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時政>>社會·法治

女子因丈夫沉迷牌局 用毒鼠強毒死女牌友之子

2016年05月05日09:13    來源:檢察日報    手機看新聞

  楊蕾走到鄒然家門口附近,把准備好的有毒餅干扔下后離開……

  2016年4月19日,在滿眼青翠的小麥地頭,一座低矮的墳堆前,鄒然面色沉重,小心地點燃生日蛋糕上的蠟燭。今天是她的小喬喬6歲的生日,而他已經在這裡安息了兩年多的時間。

  無知的怨恨

  1981年,24歲的楊蕾結婚了,婚后和丈夫有了一雙可愛的兒女,生活平淡幸福。

  2002年,丈夫不幸因病去世,撇下她和孩子們撒手人寰。生活的不易摧殘著楊蕾的身心,她渴望一雙有力的手扶她一把。經熱心鄰居的牽線搭橋,楊蕾和比她大一歲的賈要慶結了婚,這一年是2004年。

  已近知天命年齡的楊蕾終於又有了一個完整的家,她很珍惜。然而真正和賈要慶生活在一起,她才發現賈要慶是個“牌迷”,農閑時,別的壯勞力都外出打工了,他卻踅到牌場吃飯都叫不回來。

  鄰居鄒然和賈要慶經常在一起打牌。剛剛三十出頭的她性格外向,是個“自來熟”,她覺得賈要慶人實在,脾氣也好,有“牌德”,所以哪天賈要慶沒去打牌,她會站在門外叫上他,而每當自己輸了錢,又會開玩笑似的問他把錢要回來。

  這些舉動在不善言辭的楊蕾看來,顯然已經超出了鄰裡關系。“鄒然這樣主動,是想干什麼?他們兩個一定有不正當的男女關系!”這樣的想法時刻縈繞在她的心頭,以至於看到他們說話都感到渾身不自在。

  終於有一天,這種情緒爆發了。那天,鄒然再次來找賈要慶打牌,楊蕾當場就拉下了臉:“你整天不干活,沒事兒就知道打牌!你打牌也行,干嗎老拽著別人家的老公?”

  這些話讓鄒然很生氣:“我叫他打牌關你什麼事兒?有本事你把他拴在家別出門啊!”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吵起來,最后竟扭打在一起。畢竟鄒然年輕些,在打斗中佔了上風。

  二人的怨算是結上了。盡管鄒然再沒找過賈要慶打牌,但仍沒能消除楊蕾的怨恨。每當二人在路上碰面,楊蕾總指桑罵槐一番,心中有氣的鄒然自然也不買賬,吵架、打架隔段時間就會上演一番。賈要慶解釋過、勸過,都不能減輕楊蕾的心病,夫妻的關系也逐漸緊張起來。

  瘋狂的決定

  “如何懲罰一下那個囂張的女人”,成為楊蕾隨后幾年裡常常思考的問題。直到2010年,楊蕾想到了老鼠藥。前些年當地農村老鼠很猖狂,很多人用一種叫作“毒鼠強”的老鼠藥,但因毒性太猛,國家后來禁止了該藥的生產出售。楊蕾多方留意,才從村民鄒剛那兒買回一小包其父親當年賣剩下的“毒鼠強”。

  盡管楊蕾的腦海中時時縈繞與鄒然的不和,可真要動手殺人,她還是一次次猶豫了。而那包藥買回來也就沒動過。

  2013年夏天,當地很久沒有下雨,玉米地旱得裂口,玉米苗干得“擰繩”,村民心急如焚。為了挽回損失,大家都想盡辦法灌溉。

  拉水沒有合適的工具﹔用別人家的,需要排隊,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楊蕾和家人商量后決定用泵抽水,可是抽水需要電,電線恰恰需要從鄒然家的房上經過。這下,楊蕾發愁了。

  怎麼辦?如果她去說,鄒然斷不會同意。考慮再三,她隻好攛掇賈要慶去,可是卻被他搶白了一頓:“這麼多年不是你沒事找事,把人都得罪了,哪有今天作這樣的難。要去你去,我不去!”說完,一扭身走了。她讓兩個孩子去說,沒想到他們和賈要慶的態度一模一樣。

  沒有辦法,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地裡的庄稼旱死。“豁出去了。隻要這次能讓電通過,把玉米地澆了。老臉我也不要了。”當楊蕾賠著笑臉和鄒然商量從她家房頂過電線的時候,鄒然說什麼也不同意:“怎麼,用得著我就上我們家來求了,早干什麼去了?忘了你是怎麼罵我的,忘了怎麼羞辱我了?別人家誰都可以用,就是不讓你楊蕾用!”

  楊蕾隻感到腦中嗡嗡直響,踉踉蹌蹌地回了家。收秋的時候,及時澆了玉米的人家都有個好收成,而楊蕾一家三畝多地才收了1300多斤。這讓楊蕾下決心讓鄒然付出代價。

  精心策劃的犯罪

  楊蕾想到三年前買的老鼠藥。這次,她決定採取行動,目標就是鄒然夫婦的掌上明珠,剛滿3歲的小兒子喬喬。

  2013年農歷八月十五,中秋節,對於干了一天農活的村民們來說,賞月遠不及早早睡覺更實在些。

  窗外的月光很亮,小虫子的叫聲此起彼伏。毫無睡意的楊蕾輾轉反側,索性起來,悄悄把老鼠藥拿出來,找出一小包孫子平時吃的餅干,從餅干袋的中間撕開了一個小口,把小半包老鼠藥倒進之后,用透明膠布小心地把口子粘好,搖晃均勻。從表面上看,餅干包裝完好無損。楊蕾已經想好了,找機會把這包餅干扔到鄒然家必經的路上,而且那條路平常也隻有鄒然家經過,即使不會被三歲的喬喬撿了直接吃掉,也會被勤儉慣了的鄒然撿回家去。

  “這藥時間久了,效力肯定會小,但能讓喬喬拉拉肚子,讓鄒然兩口子著急上火,也算出口胸中的惡氣。”想象著喬喬吃了餅干后的種種情景,楊蕾心情平靜了許多。

  兩天后是周日,一大早,楊蕾走到鄒然家門口附近的時候,把准備好的有毒餅干扔下后離開。

  正如楊蕾所料,經過的鄒然把餅干撿回了家。當天下午5點多,鄒然接上幼兒園的兒子回家,看見路上有一包完好的小袋餅干,彎腰撿了起來,“誰家孩子掉的吧,丟了怪可惜的。”可給兒子,小喬喬頭也不回,“不吃。不吃。”回到家,鄒然順手把餅干擱在自家客廳的茶幾上。

  無法挽回的悲劇

  喬喬不愛吃餅干,這包餅干一直靜靜地擱在茶幾上,一放就是半個月,直到國慶節那天鄒然給家裡大掃除,把它放在客廳后邊小房間的桌子上。

  10月6日,早上6點多,喬喬醒來后嚷著想吃東西,鄒然去廚房看看,沒有什麼能吃的,現做需要等蜂窩煤燒起來,還要一段時間。鄒然想到放起來的餅干,看也沒看就遞給了喬喬。

  可能是餓極了,小喬喬接到手就用嘴巴將塑料包裝袋撕開……鄒然聽到扑通一聲,趕緊到客廳,卻看見剛才還活蹦亂跳的兒子躺在地上,翻著眼,雙手緊握,身旁吐的有沫子還有血絲。她意識到,兒子中毒了。

  驚慌失措的鄒然趕忙抱著喬喬趕往村醫療所,村醫看了一眼,讓往市醫院送。隨后轉往鄭州一所醫院進行搶救,可三天過去了,醫生最終宣布,小喬喬沒治了。

  經過檢驗,小喬喬的胃組織、肝組織、吃剩下的餅干袋及醫院搶救時提取的胃內液體中均檢出毒鼠強。而這些均是來自楊蕾所扔下的那一小包帶毒的餅干。

  事發后,楊蕾悔不當初。“我現在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喬喬。我后悔,后悔得要死。我想著老鼠藥放了那麼長時間了,不會有多大勁,孩子吃了可能會拉拉肚子,沒想到會這麼厲害……”

  然而,世界上沒有后悔藥,一旦錯過,無可挽回。2016年3月18日,楊蕾以投放危險物質罪被執行死刑。

  (文中除楊蕾均為化名)

(責編:聶俊穹、邢曼華)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