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通訊應用市場迎來新入局者,微信霸主地位能否延續

子彈短信,能飛多遠

2018年09月12日09:33  來源:工人日報
 

在目前的即時通訊市場,微信佔據著絕對霸主地位,但近日另外一條“鯰魚”已經進入這個市場,甚至被認為有望沖擊微信的霸主地位。

上線11天激活人數達到500萬,3天融資1.5億元……8月20日,子彈短信正式推出后即收獲“開門紅”,一度登上蘋果App Store社交榜單與免費產品榜榜首,引起業內外廣泛關注。

在當今由微信主宰的即時通訊應用市場上,新入局的子彈短信到底想做什麼?微信霸主地位能否延續?

子彈出膛

最近,付女士不時發現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有不少人開始分享一張帶有二維碼的截圖:“用子彈短信掃描二維碼,加我為好友。”

付女士在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工作,她發現目前朋友圈中分享子彈短信名片的,多是互聯網從業者、媒體人和大學生群體。出於好奇,她也下載了這款應用。

數據顯示,子彈短信正式上線以來,第1天激活用戶超過8萬,第3天突破39萬,第5天突破100萬,第11天總激活用戶超過500萬……這是社交軟件領域“久違”的增長曲線。

子彈短信迅猛的市場表現也引起了投資者的關注。子彈短信官方微博透露,已有超過50家投資機構、7家科技巨頭戰略投資部向其創業團隊拋出了橄欖枝。目前,子彈短信已完成1.5億元A輪融資,預計整體估值6億元,子彈出膛已然受到關注。

記者了解到,打造子彈短信的快如科技,是一家由36位平均年齡27歲的年輕人組成的新公司,錘子科技是其投資方之一。錘子科技CEO羅永浩在8月20日的發布會上重點向外界介紹了子彈短信的功能及用法,並宣稱這是一款“擁有超高效率的即時通訊工具。”

“超高效率”實則是子彈短信聯合創始人郝浠杰開發這一軟件的最大願景。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子彈短信誕生於辦公場景,其目標人群也是日常處理海量消息的商務人士,“比如企業的高管,他每天可能面對無數來自下屬、老板、供應商的消息,這需要解決一個溝通效率不高的問題”。

科技媒體人李書航認為,目前資本對此有踴躍的反應,還是看中了這是羅永浩作為公眾人物的帶貨能力,雖然他本人對產品沒有太多干預。

事實上,作為一名企業家,羅永浩早已為他的錘子科技產品建立了一個龐大的粉絲群,目前他在微博上有超過1500萬粉絲。

“快如閃電”

在子彈短信的官方介紹中有這樣一句話讓外界頗為關注:這是一款快如閃電的聊天應用。

那麼,怎樣讓聊天功能實現“快如閃電”?

長期關注錘子科技產品的“錘粉”方先生體驗后表示,語音轉文字的識別效果不錯,當對方發來語音時,接收者能夠直接閱讀轉化的文字,且轉化正確率較高,不必費勁聽語音﹔而附帶的語音進度條也避免了聽錯一次就得從頭再來的困擾。“用起來很簡單。”

就是說,打開子彈短信,用戶無需進入聊天頁面,在消息列表頁面就可以直接用語音或文字回復消息。

如此看來,語音轉文字是子彈短信的核心賣點。

付女士則更看重適用於辦公的設計,比如將消息加入待辦事項的稍后處理功能、消息收藏功能、優化群組討論等。在她看來,微信使用中最大的問題是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功能臃腫而信息冗雜,常常要佔有手機大量內存。

李書航認為,子彈短信的交互創新,核心在於更加凸顯“按住說話”這種類似對講機的功能,並強化其在交互中的主導地位,同時簡化了操作步驟。

能飛多遠

根據騰訊第一季度財報,今年3月,微信月活用戶首次突破10億。工信部的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3月末,我國移動互聯網用戶總數達到13.2億戶。這意味著微信在社交市場上仍然處於絕對主導地位。

有分析認為,當前子彈短信的應用場景已不局限於最初的辦公領域,而更像是對抗微信的一個社交軟件。

對於這種觀點,羅永浩在其官方微博上回應:“沒有挑戰微信,只是做一個在意溝通效率的人群的細分領域而已。”同時他承認,“卸載微信是不現實的。”

隨著微信成長為一個越來越“臃腫”的“龐然大物”,這個市場也逐漸誕生出更多細分的機會。探探、陌陌、釘釘等社交應用軟件紛紛從陌生人社交、辦公室社交等細分領域切入社交市場。

不過,眾所周知,社交關系鏈才是微信最大的“防火牆”。8年前微信推出之時,在與同類即時通訊產品的競爭中,因為微信可以直接導入用戶的QQ好友,迅速在熟人社交圈中建立起關系鏈。而其他產品如米聊、易信等都是從零開始建立,難度極大,最終淡出人們的視野。

如今,子彈短信也面臨類似的問題。付女士就發現,她身邊較早下載子彈短信的人,有不少都刪掉了應用,原因是“社交圈還在微信上,子彈短信裡沒有朋友可以說話”。

此外,考驗子彈短信能飛多遠的還有隱私和安全性問題。子彈短信一則公告稱,近期遭遇了一場有組織的大規模垃圾信息攻擊。9月1日和2日的垃圾信息量分別達到63萬條、49萬條,不排除是純粹惡意攻擊。

“現在我們軟件的熱度比較高,吸引了不少種子用戶,我們希望用戶都是在意效率溝通的,但目前最重要的是想辦法把這些種子用戶留下來。”郝浠杰表示。(本報記者 於靈歌)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