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時政>>社會·法治

56歲有婦之夫當婚托“交往”14名男子 詐騙37萬

2016年05月09日08:04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有家有老婆的56歲男子肖某,在張某某(另案處理)經營的北京東方文苑婚介公司內做“婚托”。自2011年6月至2012年5月,肖某伙同程某、向某等人(另案處理),謊稱自己是人大代表、機關干部或退伍軍人等身份與受害人相親,先后使張女士等14名受害人向婚介公司交相關會費37萬余元。2014年2月,肖某被查獲歸案。記者昨天獲悉,肖某因合同詐騙罪被朝陽法院判處有期徒刑5年。

  案情

  女子交錢找對象被騙

  在認識肖某前,張女士對東方文苑婚介公司給自己介紹的幾個對象都有點不滿意。2011年12月,該公司向張女士推薦了肖某,稱其是人大代表,在機關工作,愛人去世了,女兒在國外。

  當時肖某使用的化名叫“吳勝利”。張女士對“吳勝利”的第一印象不錯,但婚介公司一王姓經理稱,“吳勝利”是一次性約見會員,“和他交往還需要補交8萬元。”

  過了幾天,張女士接到“吳勝利”的電話,說他對張女士的感覺也“非常好”。為保持交往,張女士向婚介公司補交了8萬元。之后兩人開始了交往,並一度商量到結婚。

  一天,“吳勝利”稱其姐姐病倒在新加坡,他要去接姐姐。自此兩人失聯。

  2011年9月至2012年5月,張女士一共向該婚介公司交了38萬元征婚服務費,這其中包括約見肖某所交納的8萬元。

  “不交錢不讓見人,不讓看檔案。”受害人劉女士的証言顯示,2011年11月9日,她在東方文苑婚介公司交了3000元費用后見到了肖某。肖某自稱“張華”,身份是退伍軍人,女兒在新加坡。

  劉女士同肖某待了隻一會兒,對方就被婚介公司叫走了。婚介公司的楊某稱,3000元只是劉女士的建檔費,隻能看一下人。如果想進一步交往,還需再交費。

  一個月時間,劉女士同肖某隻見了一面,后來肖某稱他要出國看孩子,就電話關機音信全無了。

  據了解,夏女士先后向婚介公司交了6.2萬元見到的“張臣”,柴女士、夏女士等人見到的“王軍”、“武培真”等人,據后來指認均為肖某。

  14名被害人的供述大致相似,即向該婚介中心交費后,會得到婚介中心的安排,同肖某有一個或幾個短暫的見面,但一旦交費程序結束,肖某便會以“出國看女兒”“去新加坡接姐姐”等理由失聯。

  供述

  紅娘和婚托都有提成

  東方文苑婚介公司的總經理張某某供稱,她是以朋友的名字注冊的公司,公司聘了不少“老師”——就是紅娘,分前期接待和后期服務。在實際工作中,“老師”也不會用真實姓名。張某某稱,這些“老師”都有自己的資源,資源多業績就好,掙得也多。

  該公司“老師”程某証稱,其上班會接到公司的派單,根據單子給有相親意願的客戶打電話,發展對方成為公司會員,並收取會員費。按照公司規定,每發展一個女會員,建檔費3000元﹔成為普通會員,交1.8萬元﹔成為推薦會員,交6.8萬元﹔成為貴賓會員,交9.8萬元﹔成為貴族會員,交38萬元,“最高級的會員交50萬元。”

  程某稱,肖某就是“婚托”,有女會員要求見男性,就將肖某推薦給對方。在肖某和張女士交往時,程某對張女士說,肖某是國家公務員,還做古玩生意,離異。公司讓肖某勾住張女士,等肖某勾住了張女士后,公司又收了張女士18萬元,並給肖某提成8000元。

  肖某在接受警方訊問時則交代,他並非單身,有家有妻子。但他在婚介所會見女會員時,就會按照婚介“老師”編造的虛假身份介紹自己。肖某稱,他是感到無聊才會去玩的。

  判決

  婚托一審獲刑5年

  朝陽法院審理后認為,已婚的肖某通過婚介公司的介紹,虛構姓名和身份與被害人交往,從而配合婚介公司騙取被害人錢財,起到了“婚托”的作用,且騙取對方錢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合同詐騙罪,其詐騙數額,應為其與被害人見面及相處時,被害人所交的費用。

  此前,肖某曾因犯詐騙罪在2001年1月4日被河北省宣化縣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減刑后在2009年2月19日獲釋。此次,其在刑罰執行完畢后5年內再犯合同詐騙罪,是累犯,故應從重處罰。但鑒於肖某在該次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輔助作用,為從犯,故法庭從輕處罰,以犯合同詐騙罪判處肖某有期徒刑5年,罰款6000元,並責令肖某退賠張女士、劉女士等人的相關損失。

  京華時報記者張淑玲京華時報漫畫謝瑤

(責編:聶俊穹、邢曼華)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