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鄉村美了,喜事新辦了,鄉風民風正了

蔡軍 宋翠

2017年09月14日06:35  來源:人民網-山東頻道
 

山東省鄉村文明行動構建了統籌城鄉經濟社會發展一體化的新格局,一副新農村新生活的畫卷展現開來。圖為山東淄博農村的鑼鼓隊表演。(資料圖)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鄉村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路更暢通了,房子更整齊了,村容整潔了,垃圾統一收集、污水有序排放了……一場從人居環境到文化美德的“鄉村文明行動”,讓中國大地處處展現出一派新農村景象。

近日,記者走進山東農村,感受新農村給農民的生活所帶來的變化,感受新時期新農民的幸福生活。

這是山東農村一場從上到下的“全民運動”。 2011年4月, 山東省委、省政府出台《關於在全省農村實施“鄉村文明行動”的意見》,推進村容村貌、村風民俗、鄉村道德、生活方式、平安村庄、文化惠民“六大建設”。 猶如春風吹過田野,山東農村的人居環境、鄉風民風、文化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在鄉村文明行動中,山東創造性地提出了“戶集、村收、鎮運、縣處理”的城鄉環衛一體化管理模式,農村的自然生態風貌和農民居住生活環境得到了明顯改善。圖為淄博市雙楊鎮藏梓村。(資料圖)

村村都有環衛工:城裡工作村裡住

“以前在城裡工作的村裡人,回家最怵頭的事就是上廁所。廁所是露天茅坑,蒼蠅蚊子滿天飛,上個廁所屁股被蚊子叮幾個大包。現在他們回來再也不用擔心了。”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敬仲鎮白兔丘北村村民李建民提起目前的生活環境,言語中充滿了自豪。他告訴記者,現在村子干淨了,變美了,農家的院子也變亮堂了,家家戶戶都改成了水沖式無害化廁所,和城市衛生間一樣干淨、衛生,在城裡工作的人都願意回來住了。

走進李建民的家,映入眼帘的是,平整的水泥地面,干淨的廁所,專用的洗澡間,幾盆桂花樹為院子增添了生機。屋子裡窗明幾淨,窗台擺著兩盆花。

“以前我們村裡全是土路,一下雨就成了‘水泥路’,穿著水鞋走出村再換上布鞋。”李建民笑了笑,說道,現在不同了,穿著鞋子一直到床邊,都不帶一點土的。

“老百姓最期盼不再‘踩泥窩’,最期盼用上城裡人的廁所,最期盼紅白事不大操大辦……”淄博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畢榮青是這場“變革”的直接參與者之一。她告訴記者,從2009年開始,淄博市臨淄區從老百姓最迫切的十個“期盼”入手,從改變村容村貌開始,全面推行農村“五化”工程(硬化、綠化、亮化、美化、淨化)。所有村設立了綠化管護員、保潔員、建筑垃圾管理員,鎮環衛所每月兩次進行檢查、排名,垃圾日產日清,並將考核結果納入農村崗位目標責任制考核。

“我們創造性地提出了‘戶集、村收、鎮運、縣處理’的城鄉環衛一體化管理模式,並在全省大力推廣。”山東省住建廳副廳長周善東回憶說,全省上下齊動員, 省、市、縣(市、區)、鄉鎮(街辦)、村居“五級聯動”。建污水處理廠、垃圾中轉站,清理“三大堆”( 垃圾堆、草堆、糞堆),整治廢舊坑塘,村村設置垃圾桶、保潔員……

為了打贏這場“攻堅戰”, 2013年起,山東每年進行兩次“城鄉環衛一體化工作和群眾滿意度”電話抽樣調查、第三方實地暗訪,調查結果公開發布,並列入領導干部工作實績考核的重要內容。

“我們對工作推進不力的進行約談培訓。”山東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孫守剛說,各地比著學、較勁干,讓人們短時間內看到了鄉村文明行動的實際效果,一時間,村庄的變化和美麗成了村民們街頭巷尾閑談的談資﹔而山東省城鄉環衛一體化農村群眾滿意度電話調查的經驗在全國推廣,並成為國家檢查驗收的必要程序。

在山東菏澤鄄城縣,垃圾清運插上了科技的翅膀,各鄉鎮的垃圾桶上都裝有一個芯片,清運車上則裝有讀卡器。垃圾桶被清運后,智能化監控平台上就會顯示綠色,如果不清運,就顯示灰色,保証了垃圾的及時清運。

隨著工作的推進,山東農村生活垃圾的治理逐步轉向資源化利用、數字化管理。

在昌邑市,“智慧環衛”把城鄉生活垃圾再利用,變廢為寶。城鄉生活垃圾經過機械化加工和分類,生產出沼氣、有機肥、建筑材料等產品,與傳統的垃圾填埋相比,節約了大量土地資源。

“目前,我們實現了村鎮生活垃圾的全覆蓋收集和無害化處理,從根本上解決了‘垃圾圍村’, 農村環境越來越好,群眾滿意率不斷提高。”周善東自豪地告訴記者,2015年9月,山東省城鄉環衛一體化實現鎮村全覆蓋﹔2016年5月,山東又通過中央10部門農村生活垃圾治理認定驗收,是首批通過驗收的4個省市(上海、江蘇、山東、四川)之一,提前5年完成國家任務。

在山東農村,婚事簡辦、新辦,隨禮不坐席已逐漸成為文明新風。圖為山東濰坊市臨朐縣沂山鎮一位新郎喜事新辦,用拖拉機迎娶喜娘。(攝影 張景國)

紅白喜事簡辦了: 遇事隨禮不超50元

“老百姓都說這事辦得好。”提起移風易俗改革,山東省萊蕪市口鎮下水河村黨支部書記鄭傳堯無限感慨。2013年之前,村裡辦喪事都是披麻戴孝、大操大辦、相互攀比,一場喪事下來,開支都在萬元以上,有的甚至高達五六萬元。老百姓對此苦不堪言,卻又不敢說,怕別人說不孝。

現在不同了,村民和村委都簽訂了《喪事簡辦協議書》,喪事一律在告別大廳辦理,三天喪事改為一天半,取消了幕祭、兩邊祭、挽聯、吹鼓手等繁雜的程序,不管誰家有事,隨禮都不超過50元,僅這一項一次就能節省1萬元多元。

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形成的陳規陋習,在鄉村已經“根深蒂固”,從“根”上拔掉這些陋習,是這場變革難啃的“硬骨頭”。

“我們是政策行動加宣傳教育,同步進行。”山東省民政廳副廳長馮建國說,2013年,山東在萊蕪市開始試點。到2015年,山東省委宣傳部、省民政廳等14個部門聯合下發了《關於加強農村紅白理事會建設 進一步促進移風易俗的意見》,在全省推行喜事新辦、喪事簡辦、厚養薄葬。

又是一場從上到下的“全民運動”。各級地方政府和部門通過宣傳車、廣播喇叭、進村宣講等多種方式宣傳婚喪嫁娶新政、殯葬改革。農村的大街小巷上,幾乎是一夜之間,挂滿了“厚養薄葬就是孝,隨禮不坐席才是情”“紅事白事無小事,政府倡導我贊成”等標語。那些把老規矩當做“傳家寶”的老人,也開始“動搖”了……

“每個村居成立了紅白理事會。”馮建國欣慰地告訴記者,理事會好多是村裡有威望的老人,原來他們最保守,是改革路上的“絆腳石”﹔現在通過子女們的喜事新辦,老人們卸掉了高額彩禮和大擺宴席的“重負”,嘗到了改革的“甜頭”。這使他們成了“領頭羊”,成為了改革的推動者!理事會明確了章程,免費幫助村民全程操辦白事,徹底根除了紅白事大操大辦的陋習,被村民親切地稱為“村保姆”。

為徹底根除群眾大操大辦的攀比心,山東各地立足當地實際,施行“一鎮一策”“一村一策”,將移風易俗內容納入村規民約,在尊重傳統民俗的基礎上統一標准。

一股文明新風在齊魯大地“開花”。

山東菏澤市的巨野縣,以紅白理事會為主體,推行“喪事就餐一碗菜”,取消二次裝棺。參加葬禮的親朋好友,每人一碗大鍋菜,每碗菜5元到8元。這樣每例喪事費用降幅在4500至1.5萬元。

膠州市三裡河街道辦把移風易俗工作寫入《村規民約》,成為村民必須遵守的“小憲法”,村裡人結婚,隻准許用兩輛車迎娶新娘,全村一視同仁,沒有例外。

……

據初步統計,目前,山東成立了8.6萬個紅白理事會,實現村居全覆蓋,所有村居將移風易俗納入村規民約。每例喪事的費用由原來的1-2萬元下降到現在的3000元-5000元。東營市自2016年7月以來由紅白理事會辦理婚喪14087 例,節省9400余萬元。目前,集體婚禮、鮮花祭掃、生態葬等在山東鄉村已逐漸成文明新風。

山東連續5年每年省級財政投入7億多元,帶動各級財政和社會資金投入25億多元,實施“文化惠民、服務群眾”辦實事工程。圖為濟寧市汶上縣楊店鎮濱湖社區的農家書屋。(資料圖)

不比家底比“上榜”:人人爭先當模范

曲阜市王庄鎮李庄村村民趙艷鳳和婆婆是村裡羨慕的對象和學習的榜樣。“在我們村,比的不是家底,而是比誰上了村裡的‘善行義舉四德榜’。”趙艷鳳羞澀地說,2014年,她和婆婆分別被村裡評為“好媳婦”“好婆婆”。

走進淄博市雙楊鎮趙瓦村,映入眼帘的是村裡街道兩側牆上的村風村訓、家風家訓、“四德榜”、二十四孝圖。“我們每家每戶一本《家風家訓》,還定期給我們進行培訓。”淄博市雙楊鎮趙瓦村村民李玉華開心地告訴記者。今年她還參加了新生活培訓,通過了面點師考試。現在她做的面點有了專業水平,不但贏得了家人的贊譽,還為創業多了一個“砝碼”。

山東是孔孟之鄉,用傳統美德來潛移默化地影響群眾的價值取向和道德觀念,是鄉村文明行動的“點睛之筆”。

在山東,每個村都設立了“善行義舉四德榜”,“人人做好人,好人做好事,好事就上榜,好人有好報”的濃厚氛圍讓每一名村民都不肯落后。如果你總是“掉隊”,沒關系,政府無償為村民開辦了 “新農村新生活”培訓,從家居美化淨化、家庭倫理道德、家庭教育、文化娛樂、身心健康等方面對村民進行全面培訓和提高。

淄博市皇城鎮五路口村50歲的王相臣,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小五六歲,笑起來像個孩子似的。他說,這都是因為“八仙戲”。 八仙戲被列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村裡成立了庄戶劇團,他飾演《八仙慶壽》裡的韓湘子並“一舉成名”。每次在舞台上他都感覺自己依然年輕,“這樣的農村生活比城裡人一點也不差。”

為了讓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美起來,山東連續5年每年省級財政投入7億多元,帶動各級財政和社會資金投入25億多元,實施“文化惠民、服務群眾”辦實事工程。建設文體廣場、扶持“非遺”傳承人、送戲下鄉等一系列“大禮包”被送到每一個村庄。在山東農村,活躍著 20萬人的群眾文化輔導團隊、5600家庄戶劇團、30余萬支業余文體隊伍、45萬名業余文體工作者。

“目前,全省92 %的村建有文體小廣場,村級綜合文化中心覆蓋率達到94.8%。”孫守剛表示,經過六年多的努力,山東鄉村文明行動第一個五年工作目標全面完成。2016年全省農村隨機調查結果顯示,83.4%的受訪者感受到了鄉村文明行動帶來的變化﹔電話調查群眾對移風易俗滿意率達到94.2%,對村庄環境治理滿意度達95%。

“廣大農村的自然生態風貌和農民居住生活環境得到了明顯改善,社會主義道德規范深入人心。”山東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員王志東認為,山東省鄉村文明行動構建了統籌城鄉經濟社會發展一體化的新格局,全面促進了“城鄉發展同步、公共資源共享、改革利益共得”規劃目標的實現。這場從人居環境到文化美德的“全民運動”,演繹出了現代文明與田園風光相互交融的 “美麗嬗變”。 

(責編:王曉璐、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