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集體決策”不是違紀違法擋箭牌

2018年09月12日08:52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9月10日,《中國紀檢監察報》披露了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區自來水公司負責人粟許波、李新國等人帶頭違紀,還以集體決策為名,違規為班子成員謀取私利,甚至變相不執行上級惠民政策、侵害群眾利益的案例。讓人感到最荒唐的是,該公司班子成員公款配手機、公款充值加油卡,以及變相不執行上級規定,向客戶收取管網安裝費和勘察設計費263萬余元,竟然都是在該公司領導層“集體決策”后的產物!

  筆者由此聯想到一種叫“水耗子”的動物,它們近水而棲,具有一定的潛水能力,總是喜歡游離在人們視野之外覓食生活。常德鼎城區自來水公司兩任“水官”“靠水吃水”,與這種“水耗子”何異?

  集體決策,是黨的民主集中制的具體表現形式,也是科學決策的重要保障。集體決策是整合團隊力量,聚集個人智慧,集思廣益,以形成科學、精准、全面的決策結果為目標,避免發生片面、短期、殘缺的決策行為的工作方法。這也是基於個體局限的客觀實際和最大限度防控廉政風險的角度出發而設定的工作環節。因此,舉凡重大決策、重要干部任免、重大項目安排和大額資金使用等“三重一大”議題,以及研究審議敏感問題、疑難問題等,進行集體決策是各級黨組織通用的議事規則。如果說集體決策的底色是民主、科學、合理,那麼它的底線就是合規、合紀、合法。

  常德市鼎城區自來水公司的“集體決策”徒有其名而無其實,甚至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攪渾了“一池水”,嚴重破壞了單位政治生態。究其原因,主要有四:一是紀法觀念嚴重缺失。公司主要領導憑借老思想、老觀念、老模式行事,為了謀求小團體利益還動不動就弄出個“破紀”或“破法”的會議紀要。二是僥幸心理作祟。參與決策者心裡明明知道有些事情已經違紀,但存在“天高皇帝遠”的思想,認為上級查不到自己頭上,甚至於“被查處了一次,沒長記性,反而長了躲避調查的‘經驗’”。三是抱著“法不責眾”念頭。以“集體決策”為幌子搞“利益均沾”,公司主要領導認為隻要班子會議集體討論通過,就不會有事,上級怪罪下來,最多也只是被批評幾句,無關大礙﹔上梁不正下梁就歪,有人效仿兩名主要領導“靠水吃水”、以權謀私,索拿卡要吃回扣,也是覺得“法不責眾”。四是“明哲保身”心態泛濫。有的班子成員不願得罪人,一旦碰到動議,統統附和通過﹔有的提前揣摩主要領導意圖,見風使舵,以便決策時“高度統一”,這些都助長了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在行使權力的過程中踐踏底線。

  從此案的表現形式來看,其是借集體決策名義集體違規的典型案件。類似問題,在一些地區、部門、單位也並不鮮見。針對此類“借集體決策名義集體違規”的行為,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在組織紀律方面新增有關處分規定,有利於防治以“集體研究”搞“利益均沾”、集體腐敗、塌方式腐敗而難以問責追責的亂象。

  一言以蔽之,集體決策要堅守紀法底線,破“潛規則”﹔立底線思維,破天馬行空﹔立清風正氣,破歪風邪氣﹔立擔當有為,破“好人主義”﹔立光明正大,破以權謀私。既要發揚民主,調動各方面積極性,又要對“拒不執行或者擅自改變黨組織作出的重大決定的”“違反議事規則,個人或者少數人決定重大問題的”“故意規避集體決策,決定重大事項、重要干部任免、重要項目安排和大額資金使用的”“借集體決策名義集體違規的”等堅決亮劍,防止將集體決策作為個人謀取私利、違紀違法的擋箭牌,堅決制止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為和搞個人主義、小團體主義。(楊來斌)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