之下的幾十米深處,目前世界上在建直徑最大的公軌合建隧道——濟南黃河隧道掘進在即,直徑15米多的盾構將從這裡向南從黃河底部穿過……

黃河穿城而過的濟南市,目前正瞄准制約城市空間發展的交通瓶頸問題,同步推進“三橋一隧”跨黃河橋隧工程建設,努力讓黃河變成“城中河”,加速由“大明湖時代”邁向“黃河時代”。

以泉水聞名於世的濟南,有著“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美譽。但19世紀中葉黃河改道,將這座城市一分為二。因此,濟南也成為黃河流域少數幾個處於地上懸河段的省會城市,發展空間長期受天塹制約。

經過多年發展,濟南形成了以大明湖為中心,東西狹長、南北短促的帶狀格局。城區東西最長處達90公裡,南北最窄處僅10余公裡,城市發展空間日益受限。

2018年1月,國務院正式批復《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明確提出支持濟南建設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管委會主任宋衛東介紹,先行區橫跨黃河兩岸,規劃面積1030平方公裡,其中在北岸的面積約730平方公裡,與目前濟南主城區的面積相當,成為濟南北跨戰略的重要載體。

攜河北跨,交通先行。在“三橋一隧”建設啟動之前,濟南城區僅有濟南黃河大橋、建邦黃河大橋及幾座黃河浮橋等為數不多的跨黃通道,交通瓶頸制約日益凸顯。打通跨黃河交通要道,完善城市道路和公共交通體系勢在必行。

濟南城市建設集團董事長李國祥說,從2017年底開始,濟南攜河北跨重要交通支撐的“三橋一隧”項目陸續開工建設。其中,“一隧”指的是濟南黃河隧道,“三橋”為齊魯黃河大橋、鳳凰路黃河大橋、濟南黃河公路大橋復線工程,總投資近200億元。

濟南黃河隧道是穿越黃河底部的第一條公軌合建隧道,全長4760米。記者在施工現場看到,直徑15米多的隧道管片組合起來足有5層樓高,建成后將實現雙向6車道、公路與軌道交通上下同行的立體交通隧道,北連濟南濟北次中心,南接主城區,預計2021年10月竣工通車。

鳳凰路黃河大橋項目全長6683米,按照雙向8車道一級公路標准建設,跨黃段橋梁范圍為公軌合建的橋梁形式,中間預留城市軌道交通空間,預計2021年底通車,屆時將把濟南東部的歷城區、高新區、濟陽區連為一體﹔齊魯黃河大橋是世界最大網狀吊杆系杆拱橋,預計2021年底竣工通車,將連通濟南西部的槐蔭區、天橋區﹔濟南黃河公路大橋復線工程也在加速推進中,將實現主城區與濟北次中心的快速交通聯絡。

“橋隧建設一小步,攜河北跨一大步。”李國祥說,一個城市在黃河之上同時啟動“三橋一隧”建設,在新中國成立后並不多見,可見當下濟南北跨黃河拓展城市發展空間、促進新舊動能轉換時不我待的決心。

在此基礎上,濟南中遠期將再規劃建設多條跨黃橋隧,形成26座跨黃通道,屆時將有望從根本上解決北跨的交通問題。

攜河北跨更在於引導濟南城市人口、基礎設施和產業向北拓展,擴大輻射帶動效應,帶動黃河兩岸經濟高效、一體化發展。

宋衛東介紹,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瞄准新一代信息技術、智能制造與高端裝備、新能源、高端服務業等,打造高端新型產業集群。2018年8月,總投資約1500億元的8大項目集中開工,拉開了先行區產業落地的序幕。

由山東重工集團投資800億元建設的高端裝備制造產業園項目,將建成年產60萬輛、國內外首屈一指的新能源商用車生產基地﹔研發氫燃料電池的“中國氫谷”項目,將打造氫能源全產業鏈,形成千億級的新能源產業集群﹔綠地國際博覽城會展中心項目,建筑面積約130萬平方米,將帶動高端會展、智慧物流產業發展……

截至目前,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已有15個項目簽署投資合作協議,12個項目簽署合作框架協議,120余個項目納入招商引資儲備項目庫。今年,這裡將計劃開工25個項目,總投資700多億元。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先行區70%的空間都是生態空間。”宋衛東說,在培育壯大高端新興產業的同時,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堅持綠色發展理念,注重生態環境保護,產城融合促高質量發展,以培育新動能為引領,正助力濟南建設現代化國際大都市。(馬章安 綜合整理)

(責編:公雪、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