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將黃埔軍校發展成自己的私人系統,他栽培學生的方式,根本不是按照現代軍事教育規律,而是結成了對其個人效忠的封建性幫會

黃埔教導團為何仍是新軍閥武裝

2018年09月12日09:54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黃埔教導團為何仍是新軍閥武裝

孫中山致力於國民革命數十年,痛感手下“沒有一種軍隊是革命軍”,便在1924年改組國民黨時決定建立“黨軍”,並在廣州黃埔島上成立了陸軍軍官學校。然而,蔣介石卻在出任黃埔軍校校長后,建起私人系統,將每期600名學生發展成兩個教導團,隨后又擴充為兵力上百萬的龐大中央軍。於是,這支名義上的“國民革命軍”嫡系,背離了孫中山的理想,傳承的是蔣介石最為推崇的曾國藩、胡林翼的建軍思想,其性質仍屬於新軍閥武裝。

被任命為校長的蔣介石,原來在國民黨內地位並不高,他在陳炯明叛亂時隨侍孫中山,從而得到信任,成為孫的軍事幕僚。讓蔣介石出任黃埔軍校校長,主要出於平衡國民黨內部派系的需要。孫中山所依靠的骨干力量是以胡漢民、汪精衛為首的廣東派及粵軍,同時又重用以張靜江等為首的江浙派。孫中山把蔣介石派入粵軍,並讓其主持軍校,就是為了防止廣東派軍官壟斷軍務。

蔣介石到黃埔上任時,許多人對其軍事履歷並不服氣。廣東派高級軍官和廣西派首領李宗仁等人認為,此人沒當過基層軍官,隻擔任過孫中山的參謀或隨從,在粵軍隻擔任過參謀長,不具備帶兵和前線戰斗的經驗。蔣介石在擔任黃埔系的第一軍軍長后首次指揮東征潮汕,就因瞎指揮打了敗仗。不過論起搞權謀詐術和收買拉攏人心,各派軍閥都認為蔣介石可謂國民黨內第一人。

出身鹽商家庭並有上海交易所投機經驗的蔣介石,在繼承“曾胡治軍”傳統的同時又融入了官僚買辦的馭人術。自黃埔建校起,他的主要精力就放在研究每個師生的背景和喜好上,對追逐功利的人許官,對貪財的人給錢,對淡泊名利的革命者也想尋找其弱點來拉攏。對於前四期3000余名的學員,蔣介石大都做過單獨談話,尤其是注重網羅一期生作為心腹。1924年末第一期600名學員畢業后,他留下大多數人,又從家鄉浙江募兵3000人,編成兩個教導團。蔣從蘇聯求得軍援,又從軍校各屆畢業生中陸續補充軍官,於是在1925年把教導團擴建為第一軍,翌年北伐時又擴編成第一集團軍的骨干。至北伐時期,黃埔一期生大都升到營長、團長,二、三期也隨之提拔。升官又發財,更是滋長了“效忠”之心。蔣介石又依托富庶的江浙兩地作為自己的“錢袋子”,使其擴軍速度遠超過其他派系。西北軍和桂系軍隊一度連軍餉都要靠蔣介石撥款補助,眾多舊軍官則在此“銀彈”引誘下棄舊主、奔蔣系。

黃埔系軍隊即后來的中央嫡系不斷擴充,期間一直由中央軍校畢業生擔任各級軍官。黃埔生和中央軍校生見面時,先要講自己是第幾期出身,排好輩分,再同拜“老頭子”。蔣介石栽培學生的方式,根本不是按照現代軍事教育規律,而是結成了對其個人效忠的封建性幫會。他后來當了總司令、委員長、主席、總統,同過去的黃埔生見面時還是最喜歡聽他們叫“校長”,對這些人蔣也以親切的口吻稱呼某某“同學”。

國民黨中央軍一直標榜自“黃埔建軍”,蔣介石憑借這種市私恩、予小惠的收買之術,籠絡住黃埔前六期1萬名學員中的大多數以及后來中央軍校的多數畢業生(在大陸共辦過22期)。這套權術對鞏固蔣介石個人地位確實起到了一定作用,但這種歧視性統軍政策令國民黨軍內非嫡系部隊反蔣起義、兵變和嘩變不斷發生。中央軍內的黃埔生倚仗特權,四處橫行,民心喪盡,國民黨統治區普遍稱他們是“蝗虫”。靠黃埔系建立起來的蔣系中央軍,站在了人民的對立面,也最終落得潰敗的結局。(徐 焰)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