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經濟>>藝術·收藏

海昏侯墓考古記:站在最前沿 漢代火鍋出爐

2016年02月29日13:15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海昏侯墓考古記:站在最前沿 漢代火鍋出爐

  原標題:海昏侯墓考古記:站在最前沿 漢代火鍋出爐

  泱泱中華史,隻有一個人,先是“王”,再是“帝”,后又“侯”。他的墓葬,被多重証據指向是備受海內外矚目至今的海昏侯墓。新中國考古史上,由國家派出專家組的此前僅有兩次,即上世紀70年代的馬王堆漢墓與80年代的南越王墓發掘,這是第三次。

  它被列入2015年國家重大考古項目,定為“江西第一號考古工程”。墓葬挖掘引發民眾持久的熱情,去年以來現場每天都有人流前來窺探,現場監控 非常嚴密,外圍設有警務站,從大門進入墓室要經過逐層審批並佩戴証件,通過一道公安、兩道武警的檢查﹔文物保護站內,除了有360度無死角監控外,還有警 察24小時輪流值守、警犬隨時戒備。

  考古隊隊長楊軍、國家文物局專家組組長信立祥、外圍奔走的江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長徐長青,忙到廢寢忘食,記者尾隨等到晚飯后方才有空“促膝暢聊”。他們認為,重見天日的海昏侯墓,目前可解讀出的信息還只是“冰山一角”。

  據悉,新聞發布會很快就要召開了。

  漢代考古之最

  “海昏侯墓不僅是首次發現的各項要素齊備的西漢列侯墓園,而且還有數以千計的竹簡和近百版木牘,對於西漢歷史研究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信立祥 表示,從業大半生他一直在尋找一座漢代標准的列侯墓,可要麼沒有墓園,要麼周圍都城不明。盡管此前挖掘的長沙馬王堆也屬於列侯墓葬,但葬於工作之地而非封 國,並且是以戰國楚制埋葬而非漢代,因而不夠典型。據其介紹,該墓還是長江以南地區已發現的唯一一座帶有真車馬陪葬坑的墓葬,其規模宏大、槨室設計嚴密、 結構復雜、功能明確,是西漢中晚期列侯等級墓葬的典型代表。

  專家組表示,迄今出土的2萬余件文物,可生動再現西漢時期高級貴族的生活,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藝術價值和科學價值。江西省已決定今年起建設博物館和考古遺址公園,並按照“物址合一”原則,將出土文物全部交回博物館和遺址公園存放展示。

  “切忌急功近利。”鑒於該考古項目挖掘研究工作的長期性、復雜性和艱巨性,專家們建議設立專門機構,集全國各方面專家之力,分工、定期推出階段性成果。

  2000多年前的虫草

  專家們認為:根據此前的發掘及出土情況,已有多重“閉合証據鏈”,指向墓主人就是第一代海昏侯劉賀。

  劉賀的生平信息主要見於《漢書》的《武五子傳》,其為漢武帝劉徹之孫,其父劉髆為劉徹第五子,公元前97年劉髆受封“昌邑王”,9年后劉髆去世,其獨子、年僅5歲的劉賀承嗣王位,為第二任王。

  侯不似王。徐長青解釋,當時海昏縣與海昏侯國是並行的兩個體系:海昏縣是行政編制,是漢代高祖劉邦時期的一個行政區劃﹔而海昏侯國是西漢分封制 體制下的一個侯國,是由皇室成員在海昏縣建立的侯國,因此海昏縣的地域顯然要比海昏侯國大,“侯國不能干預縣裡的基本行政管理,但有4000戶人家為他提 供日常生活所需”。

  《漢書》記載劉賀為“紈?子弟”。他19歲時膝下無子嗣的漢昭帝駕崩,劉賀在大將軍霍光的操縱下成為皇位的繼承人,但“即位27天內就干了 1127件荒唐事”,霍光見劉賀如此不堪重任,便聯眾廢棄,又將劉賀逐回昌邑,削為平民,昌邑國也被廢除,代之而立的是山陽郡。劉賀29歲時,霍光病死, 親政的漢宣帝認為劉賀不足忌憚,詔封其為海昏侯,食邑四千戶,封地在南國江西。至於“海昏”二字釋義,學術界傾向認為是“(鄱陽)湖西”之意。

  信立祥介紹,墓中出土的陶器最有時代標志意義,和此前發掘的漢代張安世墓出土的陶器幾乎是一樣:“張安世死於公元前62年,劉賀死於公元前59年,相差3年。陶器一般50年發生較大的變化,顯然他們屬於同一期。”

  楊軍認為,槨室發現的2米多長的床榻,按照漢代“事死如事生”的喪葬習俗,說明墓主生前經常使用床榻,信立祥認同這與史料中稱劉賀曾患有比較重 的風濕病、行動不便相吻合。此外,墓地處與文獻記載劉賀的封地吻合,在真車馬陪葬坑中出土的青銅車馬器,與《后漢書·輿服志》所載的“王青蓋車”吻合:公 元前33年,漢成帝下令廢除諸侯王車馬陪葬制度。主槨室西側發掘出3個裝著金器的漆盒,裡面有25枚馬蹄金、187枚金餅,成色都很好。“馬蹄金一般是皇 帝賞賜給諸侯的。主槨室還發現了一枚佩,上面有龍、鳳、虎三種紋飾,也是皇帝或者諸侯才有的器物。”

  專家們頗感意外的是,主槨室一個漆木盒裡面發現了虫草,2000多年后還能留存頗為少見,在江西墓葬中出現尚屬首次。“或許說明在西漢時期,虫草就已經成為了名貴滋補藥材,貴族階層已經在使用了。”

  此外,大量的編鐘、琴瑟、棋盤及竹簡和孔子聖賢像等藏品,能推斷墓主的風雅、藏書、尊儒術,應該是知書達理的有文化人。

  一步之遙

  此前,漢墓“十墓九空”成為秦漢考古一大缺憾,而海昏侯墓,考古隊長楊軍坦言與其結緣是考古人一生大幸。

  2011年初,就有傳言說有人出手純真金龍,但無人敢接手——如此貴重的金龍在古代隻有帝王一級才會擁有,如非贗品便必然來自帝王之墓。很快, 警方的介入印証了傳言,當年3月23日,江西省文物部門接到舉報,大塘坪鄉境內的一座古代墓葬遭到盜掘,專家們從盜洞和出土葬具構件初判,墓葬規模大等級 高,於是國家文物局批准江西考古部門對墓葬進行搶救性發掘和對墓葬周邊區域開展考古調查。

  對於有人“為什麼非要挖掘”的疑問,楊軍解釋,當時海昏侯墓連縣級文物保護單位都不是,被盜后很難保護,沒有機構、資金、管理人員專門管理,為解決這個問題,就要進行搶救性發掘。

  該墓葬位於觀西村中民眾稱為“墎墩山”的山包上,楊軍回憶說,他們4月23日正式進場前,並不知道這裡有如此高規格的古代墓葬,但知道這裡常出 現一些古墓被盜的事件。趕到現場時,楊軍就順著14.8米深的盜洞“一探究竟”,驚訝於盜墓賊的手段老辣,他們從封土頂上打到了墓葬的正中央:按一般禮制 習俗來說,中間一定有東西。但巧在這個墓是漢代居室化的結構,正中心是空的,隻有一步之遙。

  主墓東邊的夫人墓被盜一空:表面看夫人墓是比主墓葬更高的一個封土堆。考古隊推測,盜墓賊被東邊封土更高這一“表面現象”迷惑,也不懂漢代“以右為大”的禮制,誤將夫人墓當做主墓先行挖掘,回頭准備對主墓下手時,已被群眾發現舉報。

  徐長青認為,該墓葬得以保全,相當程度得益於這座山頭也是當地望族裘家的祖墳所在地,裘家后人對此處盯梢較緊,客觀上起到保護作用,考古隊進駐后裘家幾十座墳頭才外遷安置。還有就是地處南方水位較高,早年地震讓槨室塌毀使得盜墓者無法進入。

  和后來的驚喜連連不同,早期的考古隊員心裡無不忐忑,不知道主墓是否被盜過——在移除封土尚未進入槨頂板的地方便發現好幾個盜洞,其中西北角一 盜洞裡竟然發現了一把五代時期的燈盞,新近的盜洞裡還有2枚洒落的金餅。發現盜洞后,國家文物局特派專家信立祥趕到現場。高達7米的大型封土,讓他意識到 此為高等級墓葬,高敞的選址,符合西漢墓的特征,周圍城垣保存良好,海昏侯墓的形制與出土器物的組合,令他驚喜異常:進門車馬庫,藏閣分類精細,最貴重的 財產和身份之物,放置最北邊的糧庫和錢庫,都是高等級貴族墓葬應具備的內容。

  “2011年及此前盜走的文物都沒有被追討回來,我們擬打報告要求繼續追查,那些文物可能數量不太大,但是價值卻非常高。”信立祥表示。

  站在中國考古最前沿

  業界認為,海昏侯墓考古開啟了新世紀中國田野考古發掘的新模式,發掘預案具有前瞻性、全局性和科學性,考古發掘與考古鑽探和文物保護工作同步進行,各項工作科學、規范,宣傳報道也及時、准確,並在發掘期間策劃展覽,對公眾免費開放,加強了考古與公眾的關系與溝通。

  信立祥介紹,發掘團隊成員多來自中國社科院、國家博物館、北大、秦始皇陵博物院等,多學科合力,採用最新技術並多樣化介入,海昏侯墓考古站在中國考古最前沿。縱然如此,“出土文物之盛、品類之豐、保護之難,甚至還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任務”。

  專家組成員、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實驗室李存信研究員告訴記者,對脆弱、特別是有機質容易被氧化的文物,送入無氧或低氧艙,這個可移動可拆卸的裝備是為服務海昏侯墓考古而設計,是全世界首次把航天技術運用到考古文物保護中。

  為了便利實驗室考古,實驗室內還安裝了可以幫助文物“倒立”的橫車,遇到疊壓嚴重無法繼續清理時,可對箱體進行180度反轉進行逆向發掘清理: “一個箱體六個面,正面不行從側面,側面不行把它翻轉過來從底下逆向發掘,讓每個遺存保持它的完整狀態。”李存信介紹,實驗室旁還專門配備了古尸存儲櫃, 遇到尸骨頭可第一時間獲得保護並進行體質人類學與病理學測定。

  大量高科技手段應用,及時准確地記錄和提取了文物信息。徐長青說,數字化技術的運用,為日后的文物展示利用提供真實、可靠、清晰、互動的發掘場景,大大提升了考古工作和文物保護展示的科技含金量。

  李存信告訴記者,如今2萬余件文物已基本完成應急保護工作,最受關注的竹簡木牘已完成加固工作。

  漢代“火鍋”長這樣

  一個個疑問,將會隨著大量文物的解密而揭開。

  漢武帝時期,絲綢之路確立了我國同中西亞間的政治關系,經濟上物質的交換也大規模進行,和田玉大量進入中原,美化和充實了高級官吏貴族的生活。 信立祥介紹,文保房內有一個漆箱,裡面是很多雕好的玉器。此外,還有很多沒有進一步加工的玉料,証明了海昏侯家裡養有琢玉工人甚至於制玉作坊,可見當時人 們尤其高等級貴族,特別是宗室貴族,對玉器的偏愛和重視。

  兩套保存完好的銅質的染爐讓今人嘆服:下面是個爐子,上面有個銅耳杯,下面是炊器,上面是裝食物的容器,合起來便是成套使用的器具。楊軍介紹, 染爐是西漢時期的一種飲食器具,由於當時人們使用分餐制,一人一案,宴飲時一人一套,在當時的功用就類似我們如今的小型火鍋,反映了漢代貴族風雅的飲食生 活,也是炊器與食器結合使用的一個例証。

  大量的五銖錢,現場清理出一串完整的恰是1000枚。專家認為,唐宋以后,以千文為一貫的這種官定的貨幣校量制度,在西漢中晚期就已經形成了。

  信立祥表示,面對至少四代海昏侯墓,周圍還有龐大的漢墓群,其余的將不進行大規模發掘,只是進行試掘。“不能都挖完了,考古發掘某種意義上是種徹底的破壞,也要盡可能多留給更有保存保護能力的后人。”(李茂君)

(責編:祝洋、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