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捐肝救妻前叮囑醫生:把我肝臟最好的部分給她

2017年05月05日10:34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男子捐肝救妻前叮囑醫生:把我肝臟最好的部分給她

  重獲新生

  配型成功,肝移植手術異常順利

  也許是這對夫妻的真愛感動的上天,他們所有的配型檢查都異常順利。5月2日上午,丈夫徐永軍被推進了手術室,術前談話中,他隻反復強調一句話“一定要把我肝臟最好的部分切下來給我的妻子”。術前,孫倍成教授及其團隊全面評估了徐先生的供肝條件,術中在超聲刀等精細外科技術應用下,徐先生的右半肝被完整切除。

  當天15:00,妻子郭女士手術在另一間手術室如期舉行,被切除下來的病肝嚴重硬化、膽汁淤積腫大。16:40,丈夫的肝臟成功植入妻子體內。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手術中,孫倍成教授及其團隊使用了國際上領先的下腔靜脈人造血管成形技術,從而大大縮短了不帶肝中靜脈右半肝活體肝移植手術時間和難度。整個肝臟植入體內的手術時間隻用了3小時就完成,這在國際上都是領先的。

  徐先生和陶女士結婚時的照片。

  醒來后第一句話都在問對方

  “我肝臟她能用嗎?”

  “我老公現在怎麼樣了?”

  這是這對夫妻術后醒來分別說的第一句話。“是啊,我父母的感情實在太好了,有時候連我回到家裡都覺得像是打擾了他們的二人世界。”他們的女兒小蓓笑著說。“母親生病的時候,父親格外照顧,甚至連每次爬樓梯,都在她背后輕輕地推扶著,給她一把力氣。”

  得到妻子手術順利的消息后,徐先生麻醉后尚未完全睜開的雙眼“噌”一下亮了起來,“太好了,今天是我們倆的重生日,明年今日,我要和老婆一起過生日!每年都要過!”

  術后第二天,徐先生已能夠進食流質,妻子陶女士的新肝臟也開始工作了。孫倍成教授介紹:目前供受體雙方恢復良好,徐先生很快可以下床活動,而妻子也於20小時后轉入普通病房,與丈夫團聚,他們的床位緊挨在一起。

  據中國工程院院士、江蘇省人民醫院肝臟移植中心主任王學浩院士介紹,活體肝移植是江蘇省人民醫院肝移植中心的優勢技術,截至目前,尚未發生一例供肝患者死亡。DCD器官捐獻肝移植是今后發展的主要方向,活體肝移植也是拓展供肝來源的重要手段,值得提倡和推廣。(董菊 吳倪娜 記者 楊彥)

  =============分頁符=============

  手術成功后,夫妻倆的手緊緊握在一起。

  什麼是愛情?一百個人有一百個不同的答案。來自儀征的徐先生用實際行動詮釋了他心目中愛情的真諦:是患難與共、不離不棄,是生死相依、哪怕獻出自己一部分的肝臟!5月2日上午,在江蘇省人民醫院,徐先生毅然捐出了自己的右半肝,從而挽救了身患重病的妻子……

  相濡以沫

  愛妻重度肝硬化,急需做肝移植手術

  今年48歲的徐先生和42歲的陶女士是儀征一對普通夫妻,1997年雙方經人介紹后一見鐘情很快步入婚姻殿堂,夫妻倆相濡以沫20年,從未紅過臉。然而溫馨平靜的日子在2011年被打破了,那年的10月份,細心的丈夫徐先生發現原本皮膚白皙的妻子突然變得臉色蠟黃,妻子起初以為是疲勞所致,並沒有在意,然而很快他們發現鞏膜也出現了黃染,小便顏色深如茶色,而陶女士自己也愈發覺得乏力,這才引起重視,當地就診后診斷為“自身免疫性肝病”,予以保肝治療。

  然而,各種藥物的治療並沒有改善陶女士的症狀,她的膽紅素已達526umol/L,超聲顯示其肝臟已達重度肝硬化。隨著症狀的加重,夫妻倆輾轉多家醫院得到的結論均是:唯有“肝移植手術”才能挽救陶女士的生命。

  丈夫背著妻子做配型,准備捐肝

  幾經輾轉,夫妻倆找到了江蘇省人民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的孫倍成教授,徐先生之前聽說過“肝移植手術”,他深知等待肝源是一個漫長而焦心的過程,“我做了人生當中最重要的決定之一”,在與醫生溝通的當天,徐先生就決定:“我要為妻子捐肝!我不敢等,也不願等,多等一秒對我和妻子都是一種煎熬。隻要能救治她,不要說獻肝,就是獻出生命,我也願意!”

  為了怕父母及親友擔心,徐先生決定一個人承擔起這份壓力和責任。他悄悄地跑到醫院做各種術前檢查及准備,待一切完善后,他辦理了住院,這才把妻子接到病房入住待手術。當妻子無意中看到住院患者信息時才恍然大悟,她堅決不同意接受丈夫的肝臟。“這麼多年裡裡外外,家裡缺不了他!”

  妻子的拒絕是徐先生意料之中的事,這些日子,他已經反反復復翻閱查找了各種肝移植資料,已然成了半個專家,他將肝移植的安全性信息不斷地傳遞給妻子,甚至還打趣道:“聽說,夫妻移植以后,性格都會有些相似呢。那我們可就真的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啦。”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