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引進67名院士,犧牲房地產短期收益布局院士經濟

2017年08月04日09:37  來源:齊魯壹點
 

工作人員從院士港內的院士牆前走過

繼與36位院士簽訂合作協議后,7月13日,又有31名院士集中簽約青島國際院士港。處於爬坡過坎關鍵階段的青島李滄區,如何使青島國際院士港成為青島市乃至全省新舊動能轉換的一大支撐平台?從爭奪院士這樣的“塔尖人才”,到將院士的創新動能變成“轉化為市場行為的發動機”,青島還有多少門檻要邁?

犧牲房地產短期收益

布局院士經濟

短短一年時間,青島國際院士港先后吸引了60余名院士。

但這遠不是院士港的目標。李滄區委書記王希靜透露:李滄區計劃用三到五年時間,集聚10名世界級巨匠大師,引進100名海內外知名院士,帶動1000名長江學者、國家杰青、“千人計劃”專家及博士、博士后會聚。

青島對國際院士港有清晰定位。而為了讓院士們留得住,李滄區承諾將推動設立“中國國家院士節”,准備為創造稅收10億元以上、連續工作時間超過10年以上的院士獎勵或贈送別墅,個性化定制院士居。還將為來自不同國家的院士及創新人才創造美好的生活環境,讓院士在青島“既能夠吃到地道小籠包,也能夠享用純正的下午茶、黑面包、三文魚”。

為了讓院士們吃上定心丸,王希靜表示,即便將來他本人不再擔任區委書記,政策也不會變。因為李滄區已經以人大代表決議的形式,通過了建立和推進青島國際院士港的決議。

今年,院士港二期計劃動工,院士雙創中心也將開工。院士雙創中心佔地3000畝,院士港二期要建七八十萬平方米。作為配套,李滄區引進了亞馬遜AWS聯合創新中心。這個項目的地塊距離商圈不遠,原本計劃是做GalaPlaza大眾玩樂場的。

這些地方如果用於房地產開發,其實能夠帶來豐厚的收益。但李滄區卻下定了決心,要走另一條路子。“未來走好這條路,前期需要進行較大的投入,還將犧牲房地產開發帶來的大量當期稅收收益。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堅定不移地走好有利於李滄長遠發展的這條創新之路。”王希靜在講話中說。

現在,李滄區將投資聚集到人才和科技上,通過聚集高層次人才,優化人才結構,進而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實質上是想從根本上改變區域發展的基因。

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正式落戶青島院士港。記者張曉鵬攝

院士很忙!

一個袁隆平大家都在搶

“各地對院士資源的爭奪非常激烈,但資源就這麼多。”一位業內人士說。

就在31名院士集中簽約青島院士港后,20日,深圳寶安區考察團來青島國際院士港取經。目前,寶安區正在全力推進“院士村”項目,這個項目是寶安區落實深圳創新“十大行動計劃”的重要舉措,目標是容納50名全球院士+諾貝爾獎獲得者,跟李滄區的院士港類似。

學習考察歸學習考察,各地對院士資源的爭奪,一刻都未停息。深圳在引才方面歷來舍得下血本,早在2010年,深圳對於引進的世界一流團隊就給予最高8000萬元專項資助。而在2010年,紹興市就下發文件,要對院士來紹興提供一條龍保姆式全程服務,使院士項目在紹興“落得下、留得住、發展快”。就算隻在青島市,李滄區也要面臨競爭。2016年10月,青島嶗山區青島院士專家創新創業院(院士智谷)開園。而青島高新區本著“打造高層次人才創新創業港灣”的思路,累計引進15名院士。

激烈使得院士資源變得十分搶手。以袁隆平為例,早在數年前就先后在雲南、湖南武岡、湖南安仁、廣東江門等地建設了工作站。

進入2017年,僅6月份,又有數個院士工作站揭牌。6月12日,袁隆平院士美的廚房電器院士工作站在青島正式成立。6月23日,“袁隆平院士工作站”落戶廣州種業小鎮。6月25日,廣西灌陽縣獲批建立袁隆平院士工作站。

“打造院士港,就是在打人才爭奪戰,而且瞄准的是以院士為代表的頂尖人才。”李滄區政府有關人員解釋,人才隊伍隻有形成梯次配備的體系,才能釋放出整體效能。這個體系中,既要有大量的基礎人才作支撐,又必須要以高層次人才、頂尖人才為引領。

讓院士出成果

不得不要求“打卡簽到”

院士來了,自然會帶來優質資源,一個在行業內起引領作用的團隊甚至可能對整個產業格局產生影響。但要形成真正的“院士經濟”,需要更高效的資源配置和完備的體制機制。這實際上引發了一輪新的競爭,而這個競爭,絲毫不比人才爭奪要輕鬆。

還是以袁隆平為例,袁隆平的海水稻研究中心位於國際院士港。當時各地都在爭取該項目,但袁隆平選擇了青島。“李滄區給了很大支持,給了土地、經費、建了實驗樓。”袁隆平說。

但目前,袁隆平的工作站非常多,這一方面顯示了他被普遍認可,另一方面,如何將他們的精力和才能真正留住也成了難題。記者注意到,院士港園區的引進規則也做了規定:全職院士每年來院士港辦公的時間不少於3個月,是項目的第一大股東並持有不低於30%的股份,其團隊在園區辦公的時間不少於半年,在園區可以享受免費使用辦公場地5年的待遇;柔性院士辦公時間不少於1個月,本人持股不低於10%,可享受免費使用辦公場地3年的待遇。這相當於“打卡簽到”制度,實際上也是規定了院士們及其團隊在園區工作時間的底線。

但如何才能讓他們發自內心地願意在青島院士港工作呢?加拿大皇家科學院、工程院院士沈學民同樣選擇了青島國際院士港,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地理環境和政府服務固然重要,但更期待政府在科研成果轉化落地方面提供支持。

“各地興起的院士谷、院士站很多,但如何將院士產業做實還需探索,目前各地這方面的工作仍處於初級階段,僅僅是把院士集聚起來。”上述業內人士認為,從基礎科學到產品一般分四個階段:科學、技術、技術形成工業設計、工業設計形成工業產品。而各種類型的院士側重點不同,因此其產業化能力是有區別的,有的側重基礎研究,有的做應用層面研究,而且各國評選院士的標准也有所不同。但目前各地在引進院士的過程中忽視了這種差別,沒有進行分類。

科研成果產業化

需要政府引導

齊魯晚報記者分析2016年度山東省科學技術獎發現,由企業獨立完成或參與完成的項目佔七成以上。按照市場規律,本就應強化企業的創新主體地位,將科研與市場結合起來。

獲得科學技術合作獎的德國人斯托克,從事濺射鍍膜技術的研究工作近30年。2013年,他同煙台希爾德新材料有限公司合作,重點針對國內急缺的平板顯示濺射靶材開展技術攻關,陸續推出了鉬鈮靶材等四項高端產品,填補了中國在該領域的空白,替代了美國霍尼韋爾、普萊克斯、日本日礦的同類產品。

科研成果的最終價值是產業化,科研創新成果要發揮作用,必須對接市場,必須有產業承接。今年,青島國際院士港院士雙創中心將開工,從規劃導向看,院士雙創中心是“院士項目轉化為市場行為的發動機”。

“院士不可能承擔產業鏈上的所有工作,政府要做的重要一點是引導當地優勢產業和院士結合,比如挖掘出產業需求,拿需求對接院士的技術。”一位分析人士表示,這個中間對接環節很重要。

去年5月,齊魯晚報記者在江蘇考察時注意到,這些引來的院士和當地產業結合非常緊密,泰州的醫藥產業和無錫的電動自行車產業在全國都數一數二,當地的產業龍頭企業或是政府性質的研發、檢測平台,都有院士工作站駐扎,針對企業的實際需求做產學研研發,市場轉化率非常高。

國際院士港已經認識到這一點,他們正計劃構建無縫銜接的科研成果轉化服務體系,組建規模可觀的產業基金,創推“技術交易”和“期權交易”。未來將為院士及其團隊提供從研發到產業化乃至上市的全程服務,培育百億級、千億級產業鏈或產業集群。

“創新是個漫長過程。”上述分析人士認為,政府對待院士產業不能急功近利,政策上切忌一刀切,應放眼長遠,以理性和寬容的心態對待院士。

(馬雲雲)

(責編:張連東、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