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奔馬圖》看徐悲鴻的家國情懷

2018年09月12日14:27  來源:中國文化報
 
原標題:從《奔馬圖》看徐悲鴻的家國情懷

  奔馬圖(國畫) 326×112厘米 1941年 徐悲鴻

  衡量一個藝術家成就的大小不應僅僅停留在其作品本身、藝術水平的高下,更應該從其人生履歷、作品創作的時代背景、作品所蘊藏的精神內涵,以及對藝術界與社會受眾所產生的正面影響等多方面綜合加以評判。因為作品所蘊藏的精神內涵在關鍵時候可以轉化為精神動力,尤其是民族和國家的命運出現重大轉折之時更為重要與突出。

  20世紀初的中國,磨難重重,不但飽經外國列強的蹂躪與侵略,而且國內軍閥割據,戰亂頻仍,廣大人民每天都生活在恐懼與不安之中。在思想解放大潮影響之下,眾多知識青年與有識之士遠赴海外學習新技術和新型學科。他們滿懷愛國之情,學成歸國后,從不同領域對社會的進步以及社會思潮產生較積極的影響。

  徐悲鴻作為這一時期的藝術代表人物之一,他既經歷了封建王朝的沒落統治,又看到了新興資產階級革命的艱辛,更見証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浴血奮戰、抵御外侮、建立新中國的豐功偉績。在這種大的歷史背景下,徐悲鴻以滿腔愛國之情,融匯中西美術技法,創作了大量極具時代特征與愛國主義情結的藝術精品,如油畫《田橫五百士》、中國畫《九方皋》《愚公移山》等巨幅作品。這些作品既表現了中華民族千百年來堅忍不拔之毅力和威武不屈之精神,又隱晦地表達了作者對民族存亡的憂憤之情,以及對革命必將勝利、人民必將解放的光明向往。除人物之外,徐悲鴻的奔馬、雄獅與晨雞多給人以力量和生機,表現出積極的、高亢的、令人鼓舞振奮的精神。最令人贊嘆、馳譽國際的是他的《奔馬圖》。

  徐悲鴻以馬之精神喻人之精神,在托物抒志之時,更表達了作者極強烈的家國情懷。他一生畫馬無數,無論奔馬、立馬、走馬、飲馬、群馬都極富生命力。但最為典型、最具代表性的一幅《奔馬圖》畫於1941年的秋天,當時徐悲鴻為給抗戰募捐遠赴馬來西亞的檳榔嶼辦藝展,而國內的抗日戰爭正處於與日寇戰略相持的關鍵時期。二次長沙會戰中我方一度失利,日寇佔領了長沙,消息傳至檳城,徐悲鴻心急若焚、徹夜難眠,於是趁著月色,飽蘸濃墨,一幅縱長326厘米、橫寬112厘米的《奔馬圖》一氣呵成,並在畫面右下角題款:“辛巳八月十日第二次長沙會戰,憂心如焚,或者仍有前次之結果之,企予望之,悲鴻時客檳城”,以抒發作者憂國憂民的憤慨之情。

  雖僅寥寥數筆,然形體剛勁、精神抖擻、意氣風發的一匹駿馬躍然紙上,畫面中的奔馬體魄飽滿、筋骨強健、昂首奮蹄、騰空而起,甚為生動,給人以熱血沸騰之感。作者當時雖客居外域,然一腔愛國熱情卻始終如一,在祖國危難之時,恨不得騎乘快馬一夜返程,去驅逐日寇,保衛疆土。這是何等的胸襟與氣魄。此時此刻,他不但是一位藝術家,更是一位大丈夫,一位滿含家國情懷的大丈夫!

  歷史無法重現,時光不能逆轉。自今上溯至遠古,在華夏五千年的燦爛文明史中,凡是能留名的藝術家及其作品,一定是其作品中所表現出的高貴品格影響了他所處的那個時代,推動了文明的發展進程。徐悲鴻這一幅飽含愛國熱情的《奔馬圖》正是這樣的作品。他也正是這樣一位藝術家。作者用嫻熟高超的技法、生動的筆墨語言創作的作品,不但飽含生命的激情、對人性美好的贊美,更是對其人生理想的抒發,這種對祖國深深的熱愛與眷戀之情,正是他濃郁家國情懷的生動體現。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的講話中指出:“擁有家國情懷的作品,最能感召中華兒女團結奮斗。”而這種映襯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深厚底色的家國情懷,早已深深根植於五千年生生不息、不斷傳承綿延的民族血脈之中。徐悲鴻所表現出的這種家國情懷也正是當代中國文藝界所應傳承的高貴精神品質。今天的中國,通過幾代人共同努力,無論從綜合國力,還是從國家的經濟、政治、民生、文化等各方面,均已迥異於20世紀初的中國。尤其是改革開放40年來,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神州大地更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物質實力不斷充裕的基礎上,人民群眾的精神文化需求標准也變得越來越高。改革開放以來,一些西方的“虛無主義”等非主流的藝術形態乘虛而入,還冠以“當代”之名,在中國有所影響,不斷扭曲受眾的審美觀和價值取向。故而,在當代之中國,我們必須對這種西方低俗文化不斷入侵加以警覺和抵制。同時,我們應該盡快建立適合新時代人民群眾審美需求的、具有中國特色的藝術體系和評價體系。像徐悲鴻在《奔馬圖》中所呈現出的“家國情懷”仍然具有極強的現實意義,仍然應成為這個時代的主旋律。因為,藝術一旦把應該肩負的責任擔當卸下,必然會沖擊甚至消解在近現代民族解放斗爭的洗禮中所形成的獨特中國藝術精神。這也必將導致“低俗、庸俗、媚俗”群體及其產品大行其道,這也勢必會削弱中華民族的精神凝聚力。

  進入新時代,文化發展已經上升到事關國家強盛、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高度。堅定文化自信,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成為新時代中國文化發展的主題和總體目標。而自20世紀以來,中國藝術所形成的緊緊維系民族命運與家國情懷的獨特精神特質,更是當今時代發展所需要傳承並弘揚的。廣大藝術工作者應該秉承這種情懷,以一種積極入世的態度,關注社會現實的發展、變革,關心人民群眾的審美訴求,正確引導他們的審美傾向,切實擔負起時代所賦予的社會責任,把個人的藝術追求與審美理想與國家的發展相融合,用藝術作品去為人民塑像、為時代放歌。(張彥斌)

(責編:公雪、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