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時政>>社會·法治

乘客發病被滯留機艙50分鐘 空姐機長吵成一團

2015年11月24日10:38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乘客發病被滯留機艙50分鐘 空姐機長吵成一團

乘客發病被滯留機艙50分鐘空姐機長吵成一團

  ▲當事人張先生被推進醫院就診。微博圖片

  南航與首都機場急救分別致歉

  近日,中國南方航空CZ6101航班由沈陽飛往北京時,一名乘客突發腹內疝並急性腸梗阻。飛機落地后,機組人員與急救人員互相推脫,乘客自己爬下飛機。此事引發網友熱議。

  對此,中國南方航空回應稱,因飛機剎車系統故障不能繼續滑行,等待拖車拖行至停機位后才能開啟艙門。昨晚,當事人張先生表示,不准備提出賠償,希望航空公司、機場能吸取教訓,避免類似事件重演。

  □事發

  機上腹痛求助空乘

  前天上午,網友“一個有點理想的記者”發布名為《南航CZ6101——生死間,一個記者有話想對你們說》的長微博,描述其數天前在航班上病發和被救治的經過。

  該微博稱,他是一名有著12年新聞從業經歷的記者。11月9日,他在沈陽桃仙機場經過安檢后,乘坐南航CZ6101航班前往北京採訪。起飛后大約5分鐘,他“開始肛門部位抽搐疼,類似於岔氣。”伴隨疼痛感加重,他兩次向空姐求助,空姐則聯系機長,並稱機場已叫好救護車。

  微博稱,飛機降落后,“救護車就在10米之外,卻接近50分鐘,才打開艙門。”兩名急救醫生登機,未攜帶擔架,而是與空姐、機長吵成一團,推脫由誰將他送下飛機。最終,他自己“半蹲半爬下飛機,並進入救護車,”身邊沒人扶他一把。到首都機場醫院后,救護車的人喊他結賬,醫生卻喊不到人推車帶他去檢查。后經緊急手術,他被診斷為突發腹內疝並急性腸梗阻,“取出一段長0.8米的壞死小腸”。

  此事引發網友熱議。有網友稱,初期,乘務人員將腸梗阻誤認成簡單的肚子疼可以理解。但乘客病情加重后,機組應及時協調地面,做出合理反應。航空公司也應普及乘務人員對類似突發疾病的認識。

  據了解,該博主是遼寧一家媒體的記者,姓張。

  □質疑

  落地50分鐘后打開艙門

  昨晚,在接受京華時報記者採訪時,當事人張先生就南航、急救在救助過程中的做法提出3點質疑。

  1近50分鐘后打開艙門

  張先生說,飛機落地時,他“已渾身汗水濕透”,空姐告知他急救車已等候在外,但飛機艙門遲遲不開,“而疼痛每隔10分鐘就會加劇一次”。接近50分鐘后,艙門終於打開。

  張先生表示,工作人員當時給出的理由是,塔台沒給信息。對此他很不解,假如他患的是心臟病,幾十分鐘就等於錯過了最佳急救時期。而事發后近兩周,南航都未與他取得聯絡,也無人和他解釋。

  2空乘、急救均未攙扶

  張先生說,飛機艙門打開后,兩名急救人員上了飛機,但急救人員並未攜帶擔架,且無人願意背他下機。其間,他難忍疼痛,跪在第一排地上,沒人上來攙扶。而他的身后,急救醫生與空姐、機長吵成一團,互相埋怨該由誰將他送下飛機。

  張先生在微博中提到,急救人員和南航工作人員都認為對方應該扶他,其中一位急救人員說:“外面旋梯全是冰,摔著了算誰的?”

  3自己爬上救護車

  張先生說,他“半蹲半爬下的梯子,兩邊站滿了工作人員,”但是沒人扶他一把。隨后,他被急救人員要求自己爬上救護車。“急救人員說,‘我們這個擔架卡著,抬下來特別費勁’。”

  張先生說,他首先被送到首都機場醫院治療,救護車的人喊他結賬,醫生卻喊不到人推車帶他去檢查。最后,他被送到北大人民醫院。進手術室前,他的頭部“已經腫得像豬頭一般,渾身濕透數次”。經手術,切除了80厘米的壞死小腸。目前,他已出院拆線康復中。一位醫生說,由於腸梗阻,腸內產生的一些毒素會滲入到血液,致張先生處於半昏迷和無意識狀態。

  □回應

  中國南方航空

  非停機位不能打開艙門

  昨天中午11點31分,中國南方航空官方微博發布情況說明稱,作為航空承運方,向這位旅客表達歉意。

  南航稱,已啟動內部調查工作程序。經初步了解,CZ6101航班當天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時,飛機剎車系統出現故障不能繼續滑行,等待拖車拖行至停機位之后開啟艙門,對此將進一步查明原因。對在與救護人員配合中發生的協調問題,南航稱將吸取教訓,加強與相關單位的協調溝通,完善相應的工作流程。

  昨天下午,記者致電中國南方航空公司。客服人員稱,在一般情況下,乘客出現突發疾病,乘務人員會通知乘務長和機長,處理相關情況。如果乘客病情嚴重,乘務人員應依據具體情況,幫助乘客離開客艙。對於張先生所述“腹痛難忍,無人攙扶”一事,該客服人員稱,南航正在做內部調查,待結果出來后會向社會公布。

  對此,當事人張先生表示,因不了解具體故障,不便評價。對於此事,他不准備提出賠償,隻希望航空公司、機場吸取教訓,避免類似事件重演。

  張先生表示,昨天下午,南航通過單位聯系到他,並表達歉意。“南航相關領導稱,會調查漏洞,反饋給公眾,並開展安全會議,以此事件為例,反思討論。”他有兩個訴求:一是,理清急救流程,不能讓下個人再遇到他的遭遇﹔二是,他放棄賠償補償,但要搞清楚,他的病情被耽誤,該不該有賠償和補償。“這是為所有人問的”。

  首都機場急救中心

  就旅客的痛苦遭遇致歉

  昨天晚上8點29分,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急救中心在中國民用航空網官方微博發布通報,就張先生機上尋求急救服務的痛苦遭遇致歉。通報稱,現已致電慰問張先生,並將登門看望。急救中心正在調查地面醫療急救服務中的問題,下一步將加強與航空承運方的溝通銜接,完善應急救援綠色通道,提升醫療救護服務水平。

  □專家說法

  打開艙門無需到達停機位

  中國政法大學航空與空間法研究中心研究員張起淮說,如果乘客在飛機上突發急病,可首先聯系乘務員。飛機上一般備有相關藥品,乘務人員受過相關訓練,也會進行簡單救助。如果乘客病情嚴重,乘務員會請示乘務長和值班機長,值班機長會根據情況安排備降機場。工作人員會與地面的急救人員取得聯系,及時叫救護車。

  南方航空在情況說明中稱,飛機降落50分鐘后才打開艙門的原因,是當天飛機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時,剎車系統出現故障不能繼續滑行,等待拖車拖行至停機位之后開啟艙門。

  對此,張起淮說,機場沒有明確規定,要求必須停到停機位才能打開艙門。在緊急情況下,乘務員完全可以向乘務長聯系,由值班負責人請示塔台,經過允許自行打開艙門。過程中可能會影響到機場內其他客機的起降,但是人命關天,緊急情況下應該隨機應變。

  張起淮說,乘客遇到突發病情,如果還未出機艙,乘務人員有義務提供相應幫助。因航空公司的故障或操作不當,造成乘客病情惡化,錯失最佳救助時機,航空公司應承擔相應責任。

  公士公益發起人、北京知名律師張新年認為,飛機降落50分鐘后艙門才打開,反映出航空公司的應急機制不到位。航空公司自身及與機場之間都應有靈活的協調機制,來應對各種突發事件。

  對於乘客應該由誰來攙扶,張律師說,如果乘客還在艙內,雙方運輸合同關系沒有解除,從法律上講,乘務員有責任幫助乘客。急救人員以救人為天職,也有責任幫助患者。(張恆 韓天博 郝少穎)

(責編:王曉璐、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