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時政>>社會·法治

戒毒男子尷尬求職路:面試22份工作均被拒

2016年05月05日09:24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戒毒男尷尬求職路 面試22份工均被拒

今天,阿成就要前往三水,開啟新的人生。

今天,阿成就要前往三水,開啟新的人生。

禁毒社工呼吁招募愛心企業:為戒毒康復人員提供就業崗位

文/圖 廣州日報龍成柳

46歲的阿成(化名),終於面試成功了。可當他從口袋裡掏出身份証復印件,准備遞給工廠老板時,不小心把自己的強制戒毒証明也一並遞了過去。

隨之而來的,是阿成曾聽到過無數次的一句話:招滿人了。

阿成沒有辯駁,只是默默地收起了証明,轉頭往門外走出去。這樣的場景,他是如此的熟悉。

“吸過毒的人,還想找工作,到時候把我的東西都偷來賣了怎麼辦。”還沒走出門口,阿成背后傳來了工廠老板的妻子的聲音,他仿佛看到了她不屑的表情。

自3月24日從強制戒毒所出來以后,阿成跑了虎門大大小小二十幾家工廠找工作,但凡知道他有吸毒史,都將他拒之門外。

這一個月,吃穿住都依賴於虎門禁毒社工,最后在禁毒社工的幫助下,阿成終於在三水康福苑找到一份工作。今天,阿成就要前往三水,參加工作,“希望那是我人生的新的開始。”

案例 強制戒毒証明讓他丟去了工作

阿成是韶關人,十幾年前與家人移居到了虎門,將近1米8的高個子,至今未婚。

24歲那年,因為貪玩,他染上了毒癮。第一次吸毒,他吐得天昏地暗,當第二次嘗試時,“感覺很美好,吸了之后想要什麼有什麼。”阿成說,就是貪戀那暫時的美好,毀了他一生。

1996年,阿成第一次被強制戒毒,此后,他斷斷續續吸食白粉近20年。最近一次進戒毒所,是2014年11月11日,光棍節,這是他第三次進去。

在此之前,阿成已有將近4年沒再沾毒品,4年間,父母親相繼中風,他一直忙於照顧雙親。直至2014年年初,他妹妹從外地過來照看父母,在給父母洗澡的過程中,百般抱怨。阿成因此而與妹妹鬧翻,讓她“以后不要再來了”。父母生病、家庭矛盾不斷,阿成心情煩悶,深感愧對家人,才又走上了吸毒的道路。

2016年3月24日,阿成的兩年強制戒毒期限未滿,但因病被診斷為腦梗塞,被允許提前所外就醫。

3月26日,阿成到醫院檢查,發現腦梗塞症狀不存在,此前的診斷屬誤診。得知情況后,阿成明顯放心了許多。

自那天起,阿成幾乎每天都在找工作,一共去了22家單位,均沒有面試成功,都是回應招滿人或是年齡不符合。

唯一給阿成帶來希望的是一家服裝廠,工作是打包裝。因阿成在戒毒所裡曾學習過打包裝,他獲得了這一次的工作機會。但因為那張強制戒毒証明,他再次失去了工作機會。

“當時我停住了腳步,想回頭理論,但思索再三,我沒回頭。”阿成在對方的話語裡,感受不到一絲尊重,“但也很難怪他們,我們早已被貼上了‘癮君子’的標簽。”

難點 企業不敢招收吸毒人員

與阿成一樣,曾經因沾染毒品,而被社會一直貼上“癮君子”標簽另眼相看的,並不止阿成,他們默默生活在城市的邊緣,難以在社會上重新得到認同。

從事禁毒社工多年的馮宛寧向記者介紹,目前在他們禁毒社工手頭上,需要幫扶的個案共40多人,大部分都是40歲以上,這些戒毒人員從強戒所出來后,普遍年齡偏大,缺乏求職技能。而更阻礙他們從業的則是來自社會歧視的目光。

“有些戒毒人員讓我們幫忙介紹工作,企業隻要聽到有吸毒史就不敢要人。”沒有正式的工作,不能融入社會,則很容易引起戒毒康復人員復吸。

另外,一些法律法規也未有真正落實,如戒毒康復人員滿3年就能降低動態管控級別,社工舉例稱,“不少戒毒人員康復滿3年了,出去用身份証買票或者住房,還會自動報警,警方過來做尿檢。”

試點 全市唯一一家社區戒毒中心

相比其他吸毒人員,阿成或許還算是幸運的。在虎門鎮禁毒社工的幫助下,找到了一份在三水的工作。

阿成說,如果沒有禁毒社工的幫助,或許他剛從戒毒所出來,就已經又吸上了毒品。去年8月,虎門鎮作為試點,成立了全市唯一一家社區戒毒(康復)中心,鎮政府也為此投入600多萬元,一方面用於社區康復中心的建設,另一方面則購買禁毒社工服務、獎勵補貼康復就業人員及維護中心運營。

該中心主要為社區戒毒康復人員提供戒毒治療、心理疏導、正面教育、社會幫助等服務,建成后中心將具備診療室、康復訓練室等,還有一支18人禁毒社工隊伍。

“現在‘禁毒社工’還不為人熟知,我們希望戒毒康復人員有需要能找到我們。”作為戒毒(康復)中心的主任,馮宛寧躊躇滿志,她呼吁社會能對戒毒康復人員少一點成見,“全民禁毒,社會的支持也必不可少。”

為了讓戒毒人員從強戒所出來后有個過渡,馮宛寧設想今年在中心建立一個“過渡工廠”,這是一個手工坊,戒毒人員出來后暫時找不到工作,也能有個解決吃飯的地方。

此外,虎門社區戒毒中心也想招募一批愛心企業,“為戒毒康復人員提供就業崗位,也給他們一個機會。”

探討:

對戒毒者企業持何態度?

給機會

“吸毒者也只是一時失足,他們首先應是受害者,其次才是違法者。”南城一家網絡公司高管張小姐認為,社會應該給予這個群體的人員足夠的機會,讓他們重返社會,“如果社會已經把他們未來的路堵住了,他們可能連翻身的機會都不再有,未來可能會惡化成為罪犯,這也不利於社會的穩定。”

有顧慮

南城一家電子商務公司的人事處主管謝女士則認為,企業對戒毒者有所顧慮也是非常正常的,“我們會願意給戒毒者提供工作的機會,但或許對他們的寬容程度沒有其他員工那麼高,其他員工犯錯可能還會有重新改正的機會,但戒毒人員或許就是一票否決了。”謝女士說。

專家:戒毒者應努力提升技能

智通人才市場就業顧問王茜表示,吸毒人員大多文化程度不高,加之在戒毒所長期隔離,與社會脫節,重返社會時需要社會關愛,如果受到歧視,沒有工作則更容易復吸。

王茜建議,首先戒毒者自身應努力去提升自己的技能,政府與相關組織也應對其提供技能培訓,以提升他們的就業競爭力。

同時,王茜認為,社會組織可以為戒毒人員建立誠信擔保檔案,為其推薦工作,再就業,而政府也可以出台相關扶持政策,為聘用戒毒人員進行補貼,倡導企業雇用戒毒人員,或出台利好政策扶持戒毒人員創業,“如果可能,也可以由政府出資創建福利工廠,專門雇用戒毒人員作業,為社會創造價值。”

(責編:聶俊穹、邢曼華)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