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社會>>社會·法治

村頭現“活死人墓” 鎮政府:不存在侵權行為(圖)

2015年07月21日15:43    來源:法制晚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村頭現“活死人墓” 鎮政府:不存在侵權行為(圖)

  原告女兒在法庭上展示母親在“墓碑前”所拍照片 攝/法制晚報記者 楊益

  墓地門口寫有“非法公墓”的警示牌 攝/法制晚報實習生 曾璽凡

  自稱被死亡 村民告政府

  昌平麻峪村在世村民 名字被刻上墓碑 告鎮政府和村委會索賠10萬 被告:不存在侵權行為

  村頭驚現“活死人墓”,昌平區崔村鎮麻峪村村民王女士發現刻有自己名字的墓碑出現在華夏龍苑墓地裡,認為承包農村土地建造墓地的開發商,在墓碑上私刻村民名字侵權,王女士將向外承包土地的崔村鎮鎮政府和麻峪村村委會訴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權、賠禮道歉,並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等10萬余元。

  今天上午,該案在昌平法院開庭審理,兩被告均稱沒有侵權。

  昨天下午,《法制晚報》記者到華夏龍苑墓地實地探訪發現,這塊被昌平區民政局認定為“非法墓地”、村委會工作人員稱不能買賣的墓地,仍可對外出售,守墓人稱3萬到5萬不等,“需要留個電話,讓公司的人聯系,隻要過來開個票,把錢交上就行。”

  詭異事件

  村中墓地 驚現在世村民墓碑

  王女士訴說,2013年11月12日,她從其他村民那兒得知,在村裡的華夏龍苑墓地裡,她的姓名被刻在了墓碑上。

  王女士立刻到墓地查看,“墓地工作人員稱,墓碑上刻村民的名字,是為了應付檢查和宣傳,名字是工作人員從村民各家祖墳抄來的。”王女士在墓地裡看到,她和她去世的家人姓名都被刻在碑上,除了她,墓地裡還有其他在世村民的墓碑。

  “將活人姓名刻在墓碑上,在農村來說很不吉利,大家都很忌諱,在精神上也無法接受。”王女士說,為此她起訴至法院,要求被告停止侵犯其名譽權、姓名權,賠禮道歉,並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等10萬余元。

  庭審現場

  鎮政府:不存在侵權行為

  上午10時,原告王女士和其女兒出庭,被告昌平區崔村鎮鎮政府和麻峪村村委會均由代理律師出庭應訴。

  鎮政府的代理律師表示,原告訴訟主體不適格,鎮政府對其沒有侵權行為。

  村委會代理律師也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表示村委會也沒有侵犯王女士的名譽權、姓名權。

  庭審質証階段,王女士出示了刻有自家家屬名字墓碑的照片,以及此前和兩被告協商此事時1個多小時的錄音。

  兩被告對王女士出示的墓地照片的真實性、關聯性以及証明內容都不認可,表示刻的碑不能說明被告有侵權行為。

  王女士表示,由於鎮政府不提供墓地開發商的法定代表人信息,其申請追加墓地開發商為本案的被告。

  兩被告表示,2012年,兩被告與承包公司簽約的土地是一塊荒山,現在仍然在承包期,承包手續也合理合法。“開發商是否建墓地,目前無法確定,還需要進一步核實。”對於是否刻“活死人碑”,兩被告也稱不清楚,不知道原告是否曾向政府反映過此事。

  對此,王女士稱,民政局已經因此事和鎮政府、村委會進行協商解決,並取締拆除過該墓地,兩被告不可能不知道。“2014年2月,我曾在墓地看到,刻有我名字的墓碑已經被磨平。”

  王女士說,“此塊墓地早就是非法公墓,鎮政府和村委會如果知情,為什麼不制止。”

  由於原告要申請追加開發商為被告,法官決定此案暫時休庭,擇日再審。

  實地探訪

  原告:找不到墓地負責人才告鎮政府

  昨天下午,記者前往昌平麻峪村,見到了60歲的原告王女士。她說此事快兩年了,上個月才起訴,是因為怕過了兩年的訴訟時效,如果超過就難以維權了。

  王女士說,事發前她身體一直很好,事件曝光后,當地人議論紛紛,她平靜的生活也受到嚴重的干擾。墓地私自將她和家人的名字分別刻在6個墓碑上,包括她的爺爺、奶奶、父母、丈夫和自己。“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刻在墓碑上,我當時就跌坐在地上了。現在腦子裡還經常閃過這幾塊黑墓碑,精神都抑郁了。”

  王女士說,丈夫2年前因食道癌去世,埋在了江石峪的祖墳裡。由於兩人感情好,她將自己的名字刻在丈夫的墓碑上,但沒描色,打算百年后合葬。“可能是華夏龍苑墓地工作人員私自照著村民的墓碑抄來名字佔碑位,沒注意到我的名字沒描紅,以為我去了,也單獨立了塊碑。”

  王女士說,她曾質問華夏龍苑的管理員,為什麼把活人的名字刻在碑上,他們稱“是重名重姓”。

  不服氣的王女士找相關部門解決問題,“和開發商的臨時代表人吳某達成口頭協議,決定賠償我精神損害金10萬元。但我至今沒聽到一句道歉,也沒拿到一分錢。”

  王女士告訴《法制晚報》記者,“我到現在都找不到墓地承包方的負責人,隻得起訴鎮政府和村委會。我希望法院調查出墓地承包方的法定代表人,如果敗訴,我會上訴。”

  王女士說,她聽說華夏龍苑墓地建“活死人墓”和空墓,是為了應付上面的檢查。“如果民政局的來檢查看到安葬的是當地村民,也就不計較了。”這些墓碑也可以為墓地宣傳打廣告,來買墓地的人看到立碑比較多,也願意出資購買。村裡還有在世村民的名字被刻上墓碑,但都沒有繼續追究。

  村委會工作人員:這個非法公墓已取締

  記者來到麻峪村村民委員會,由於已近下班時間,辦公室裡隻坐著一位工作人員。

  說到“活死人墓”事件,這位不願意透露身份的工作人員表示,“此事已經發生好幾年了,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清楚。但是華夏龍苑這樣的非法公墓已經被取締,民政局對墓地24小時監控,禁止非村民安葬,更不用說買賣了。”

  對於被村民起訴的事,他表示不知情。

  守墓人:墓地可以賣3萬到5萬

  記者隨后來到華夏龍苑墓地,墓地門口豎著一個藍底白字的大牌子,上面寫著四個大字“非法公墓”,落款為“昌平區民政局制,”后面的圍牆上,寫著“華夏龍苑是非法公墓”幾個大字。

  記者以想買墓地為由進入墓地,負責守墓的老人表示,“可以賣,如果需要留個電話,讓公司的人聯系,隻要過來開個票,把錢交上就行。”

  老人稱,墓地佔地千余畝,已立了600多個墓碑。“貴的5萬,便宜的3萬,比旁邊的華夏陵園至少便宜兩萬元。”

  提起“活死人墓”,老人指著第一排左邊第三個墓碑說,“這就是,至今還沒有拆。”記者看到此塊墓碑上刻著一對夫妻的名字,上面寫著劉某甲和劉某乙,女方的名字沒有被涂上顏色。今天開庭前,王女士告訴記者,“這墓碑上的兩個人都是當地村民,都在世。”

  老人說,“這有很多有名無骨灰的空墓,為了應付檢查,寫的都是附近村民的名字。刻印較深的是真墓,涂金粉字的和印痕淺的就是空墓。”

  “這事曝光后,銷售部的辦事室都被砸了。”順著老人手指的方向,記者看到一棟破破爛爛的平房,窗戶玻璃上留下了大大小小數十個破洞。“這之后墓地生意一直都不好,來這裡買墓地的都是外地人,我每天24小時看守,公司很少派人過來。”

  當記者問門口立著“非法公墓”的牌子,買了會不會有隱患時,老人笑道,“墓地弄不走,這裡安葬的人多了,大家都睜一隻閉一隻眼,沒人管。”(唐李?)

(責編:王曉璐、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