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文化>>體育·娛樂

還有多少英雄可以歸來——解碼《大聖歸來》

2015年07月24日05:55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還有多少英雄可以歸來——解碼《大聖歸來》

  今夏,華語電影市場熱鬧非凡。

  《西游記之大聖歸來》(以下簡稱《大聖歸來》)、《捉妖記》、《煎餅俠》在18日一天票房就達到4.4億元人民幣,創中國電影單日票房新高。《大聖歸來》更成了全民熱議的文化現象。

  自吳承恩創造出這個仙石蹦出的猴子“孫悟空”,它的故事就在華人世界長盛不衰,也無數次走上銀幕、屏幕。而這次,緣何一個落寞的“大聖”卻在觀眾眼中成了“我們自己的大英雄”?

  《大聖歸來》憑口碑熱賣,到底是中國動畫電影及相關產業的“分水嶺”、“裡程碑”,還是只是一個很難復制的孤峰?

  更廣范圍講,中國電影在創造票房的同時,還能不能產生更多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文化英雄?

  新華社記者帶著這些問題,訪主創團隊和文化學者,力圖解碼大聖現象的來龍去脈。

  7月17日在北京“十月動畫工坊”工作室拍攝的《大聖歸來》導演田曉鵬。新華社記者 吳凱翔 攝

  “是時候讓我們的猴子驚艷四方了”

  “是時候讓我們的猴子驚艷四方了。”網友@ 路人Eita在《大聖歸來》影評中這樣寫道。一句話的評論收獲了4480個“贊”。

  影片中,孫大聖有一張讓人印象深刻的長臉,是一個末路英雄,失去了法力,內心迷茫無助﹔唐僧變成了前世的萌孩子“江流兒”﹔豬八戒變身成一隻可愛的粉色小豬……對傳統形象的大膽改編和其本身具有的鮮明東方元素,不僅讓孩子目不暇接,更讓成年觀眾沉醉其中。

  “電影講述了用愛和勇氣找回夢想,這是全世界觀眾都能理解的內核。”導演田曉鵬說,“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完成了這個故事。”

  這個“巨人”就是享譽世界的中國古典名著《西游記》。這個成功的產品定位令《大聖歸來》不僅在海外有影響力,在國內也瞄准“合家歡”市場。對於低幼的小孩子來說不怕看不懂,對於“80后”及更年長的觀眾來說,這是對自己童年記憶的致敬,也可以帶著孩子一起去放鬆娛樂。

  此外,對文化經典進行貼合當下生活的改編,有顛覆但尊重,雖不拘泥,但絕不戲說。這樣的故事內核也是作品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田曉鵬說,要找回中國動畫的自信,必須首先確立自己的文化身份,有自我文化認同的底氣。正是這份“初心”,讓整個制作團隊“八年磨一劍”,堅持要做一個屬於中國人自己的“大英雄”,做一個“全年齡向”的大電影。

  從籌備到制作的八年中,田曉鵬和團隊成員光是“動態分鏡”環節就耗時兩年多。這令看慣了“五毛錢特效”的觀眾發現:無論是3D效果、畫面構圖,還是色彩設計、細節呈現等,《大聖歸來》已經具備與迪斯尼、皮克斯、夢工廠等一流影廠叫板的能力。

  當然,他們也趕上了好時候——“互聯網+電影”時代。影片出品人路偉感嘆道:“如果是兩年前,《大聖歸來》不可能取得這個成績。”

  “互聯網+”下的眾籌模式為《大聖歸來》“補給”了急需的資金。路偉當初在“朋友圈”發起眾籌,稱隻要投入10萬元,就可以在片尾署上投資人孩子的名字,取名為“給未來的禮物”。但令他意外的是,原定目標也就是100萬元,結果卻帶來了100多位投資人,籌到金額達700萬元。

  “互聯網+”同樣讓口碑相傳成為影片推廣的新渠道。2014年6月,影片的音樂MV首先在“80后”、“90后”聚集的動漫彈幕網站發布,具有“國產動漫情節”的動畫粉絲們構成了第一批未來觀眾群體。此后,劇組又在19個城市收獲了一批影評人、明星、行業領袖的口碑。其中,馬雲手拿大聖玩偶為電影點贊的圖片廣為流傳。

  電影上映后,在初期排片空間受到擠壓的情況下,同樣靠以網絡為載體的“口口相傳”,完成了從粉絲群、業界領袖到普通受眾的擴散。用博納影業總裁於冬的話說,這對中國電影傳統“產供銷”體系帶來的變化是“革命性的”。

  眾籌、口碑等都必須服務於內容,而內容的核心是對觀眾的尊重。作為一部“合家歡”動畫電影,《大聖歸來》也証明了要麼鬧,要麼炫,要麼獵奇,並不是國產電影的出路。不是講大道理,同樣可以傳遞主流價值,同樣可以獲得巨大的票房成功。

  中國電影家協會秘書長饒曙光說,講市場與正能量並不沖突。“真正好電影是能引起大多數人共鳴的,必須有向上的力量。”

  影片投資方、橫店集團總裁助理劉志江也認為,《大聖歸來》的成功証明了“積極向上”和“走市場”沒理由要被看做是相互矛盾的。“真正的大片哪個不是積極向上、正能量的?”他反問道。

  7月17日,一位設計師在北京“十月動畫工坊”工作室展示電影《大聖歸來》的設計稿。 新華社記者 吳凱翔 攝

  打造全產業鏈條路還很長

  動漫電影,其實只是電影產業中的一個分支。但卻是全球電影大國都高度重視的、市場前景廣闊、文化產業發展必然爭奪的制高點之一。

  中國文化管理層和電影人,也從沒忽視這個分支。7月11日起一直到8月底,全國2000余家影院,將在早上9點至11點特別增設“動畫,你早!”國產動畫電影專屬時段。業內人士認為,此舉將為國產動畫電影拓展更多市場空間。

  早在2006年,財政部、廣電總局等部門就聯合發布了《關於推動我國動漫產業的若干意見》。此后,大量動漫產業園在各地開花,動漫公司不僅享受房租、稅收等方面的減免政策,還有政府補貼。

  然而,高居世界首位的動畫產量背后,是國產動畫電影原創性、創造力不足,更沒有創造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動漫形象。

  在《大聖歸來》之前,中國雖然不乏制作精良、口碑也不錯的全年齡向動畫電影,如《魁拔》、《秦時明月》、《龍之谷》等,但票房和市場表現都比較平淡。就連劉志江也坦承,投資動畫電影有很大風險,按之前的市場規律,業界普遍認為《大聖歸來》的票房不會超過8千萬元。

  普遍觀點認為,雖然中國動漫電影已經成為電影產業新的增長點,但是和美國、日本等國家對比,我國動漫產業佔GDP比重還很低,動漫觀影市場、人群還沒完全形成,高水平的動畫人才匱乏。

  但田曉鵬認為,中國原創動畫行業最缺的不是人才、技術和資金,而是“偏見導致的市場空間不足”,這往往會讓原創作者“耐不住寂寞、看不到前景”。

  制作周期長,投資金額巨大是動漫電影制作必須尊重的規律。“投資人一定要容忍創作團隊的‘慢’,創作團隊也應該有堅持高品質原創的態度。”劉志江說。

  《大聖歸來》能不能被看做是中國動畫電影發展的“臨界點”?業界的反應是樂觀的。饒曙光認為,《大聖歸來》從技術、想像力、親和力等多個層面,都已達到大片的水准,“這可以說是一部突破性的作品”。

  也許是巧合,同檔期同樣火爆的《捉妖記》在真人電影中植入“胡巴”的可愛動畫形象,成為另一類動畫電影。

  國家電影局局長張宏森說,中國電影作品的多樣化形態正在形成,多類型、多品種已經成為發展趨勢。

  這,也許才是大聖和胡巴火爆背后值得探討的具有規律性的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大聖歸來》也讓電影從業者看到動畫產品鏈的市場潛力。馬雲拿的“大聖玩偶”已經斷貨多次,粉絲不斷留言要求增加貼紙、磁鐵、信紙、明信片、杯子、枕套等新產品開發,並調侃其為“史上第一個被催著賺錢的劇組”。

  這其實是動畫電影成熟市場普遍採用的做法:在電影產品上座同時,同步完成全產業鏈條的開發——動漫玩具、動漫服裝、動漫游戲、舞台劇、主題公園……一系列衍生品都被統籌考慮。而全產業鏈打造對中國電影人來說,還有很長路要走。

  隨著中國動畫電影的發展,什麼時候能有我們自己的“迪士尼樂園”、“環球影城”,能有和影片同步熱賣的一系列衍生品?雖然,這是關於中國動畫產業發展的另一個話題,但希望這樣的夢想不再是遙不可及的未來。

  7月17日,一位設計師在北京“十月動畫工坊”工作室工作。 新華社記者 吳凱翔 攝

  “超級英雄”的中國價值內核

  “孫大聖”再度橫空出世,在令人看到了中國動畫產業希望和路徑的同時,更看到了發掘文化經典的無限可能性。

  僅從票房這個純經濟指標講,中國電影產業發展在全球產業格局中也頗有橫空出世的味道。

  2003年,中國電影隻有10億元票房,隻有美國的1%﹔去年中國電影票房達到了296億元,接近北美電影市場的45%-47%。十多年間,票房一直保持著35%以上的年均復合增長率。

  但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電影市場的中國,在創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超級文化英雄”方面還乏善可陳。

  中國的動漫觀眾,誰不對日籍的奧特曼、機器貓,美籍的鋼鐵俠、綠巨人耳熟能詳?掰著手指數數本土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漫畫人物,多數人還是會想起50多年前創作的《大鬧天宮》裡的“美猴王”。

  反觀第一電影大國美國,無論是本土作戰,還是拓展海外,特別是他們非常重視的中國市場,打出的牌之一就是用好中國家喻戶曉的文化形象,比如功夫純正的熊貓、講一口流利英文的花木蘭。

  但這些影片中,雖然中國元素觸目可見,核卻還是美國文化。

  在田曉鵬看來,熊貓阿寶就是一個純正的美國人,他的肢體語言是含蓄的東方人物不會具有的。《花木蘭》裡對中國山水、人物的刻畫頗有東方神韻,但情節上花木蘭與任何一個迪斯尼創造的公主沒有區別。

  “中國動漫電影需要有電影產品本身的娛樂屬性,更要有東方文化自己的態度。”田曉鵬把《大聖歸來》視作對這種態度的闡釋,“尤其我們的故事內核是《西游記》,可以歡樂,但不能戲說。”

  饒曙光認為,中國傳統文化中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光西游記就有無限空間。這座取之不竭的“精神富礦”為當下提供了很多可以轉化為形象椽筆的寶貴資源。

  在這種傳統文化和現代傳播嫁接的過程中,《大聖歸來》不僅國內看好,海外同樣看好。據悉,電影《大聖歸來》已經與亞洲周邊多個國家簽署了出口協議。此前,它還在戛納以210萬美元創下了中國動畫海外銷售的最高紀錄。

  在電影界,所謂IP(知識產權),是指一個形象或一個“故事核”,比如擎天柱、鋼鐵俠、機器貓等。饒曙光說,文化IP是經過若干年積累,生根於所在國文化、價值觀的一種符號,往往承載在某個固定形象中。

  中國傳統IP相當豐富,比如《三國演義》、《水滸傳》、《封神榜》等,都是歷經千年、浸潤中華文化基因和價值觀的“超級IP”。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當中國致力建設電影產業大國和產業強國時,我們更要有與之匹配的電影文化尊嚴和電影文化品格。“說到底,各國強勢IP的傳播力,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一國的文化軟實力。”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劉藩說。

  《大聖歸來》到底還只是一部電影。但細想想,哪個國家的少年記憶中沒有屬於自己的“孫大聖”?就是一個個兒時的超級英雄,讓一代代人完成著對人生和文化的認同。

  歸來的大聖隨著檔期的結束,隻會成為記憶。再往大了說,其實也只是流行文化中一個新的符號,雖然大家期望這個符號的生命力更持久,更難忘。

  而對於中國電影,或者更廣義的中國文化來說,更多的“超級英雄”的到來才是大家的期盼。

  對此,華沙電影節主席斯塔凡·勞丁說過一句話:“對於中國電影人來講,其實你們有十三億個故事可以講。”(記者屈婷 閆祥嶺 王小鵬)

(責編:祝洋、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