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時政>>社會·法治

四川某大學新生:一堂專業課沒上就要到工廠貼膜

2015年11月26日11:18    來源:四川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四川某大學新生:一堂專業課沒上就要到工廠貼膜

  開學兩個月,一堂專業課都沒上,200多名學生就被學校拉到廈門參加“社會實踐”﹔學的幼師專業,“社會實踐”竟是在流水線上給手機貼膜。11月25日,在雙流縣就讀四川師范大學成都交通和機械技師學院的幾名學生向本報民情熱線(028)86968696反映,學校組織一年級新生到廈門某公司“社會實踐”,並與學分、畢業証挂鉤,從事與所學專業完全無關的工作,“這樣的社會實踐合適嗎?”昨日,本報民情熱線記者對此展開調查。

  【難熬的實踐】

  學生到工廠貼膜每天工作12小時

  四川師范大學成都交通和機械技師學院教學點今年入學新生小文告訴記者,9月1日入學后,學校為他們開了語文、數學、英語等基礎課,幫助他們備考成人高考,可考試結束,學校就將他們這批新生送到福建廈門宸鴻科技有限公司參加“社會實踐”——為生產線上的手機貼膜。

  小文覺得,同學們“連一節專業課都沒上,就被拉去社會實踐,這不合適。”

  更讓他們意外的是,一些同學入學時填報的專業是學前教育(即幼師),也一並要求去這家工廠給手機貼膜。

  小文的另一名同學小江說,“老師強調,這個社會實踐必須參加,有6個學分,不去就拿不到這6分,會影響拿畢業証。”

  11月1日,小文等200多名學生正式進廠“社會實踐”。上工前,學生們被要求與公司、學校簽訂了三方協議。

  沒干兩天,小文發現不對勁:當初說好的8小時工作制變成了“兩班倒”,工作時間長達每日12小時,經常是夜班,有的崗位還一周無休。他們覺得日子太難熬,找帶隊老師反映情況,老師勸他們說“不要離職,簽了合同自行離職要扣錢。”

  據小文介紹,和他們一起在這家工廠上班的幾乎都是學生,來自全國各地的職業院校。記者聯系上的學生中,至少包括四川天一學院(金堂校區)等多所四川學校,學生中不乏未滿18歲的未成年學生。

  【矛盾的回應】

  校企不存在利益關系帶隊老師獎金由企業發放

  11月25日中午,民情熱線記者來到位於雙流縣文星鎮西航港經濟開發區空港一路的四川師范大學成都交通和機械技師學院教學點求証。幾經周折,該校副校長劉易容接受了採訪。

  劉易容証實,該校確實有8個專業260余名新招學生在廈門宸鴻科技參加社會實踐。這批學生剛被學校招進來,10月底參加完成人高考,成績還沒出來,沒有學籍,也還沒有正式錄取,正處於等待錄取階段,如果一切順利,2016年3月將取得學籍。

  劉易容說,參加完成人高考和取得學籍中間有一段時間,學校安排在這段時間參加社會實踐,屬於學校設置的課程之一,目的是為了讓學生更好地適應社會、感受世界500強企業的管理方式。”民情熱線記者查詢廈門宸鴻科技官網發現,該企業自稱是重點台資企業,但找不到他們入圍世界500強或中國500強的字樣。

  對於幼師專業學生跨專業實踐的問題,劉易容解釋,2015年秋季招生時確實部分學生選報了幼師專業,但由於招生人數太少,學校沒有開這個專業,成人高考填報志願時讓他們改選了其他專業,所以不存在幼師學生去手機工廠社會實踐的情況。

  關於“工作時間超過8小時”,劉易容認為,學生上班時間是完全按照企業規定,“這種企業肯定存在加班或者夜班的情況,學校會盡量與工廠協調學生工作時長,有情況可以由帶隊老師與企業協商。”“社會實踐雖然和學分挂鉤,但我們不會強迫學生參加社會實踐。如果他們對廈門的條件不滿意,可以由學校另行安排去其他企業社會實踐,也允許學生自己找公司去實踐。”劉易容說,該企業是學校的校企合作單位,雙方合作關系至少維系了3年以上,但她同時強調,“學校和企業不存在任何利益關系,學生社會實踐的工資是由企業根據工作量直接發放。”

  劉易容說,參加完成人高考和取得學籍中間有一段時間,學校安排在這段時間參加社會實踐,屬於學校設置的課程之一,目的是為了讓學生更好地適應社會、感受世界500強企業的管理方式。”民情熱線記者查詢廈門宸鴻科技官網發現,該企業自稱是重點台資企業,但找不到他們入圍世界500強或中國500強的字樣。

  對於幼師專業學生跨專業實踐的問題,劉易容解釋,2015年秋季招生時確實部分學生選報了幼師專業,但由於招生人數太少,學校沒有開這個專業,成人高考填報志願時讓他們改選了其他專業,所以不存在幼師學生去手機工廠社會實踐的情況。

  關於“工作時間超過8小時”,劉易容認為,學生上班時間是完全按照企業規定,“這種企業肯定存在加班或者夜班的情況,學校會盡量與工廠協調學生工作時長,有情況可以由帶隊老師與企業協商。”“社會實踐雖然和學分挂鉤,但我們不會強迫學生參加社會實踐。如果他們對廈門的條件不滿意,可以由學校另行安排去其他企業社會實踐,也允許學生自己找公司去實踐。”劉易容說,該企業是學校的校企合作單位,雙方合作關系至少維系了3年以上,但她同時強調,“學校和企業不存在任何利益關系,學生社會實踐的工資是由企業根據工作量直接發放。”

  但劉易容也承認,目前該校在廈門宸鴻科技共有4名帶隊老師,“這些老師由學校發基本工資,企業發獎金,獎金總額按照學生人頭平均10-15元發放。”

  中職、高職等學校在開設專業課前給學生安排社會實踐是否符合規定?這類社會實踐需要專業對口嗎?哪些部門負責監管此類事情?本報將繼續予以關注。

(責編:王曉璐、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