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鹽蘊含華夏滄桑

2018年06月01日10:3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一把鹽蘊含華夏滄桑

  《清明上河圖》中的售鹽官店

  珍饈美味離不開鹽。菜裡不放鹽,即使山珍海味也味同嚼蠟。

  食鹽是白色的財富。在生產力相對低下的過去,誰掌控了食鹽的生產與銷售,誰就掌握了國家經濟的命脈。因此,古代中國一向是實行食鹽專賣的,這也成為歷代政府的重要財源。

  政府實行食鹽專賣,民間自然有人鑽政策空子,冒著風險走私食鹽。這可是死罪,但是因為利潤極高,一些亡命之徒往往鋌而走險。私鹽販子獲利豐厚,他們豢養的私人武裝,甚至成為了改朝換代的推手。譬如唐末的黃巢,老家山東菏澤,三代都是私鹽販子,王仙芝原本也是販私鹽的。這兩個私鹽販子,摧毀了維持近300年的大唐江山。元末更是典型,朱元璋起義的經費,大多是私鹽販子提供的﹔就連他的對手張士誠、陳友諒、方國珍等,也都是私鹽販子出身。

  一把鹽,看似普通,可它又豈止是一把鹽?這裡面有血,有淚,有仇殺,有王朝更替,蘊含著華夏的時代滄桑。

  當代歷史學家梁庚堯在《南宋鹽榷》(東方出版中心)一書中,以南宋鹽產區與營銷區的劃分為依據,先對鹽榷(政府對食鹽產銷的壟斷專賣)作分區探討,重點在於各區的產銷規制、施行實況的異同與演變及鹽戶、鹽商境遇的變化﹔最后跨越不同鹽區,討論規避政府控制的私鹽以及南宋政府如何為確保榷入而防治私鹽。

  本書從不同角度探究了南宋鹽業的地理分布特點、興盛與衰敝的過程、政府法令的推動與成敗、私鹽的產生機理與防治等問題。政府經由對產銷過程的控制,以提高鹽價的方式,從鹽榷中獲得了豐厚的利源,用以支持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的財政。以四川為例,四川自實施引鹽法后,鹽榷收入大增,支持了當地大軍的軍費。盡管增加財政收入一直是鹽榷的重要目標,鹽戶與鹽商的待遇,卻也隨著時勢的演變而有變化。

  至於消費者,他們在鹽榷制度下,必須買貴鹽食用,或是遭受抑配,甚至在配銷的情況下繳錢而無鹽可領。可是他們也有另外一項選擇,那就是購買私鹽來食用。在沿海產鹽地區,連地方官的家屬都有人會購買私鹽。私鹽的盛行,妨礙了官鹽的銷路,也成為影響政府鹽榷收入的最大因素。私鹽既然有市場,利之所在,於是吸引更多的生產者生產,更多的商人從事運銷。這些結成群體的私商,所運銷者有時不僅是鹽貨,還包括茶、酒及其他商品,並且攜帶武器,抗拒追捕,傷害民眾。當政府的控制能力較弱而又緝捕較緊時,往往就激為變亂,影響到社會的安寧。

  該書旨在究明,在國運興衰、吏治良窳、財源劃分、地理環境、經濟景況等因素影響下,鹽榷與南宋財政、民生的關聯。本書主題明確,析論周密,使宋代鹽業史研究更臻完備而全面。(鄧 勤)

(責編:劉穎婕、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