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解《隆中對》 諸葛亮如何抄底東漢帝國

2016年11月01日09:07  來源:廣州日報
 

東漢帝國是個大樓盤,價格兩百年來一路走高,高樓價導致高反彈,有一家名叫黃巾的民營公司,發誓要把樓價從“蒼天”上揪下來,於是打起“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營銷口號進入樓市來攪局。

為阻擊“黃天”資本,其他各路資本也紛紛涌入,一番角逐,雖將“黃天”資金逼出市場,但也把總部打蔫了,各路小商家分割了東漢大廈,市場一片亂象,正等洗牌。

樓市往何處去?有很多社會精英、專家(包括磚家)教授紛紛發表看法。讓人意料不到的是,最權威最精確的看法,卻來自一位27歲的學生,他自己住的還是農民宅基地——草廬,卻對東漢樓市的走向了如指掌,他的觀點后人稱之為“隆中對”。

滑稽表象:劉包工頭和學生阿亮要指點天下樓盤

最偉大的市場策劃方案《隆中對》的聘用方和制定方,並非來自學術權威,或者當時的管理高層,而是來自當時兩個處於邊緣化地位的市場小人物。

聘用方:包工頭劉備,雖然早入市,但一直在包工頭的位置上沒有挪窩。出身民間手工匠的他,在市場上的營銷口號是“匡復漢室”,“信(伸)大義於天下”,這些口號和當前某些三流公司要做全行業前十強的味道差不多,聽一聽也就算了,當不得真。

劉包工頭也曾差點混到一流商家的地步。因為人品好,徐州大廈的擁有人陶謙,將徐州這套大樓盤轉讓給他,他抄著個人情底,可惜呂布來了,劉老板心腸軟,將自家的陽台——小沛,讓呂布在這裡搭個鋪,沒想到呂布卻佔了客廳、廚房、書房和所有臥室,喝令劉老板去住陽台,第一次樓盤抄底未成﹔后來第二度抄底進駐徐州大廈,隻可惜手頭資本小,拼不過曹操的大資本,淪落到向劉表租樓盤——新野,第二次樓盤抄底又未成。

都47歲的人了,還在包工頭的層次混飯吃,新野這個小樓盤,還是租來的,不說跟人家曹操比,就說26歲的孫權,人家都在東吳大廈少東家、東吳子弟兵總司令的位置上坐了好幾年了。

事業做不順,一定是缺少好策劃。劉包工頭正悶著,徐庶跟他說:“有個叫諸葛亮的八零后,會搞企業策劃,你去問問他。”劉備說:“行,你叫小伙子趕明兒來我公司見見面。”徐庶說:“八零后不比六零后,人家是soho設計師一族,沒怎麼把老板放在眼裡的,你最好自己委屈一下,登門拜訪吧。”劉包工頭答應了。

制定方:山東移民、青年學生諸葛亮,也是位邊緣化人物。是大漢帝國的官N代,諸葛家的官一代是諸葛豐,是監察,年薪兩千石大米,手下有1200馬子﹔發展到諸葛亮老爸諸葛珪,好歹也是太山郡的地方一把手,可惜死得早,諸葛老爸的死,讓這個家族開始邊緣化。叔叔諸葛玄被袁術任命到江西去做太守,正高高興興帶著阿亮弟兄幾個去上任,結果被朝廷換人了,隻好灰頭土臉來荊州投靠劉表。從太守府淪落到南陽隆中的農民宅基地,諸葛家族掙扎在繁華樓市的邊緣地帶。

就這麼一個邊緣化的劉包工頭,和這麼一個邊緣化的官N代,湊在一塊,居然要對天下樓盤指指點點,還要搞策劃,不笑死人嗎?天下這麼多精英做出這麼多精致的策劃,輪得到你們來指手畫腳嗎?

看這場隆中策劃會是怎麼個情況。

(責編:張連東、胡洪林)

推薦閱讀

絲綢之路高新園區聯盟成立大會4日在山東煙台啟幕,來自俄羅斯、烏克蘭、格魯吉亞、亞美尼亞、哈薩克斯坦、立陶宛等八國的嘉賓聚集煙台,就“一帶一路”科技發展雙多邊機制展開為期三天的研討。(攝影:胡洪林)絲綢之路高新園區聯盟成立大會4日在山東煙台啟幕,來自俄羅斯、烏克蘭、格魯吉亞、亞美尼亞、哈薩克斯坦、立陶宛等八國的嘉賓聚集煙台,就“一帶一路”科技發展雙多邊機制展開為期三天的研討。(攝影:胡洪林) “一帶一路”沿線八國代表煙台參加“絲綢之路高新園區聯盟成立大會”  【詳細】

焦點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