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因“沉迷”而“迷失”——“雅好”背后的貪賄軌跡

2018年12月12日09:41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黨員干部既要培養積極向上的興趣愛好,遠離低級趣味,又要“好”之有度,防止玩物喪志。對於領導干部的“愛好”,一些人深諳“不怕領導講原則,就怕領導沒愛好”,見縫插針,伺機而動。一些領導干部從玩物到喪志再到甘於被“圍獵”,最后竟然以“好”為名公然索賄,“雅好”背后,畫出的是一條貪賄的軌跡。

  痴迷蘭花,以至玩物喪志

  “痴迷蘭花、玩物喪志……”貴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長王曉光,是監察法頒布實施、國家監委組建並與中央紀委合署辦公后,首個接受審查調查的中管干部,也是在通報中被提到“玩物喪志”的一個典型。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宣布開除王曉光黨籍和公職現場,王曉光懺悔自己“理想信念不堅定,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扭曲”。

  無獨有偶,浙江省臨海市文化廣電出版局原局長周華清被稱為“蘭花局長”。一些想找他幫忙辦事的人,盯上他的這一愛好,就借“以蘭會友”之名,將購買的昂貴蘭花送給他,他受賄的35萬余元中,蘭花價值近20萬元。周華清在懺悔書裡寫道:“正是自己養蘭、愛蘭,讓別有用心的人有機可乘,最終被蘭花俘虜,成為人人唾棄的貪官。”

  打球釣魚,甘於“被圍獵”

  “我從小喜歡釣魚,為了把更多時間用在事業上,就基本放棄了這個愛好。”寧夏回族自治區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黨組成員王煒則“栽”在了魚竿上。已經有七八年時間沒再釣魚的王煒,在老板們的陪伴下,又撿起魚竿,甚至連上班時間都出現在漁場上。

  廈門市工商局原黨組書記、局長王和平酷愛高爾夫球。“每天四點多起來打,要打兩個多小時才去上班”,不少廣告企業主聽說王和平痴迷高爾夫球后,會陪著他一起“瘋狂”,進而通過王和平在廣告公司設置、廣告牌選址、公益廣告款補助、認定馳名商標等方方面面協調關系。對此,王和平一方面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交代廣告處的原處長黃某、原副處長馮某等配合廣告企業主﹔另一方面為這些廣告主牽線搭橋,幫助他們打通上級相關部門,事后收取“感謝費”。

  以“好”為名,大膽索要

  隻要在紀律和規矩的限度內,領導干部有興趣愛好本無可厚非。但有些領導干部的愛好並非如此純粹,他們披著儒雅形象的外衣,卻把書畫、攝影等愛好作為撈錢的工具。江蘇省鹽城市政協原副主席李純濤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利用職務影響,將自有字畫出售給下屬,字畫成了權錢交易的幌子。

  “不就是要幅畫嘛!”天津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原黨委副書記、院長武紅軍經常以“我家有一面牆還空著”為名,瘋狂向天津美術學院畫家教師索要畫作。他常到學校畫室“視察”,看中老師和學生們挂在牆上的作品后,就會將整面牆的作品都要走,因此得了“武大牆”“一面牆”的綽號。不少人反映“武紅軍不懂畫,看中的是畫的價格”,有人也“糊弄”武紅軍,在其索要或收受的382幅畫作中,經鑒定,其中一些是贗品,一些是工藝品。

  “借”錢買寶,做夢發財

  愛好無錯,錯在越界。一些因“雅好”索來的物品升值潛力不小,成了“搖錢樹”,也有人因此成了笑話。山東省糧食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王傳民痴迷玉石和紫砂壺,一邊收藏,一邊做發財夢,盼望著有朝一日升值,大賺一筆。他不惜借債,結果購買的玉石都是低檔貨﹔不惜索賄,傾盡所有買來的紫砂壺竟然也都是贗品。

  愛好要有度,不因“沉迷”而“迷失”,需要內自制、外發力。一方面,黨員干部一定要堅守黨性、心性,不過分沉溺於個人愛好,同時要將個人愛好與公權力嚴格區分開,從小事小節上約束自己,慎重對待朋友交往,不因貪小便宜而失大節。另一方面,監管部門也要把監督挺在前面,發現苗頭,抓早抓小、防微杜漸。(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李靈娜)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