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掃黑除惡:破案六千余起千余人自首 戰果全國居前

2018年09月11日16:34  來源:人民網-山東頻道
 

人民網濟南9月11日電 山東省政府新聞辦於11日下午召開發布會,介紹山東省公安機關近期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有關情況。記者從會上了解到,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山東已累計偵辦涉黑案件46起、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238起﹔偵辦涉惡共同犯罪案件2099起,破獲各類刑事案件6311起,查處涉案資產16.5億元,1078名涉黑涉惡人員投案自首,整體戰果居全國前列。

督導組進駐11天,125人投案自首

中央掃黑除惡第5督導組8月30日進駐山東省以來,11天時間山東省查結線索144條,新增涉黑案件5起、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19起、涉惡類共同犯罪案件186起,破獲刑事案件1228起,移送起訴涉黑惡團伙案件36起,提請批捕322人,查處涉案資產2.7億元,125名涉黑涉惡人員投案自首。

目前,山東省公安廳舉報中心平均每天接聽舉報電話110余次,收到舉報信件20余封。

山東公安發布5起掃黑除惡典型案例

一、青島盧某剛涉嫌黑惡犯罪團伙案件

近日,青島市公安機關打掉以盧某剛為首的涉黑惡犯罪團伙,抓獲成員15人,破獲刑事案件60余起。

經查,自2015年以來,盧某剛糾集多名社會閑散人員,成立資本之鷹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進行高利放貸。該團伙先后向100余人高利放貸,採取簽訂虛假借款協議、肆意認定違約、疊加欠條、虛假訴訟和強行過戶房產、扣押汽車等手段,大肆實施尋舋滋事、非法拘禁、強迫交易、虛假訴訟、非法侵入住宅、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特別是採取打橫幅、用高音喇叭播放哀樂、錄制視頻發朋友圈等軟暴力方式非法追債,迫使1名被害人自殺未遂,多名被害人流離失所,嚴重破壞了當地社會經濟秩序。

二、淄博李某森涉嫌黑惡犯罪團伙案件

近日,淄博市公安機關打掉以李某森為首的涉黑惡犯罪團伙,抓獲犯罪嫌疑人30名,破獲刑事案件20余起。

經查,自2015年以來,李某森、李某梅糾集多名前科劣跡人員和社會閑散人員,採取威脅、恐嚇、毆打、斷水斷電等非法手段,強行拆除他人房屋。為攫取非法經濟利益,該團伙拉攏腐蝕臨淄區雪宮街道工作人員崔某勇,大肆實施尋舋滋事、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故意損毀財物等違法犯罪活動,控制壟斷了當地拆遷、土方、建筑垃圾清運等工程項目,致1人輕傷,9人輕微傷,嚴重破壞了當地社會經濟秩序。 

三、濰坊王某涉嫌黑惡犯罪團伙案件

近日,濰坊市公安機關打掉以王某為首的涉黑惡犯罪團伙,抓獲成員30余人,破獲刑事案件40余起,查扣涉案資產近2億元。

經查,近年來,王某糾集前科劣跡人員和社會閑散人員,以承包海域養殖為名,向當地漁民強行收取“養殖補償費”。成立海上“巡邏隊”,採用毆打、辱罵、扔燃燒瓶、碰撞等方式,強行驅趕不交費的漁民,非法控制了沿海海域和當地海產品交易市場。為攫取非法經濟利益,該團伙大肆實施尋舋滋事、敲詐勒索、強迫交易、變造國家機關証件、破壞生產經營等違法犯罪活動,嚴重破壞了當地生產生活秩序。

四、濟寧於某臣涉嫌黑惡犯罪團伙案件

近日, 濟寧市公安機關打掉以於某臣為首的涉黑惡犯罪團伙,抓獲成員25人,破獲刑事案件40余起。

經查,近年來,於某臣糾集前科劣跡人員和社會閑散人員,採取暴力威脅手段,強迫運輸砂石的外地車輛到其指定沙場內卸車,收取車輛過路費、管理費﹔非法控制當地牛羊交易市場,收取配貨費、出門費﹔非法壟斷當地環衛密封蓋的銷售市場。為攫取非法經濟利益,該團伙大肆實施尋舋滋事、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等違法犯罪活動,致1人重傷,1人輕傷,4人輕微傷,嚴重破壞了當地社會經濟秩序。

五、臨沂郭某海涉嫌黑惡犯罪團伙案件

近日,臨沂市公安機關打掉以郭某海為首的涉黑惡犯罪團伙,抓獲成員12人,破獲案件10余起。

經查,自2016年以來,為控制壟斷當地渣土運輸市場,郭某海糾集多人,成立渣土協會,用打壓、恐嚇等手段,逼迫從事渣土運輸的車主加入該協會,非法收取管理費。為非法攫取經濟利益,該團伙大肆實施尋舋滋事、強迫交易、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故意毀壞財物等違法犯罪活動,強佔工地,強攬工程,嚴重破壞了當地交通安全秩序。 

涉黑惡犯罪三大特點你知道嗎?

一是向基層政權侵蝕苗頭更加明顯。一些黑惡勢力利用家族勢力,拉攏閑散人員,通過“拳頭、惡名、賄選”等方式操縱基層選舉,爭當“村官”,對政權安全的危害不可低估。

二是向新的行業領域滲透愈加突出。黑惡勢力涉足行業領域不斷增多,從礦山、建筑、娛樂等傳統領域向專業市場、交通運輸、金融借貸等民生領域和新興行業滲透更加明顯。

三是向隱蔽化發展趨勢越發顯現。為規避政法機關打擊,黑惡勢力形式“合法化”、頭目“幕后化”、成員“雇佣化”特點凸顯,發現和打擊難度加大﹔而且更多通過聚眾擺場、跟蹤滋擾等“軟暴力”方式實施違法犯罪,雖然暴力程度降低,但對受害人的心理強制更為嚴重,社會危害更大。特別是“套路貸”型黑惡犯罪持續高發,並演變為“校園貸”“車貸”“裸貸”等多種表現形式,吸收法律工作者、金融從業者等專業人員參加,犯罪專業化程度更高,蔓延速度更快,社會影響惡劣,群眾深惡痛絕。

識別黑惡犯罪中的“套路貸”看這裡

一是制造民間借貸假象。被告人對外以“小額貸款公司”名義招攬生意,與被害人簽訂借款合同,制造民間借貸假象,並以“違約金”、“保証金”等各種名目騙取被害人簽訂“虛高借款合同”“陰陽合同”及房產抵押合同等明顯不利於被害人的合同。

二是制造銀行流水痕跡,刻意造成被害人已經取得合同所借全部款項的假象。

三是單方面肆意認定被害人違約,並要求被害人償還“虛高借款”。四是惡意壘高借款金額。在被害人無力支付的情況下,被告人介紹其他假冒的“小額貸款公司”或個人,或者“扮演”其他公司與被害人簽訂新的“虛高借款合同”予以“平賬”,進一步壘高借款金額。五是軟硬兼施“索債”,或者提起虛假訴訟,通過勝訴判決實現侵佔被害人或其近親屬財產目的。

“套路貸”是以“借款”為名行非法佔有被害人財物之實,本質上屬於違法犯罪行為,希望廣大群眾能積極提供、舉報案件線索。同時,也提醒廣大群眾要特別警惕“空白合同”,盡量通過正當渠道貸款。 

(山東頻道)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