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時政>>社會·法治

女子信養生會所能治病交十幾萬要不回 寫懺悔書

2016年05月09日08:04    來源:華商報    手機看新聞

女子信養生會所能治病交十幾萬要不回 寫懺悔書

  聽信養生會所裡穿白大褂的人說能治好乳腺增生,高陵39歲的張女士在一年多時間裡,給錦繡康喬養生會所交了十幾萬元。昨日,悔悟過來的她哭著說:“我當時咋那麼傻呢!”

  為治乳腺增生 她一次次刷卡交費

  從幾年前開始,張女士因乳腺增生備受困擾,也去了不少醫院,但一直不見好轉。2014年9月的一天,她和婆婆去剛開張的一家超市購物,出超市時,幾個女子圍上來拉她和婆婆去設在超市二樓的錦繡康喬養生會所體驗免費足底按摩。按摩中,一名穿白大褂、自稱剛從北京培訓回來的“養生專家”說張女士腎、心臟、乳腺等有問題,還說能治好張女士婆婆腿腳不好的病。聽對方說能治好婆婆的病,張女士就給婆婆辦了張卡。也就是從那一次起,她開始了與這家養生會所的“不解之緣”。

  張女士在外地工作,一個月才能回家一次,2014年10月8日,回家休假的她去該會所做足療,按摩師邊做邊說“女人要對自己好點”、“不懂保養的女人容易得乳腺疾病”等,還說他們店治好過一個乳腺增生特別嚴重的人,聽到這話張女士心動了。

  昨日,張女士告訴華商報記者,雖然當時也覺得貴,可一想到能解除困擾自己多年的病症,便背著家人花3萬多元辦了一張“三焦”卡(據稱這是一種排毒療法)。

  此后,隻要她去店裡“治療”,按摩師就給她上養生課。2015年12月,店裡說她在砸金蛋活動中得了大獎,可以免費體驗一次叫作“藥王”的治療,誰知接受完“治療”后,她卻被要求交6萬元,“一位姓胡的經理說這東西多好多好,對乳腺增生徹底治愈會很有幫助。”張女士說,在這些人輪番說服中,“我鬼使神差地把卡刷了。”

  之后,店裡又稱“光做這個項目不喝藥等於白做,喝了這個藥,身體裡的毒素會越來越少,以后會年輕漂亮許多。”為了這個藥,張女士又交了26800元,藥是店裡的人帶她在附近一家酒店喝的。之后,養生會所的人又說“喝這一次不管用……”就這樣,張女士一次次被說服,刷卡、交錢……有次她忘了帶卡,店方派人帶著POS機跟她去家裡刷卡。

  直到她終於承受不了心理壓力,一個月前將此事告訴了姐姐,而這時她交給這家會所的錢已經有十幾萬了。

  華商報記者看到張女士刷卡交錢的部分單據,其中有60000元的、26800元的、10700元的……

  記者探訪:在該養生會所沒見到營業執照

  昨日,張女士的姐姐說,知道這件事后,她認為妹妹受騙了,為此她曾多次去這家店要求解決此事,但沒有結果。無奈之下,她開始向藥監、物價、工商甚至公安部門投訴。“4月27日,養生會所的門被封,但沒過幾天又開門了。”張女士的姐姐給華商報記者看了封門時的照片。

  昨日上午,華商報記者來到該養生會所,這裡正在營業,牆上沒挂營業執照,詢問后對方回答執照在領導那裡,並拒絕提供其負責人聯系方式。記者將自己的聯系方式留給前台,但直到昨日下午6時截稿,該店也未與記者聯系。

  從張女士姐姐提供的一張此前拍下的營業執照中可以看到,這家名叫錦繡康喬養生會所的店,其營業執照上的名稱為高陵益康養生會所,許可經營項目為美容服務,洗浴服務,足浴、保健按摩、理療服務,亞健康調理。同時執照上注明:依法須經批准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准后方可開展經營活動。

  因為該店牆上未懸挂任何資質証照等並拒絕接受採訪,記者目前無從得知其對張女士所說的乳腺增生治療是否有資質。因為昨日是周末,記者未採訪到相關管理部門。記者就此咨詢一位工商人員,其稱如果沒有相關部門的批准,這家店存在超范圍經營情況。

  給家人寫下懺悔書:掏這麼多錢,像掉進萬丈深淵

  昨日,華商報記者與還在外地上班的張女士聯系時,她哭著說:“一提起這事我就難過,我是野外工作者,性格也很內向,太容易相信別人。花了那麼多錢,可我的病還是沒有一點兒起色。現在單位效益也不好,一個月工資也就1000多元,可我卻背著家人把十幾萬交給了養生會所,現在還得麻煩家裡人給我維權,后悔死了。”

  張女士的姐姐給記者看了妹妹寫給家人的萬言懺悔書,其中這樣寫道:“……想著隻要把自己的身體弄好了,給孩子也能減輕負擔,於是我就來到錦繡康喬養生館,本著真誠的心,但事與願違,她們竟然做起了面對面的欺騙。仔細想想,如果一個人坐在你身邊不斷地在重復說著或做著某件事情的時候,時間一長,你會被她們所利誘,大腦就會不聽自己本身的心了。有人說我活該,是我自己把錢抱去給人家的,但我想說前提是我是本著善良的心,我想著用自己對她們的信任,本著她們說把多年來一直困擾著我的乳腺增生能治好的前提下,我把上班這十幾年來攢下的辛苦錢抱給她們,難道說我錯了嗎?但事實卻告訴我,我真的做錯了。我的真心換來的就是欺騙和不負責任……”

  回憶起自己一次次交錢的經歷,她在懺悔書中寫道:“……我發現自己的腦子已不是自己的了,他倆輪番地跟我說,我就鬼死(使)神差地把卡給刷了……走出超市,望向藍天,我在想我又一次掏了這麼多錢,我好像掉進了萬丈深淵。”

(責編:聶俊穹、邢曼華)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