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陰柔審美更可怕的是“精神娘氣”

2018年09月11日09:59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比陰柔審美更可怕的是“精神娘氣”

這段時間,關於新生代審美進入陰柔時代的話題很受關注。據《中國青年報》報道,某地一位母親發現准備上初中的兒子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是對著鏡子梳妝,洗臉、護膚做得非常仔細,甚至會偷偷拿面膜去敷。兒子喜歡的,也是膚白、唇紅、皓齒、明眸、充滿陰柔氣息的明星。這種現象帶有一定的普遍性,甚至有母親發出呼喊:“娘氣”亞文化,放過我的兒子吧。

這一聲“‘娘氣’亞文化,放過我的兒子吧”,激起了很多人的共鳴。但也有不同意見認為,不是現在年輕人有多大問題,而是你們這一代成年人審美有問題,應該尊重一個多元審美時代的到來。

確實,由於成長背景不同,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審美傾向,不能強求一致,但任何一個社會都有主流審美,如果主流審美出現了問題,那麼這個社會就很可能出現各種問題。審美還存在引導問題,即便一些非主流審美無傷大雅,但社會還是有責任指出什麼才是主流,應該追求什麼樣的主流,在導向上不能出現偏差。

更重要的是,人們關注這個問題,不僅是擔心新生代外部審美的娘性傾向,更擔心新生代內部精神失去陽剛之氣。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這種浩然之氣,就是陽剛之氣,既有“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自立,也有“不阿權不阿世”的剛正,還有“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的堅毅,以及“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的自信樂觀。如果我們的民族失去了這樣的精神品質,如果我們的男孩子失去了這樣的價值導向,很可能就是一個悲劇的開始。

當然,很難說陰柔審美就一定會造成“精神娘化”。正如我們看到,很多女性也有堅強的一面,很多文弱書生也有錚錚鐵骨,但要說外部審美與內部精神完全沒有聯系,恐怕也是過於樂觀。有人舉例,“西羅馬帝國貴族男子精於粉飾裝扮,驕奢淫逸,最終敵不過在當時的他們看來是所謂蠻族的法蘭克人”。這可能還是一種簡單的因果論,但無可非議的是,一個民族的集體審美或多或少會對精神氣質產生影響。這才是人們最需要注意的。

流行文化對於大眾審美起著相當大的影響作用,也正是由此出發,人們對於熒屏上出現的陰柔審美表現出了一種警惕心理。有人認為,內容輸出者也是沒有辦法,未成年人喜歡“娘氣”亞文化,隻能尊重市場投其所好。而把很多問題歸結為“無可奈何”,是一種推卸責任的做法。文化市場不是普通市場,必須考慮價值觀問題,而且未成年人審美存在極大的隨機性與偶然性,很多時候不是因為他們喜歡才成為流行,而是成為流行他們才喜歡。研究發現,小學五年級時,榜樣對孩子的影響力會達到最高峰,初中二年級的時候,偶像的影響力達到最高峰。

熒屏不能充斥著陰柔之氣,更不能隻有陰柔之氣,但這又不能只是對熒屏提出要求,因為這同時也與更廣大的社會環境有關。在一些地方和領域,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的問題都比較突出,如果家庭和學校都能夠按照未成年人成長的科學規律來教育孩子,就應當能夠在相當程度上抵御熒屏的影響。在現代社會,體育鍛煉是培養“陽剛之氣”的一個重要渠道,我們能不能把更多孩子帶進體育場,讓他們在揮汗如雨中享受陽剛之美,培養他們的陽剛之氣?

比陰柔審美更可怕的是“精神娘氣”,缺鐵缺鈣,失去陽剛,羸弱無力。人們重視陰柔審美的問題,希望熒屏硬朗一點,其實也是擔心陽剛之氣成為新一代身上的稀缺品。要解決這個問題,不僅需要熒屏作出努力,家庭、學校和社會都要重視這個問題,讓我們的孩子“保持著元氣淋漓的氣象”(梁啟超語)。(東原)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