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文化>>文史

包拯曾彈劾三十余名重臣 唾沫星子能濺皇帝一臉

2015年11月24日14:30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包拯曾彈劾三十余名重臣 唾沫星子能濺皇帝一臉

  原標題:包拯曾彈劾三十余名重臣 唾沫星子能濺皇帝一臉

  核心提示:此后,包拯的人生漸入佳境,走上了北宋仁宗時期的政治舞台。他的特色之一就是一生都在彈劾別人。據統計,在他彈劾下被降職、罷官、法辦的重臣不下30人,並且被他彈劾的都是當朝權貴。

  包拯 資料圖

  本文摘自:中新網,作者:蘇勇,原題為:《包拯曾彈劾30余名重臣唾沫星子濺皇帝一臉》

  包拯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清官,可謂是家喻戶曉。包拯生在合肥長在合肥,去世后還葬在了合肥。“龍圖包公,肺肝冰雪,胸次山河。報國盡忠,臨政無阿。杲杲清名,萬古不磨。”這世代流傳的詩句表達了人民對包拯的贊美。體現了包拯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公平公正的形象。也融進了人們熾熱的“包公情”。

  包拯天長縣當縣令,巧斷“牛舌案”

  包拯(999∼1062年),字希仁,廬州府合肥(今肥東縣)人。宋真宗咸平二年(公元999年)2月15日,包拯出生於合肥縣的一個小山村。這個村庄叫包村,就是今天的合肥市肥東縣包公鎮。

  包拯后來說他“生於草茅”,指的是他降臨在今肥東縣一農家。但其父包令儀考中進士做了知縣后不久,便把家遷到合肥城內。合肥研究包拯資深專家程如峰說,包拯從小接受良好的儒家教育,是一名有志有為青年。29歲那年,他中了進士甲科,被任命為大理評事、建昌縣知縣,按照現在的說法,等於是江西永修縣的“一把手”。然而,包拯舍不得離開父母,便奏請皇帝把他派在父母身邊上班,於是把他改任為和州監稅(今安徽和縣),是合肥附近和州市政府管錢糧稅收的。回家報喜,結果爸媽既不願意離開合肥的家業去適應新的生活,又舍不得寶貝兒子獨立門戶。包拯看二老年事已高,索性把官給辭了,安心在家陪父母。

  包拯在家5年有余,二老離世后,他守孝3年。守孝結束,他仍然沒有工作的打算,不願離開父母的靈地,又在家裡呆了兩年。兩年后,在鄉親鄰居勸說鼓勵下,包拯才決定離開家鄉,正式踏上仕途之路,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份差事是當時的安徽天長縣“一把手”。

  包拯接詔命,便立即去天長縣上任。剛到任,有個農民哭著到縣衙告狀,訴說壞人割了他家牛的牛舌頭,請求捉拿凶手,給他申冤。這就是史書稱的“牛舌案”。這雖是一個小案,但影響農耕生產,包拯詳細詢問后,認定是一件仇人復仇的案件,思慮后,想出個“金鉤釣魚計”,便對告狀的農民說:“牛舌被割,這頭牛必死,你回去殺掉賣肉賺錢吧。只是不要聲張,更不能說是本縣叫你殺的牛,案其實並不難破。”那位農民一聽,嚇了一跳說:“包大人,牛舌雖無,但牛還未死,殺耕牛是違法的。”包拯說:“本縣給你做主。”果然,犯人見仇人宰殺耕牛,認為有機可乘,立即到縣衙告狀了。包大人升堂,一拍驚堂木,猛然怒喝道:“大膽狂徒,為何先割牛舌,又來告人家私宰耕牛?如此可惡還不從實招供。”罪犯一聽,以為事已敗露,隻好招供認罪。這就是包拯斷的第一個案件。

  包拯“善斷獄訟”的名聲就從這裡流傳開了,以至於如今的包公戲基本離不開他如何善斷奇案、昭雪沉冤等。事實上,除了“牛舌案”,史書無包拯斷案的其他記載,他的政績也並不都在斷案上。

  包拯正直、不畏皇權,唾沫星子能濺皇帝一臉

  開封包公研究會副會長李良學說,包拯進入中央,正趕上范仲淹掀起“慶歷新政”。范仲淹的吏治改革集中在改變官員冗濫作風,斥退冗員、舉賢用能方面,自然要觸及一些既得利益者,朝廷陷入“黨爭”,守舊派與革新派鬧得不可開交。按理說包拯該站在守舊派陣營,因為把他從地方推薦到中央任職的是守舊派大臣王拱臣,但他卻並不急於表態,也不參與其中紛爭。同時,守舊派也沒把這個無名小卒看上眼,更沒指望他能在打擊改革派上有所作為。然而,包拯卻突然上了一個抨擊范仲淹新政關於人事制度改革的奏折,對其派出的監督地方官員的按察使權力過大提出質疑,此奏一出立即炸開了鍋,兩派就新政是否加重官員腐敗爭論不休。保守派士氣大振,為加入包拯這個生力軍驚喜。

  不久,變法失敗新政被廢,正當保守派長吁一口氣時,不料包拯突然上奏,建議皇帝保留范仲淹考試選拔人才等新政。這可把保守派給打蒙了,這個出其不意的老小子啥意思?其實,這正是包拯峭直的稟性。

  此后,包拯的人生漸入佳境,走上了北宋仁宗時期的政治舞台。他的特色之一就是一生都在彈劾別人。據統計,在他彈劾下被降職、罷官、法辦的重臣不下30人,並且被他彈劾的都是當朝權貴。

  包拯越彈越牛,甚至六次彈“國丈”,硬生生把仁宗寵妃的堂伯父張堯佐給彈下馬來。仁宗專寵張貴妃,讓她平庸的伯父坐“直升機”一年之內晉升4次,身兼財政部長、組織部長等4大要職。此舉引起群臣爭議,包拯首先冒出來彈劾,隨后一些諫官也爭相抨擊。不料張堯佐的職位不降反升,這說明皇帝在力挺他。包拯見形勢不對,3天之內又彈劾,甚至大呼“國丈”是“盛世垃圾,白晝魔鬼”,見沒動靜,包拯再彈,而仁宗也慪氣了,一意孤行要把“國丈”提拔為“宣徽使”。激進者要求廷辯,要和皇帝面對面理論。在爭執到達最高潮時,包拯一激動,站在仁宗面前義憤填膺滔滔不絕,唾沫星子濺了仁宗一臉,皇帝尷尬至極又窩火,拂袖而去。回宮后張貴妃問消息,仁宗沖她發了一通脾氣:“包拯向前說話,直吐我面,汝隻管要宣徽使!宣徽使!汝豈不知包拯御使乎!”

  就這樣,仁宗總算答應了后妃之家不得任兩府的建議,又批評了諫官們在殿上喧嘩失禮,生怕再出現過激行為,並規定以后奏對必須先申請。而張堯佐自感犯了眾怒,以退為進,主動辭去了一些職務。

  正是包拯的執著與無私,秉公執法。當時在官場流行一句時髦語叫“包彈”,為官清廉正派,就叫“沒包彈”﹔貪官污吏就叫“有包彈”。宋代文學家歐陽修曾說,包拯“少有孝行,聞於鄉裡﹔晚有直節,著在朝廷”,這個評價是准確的。

(責編:祝洋、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