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社會>>社會·法治

公安部破獲盜墓大案 追回價值5億文物 抓獲175人

2015年05月27日09:52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公安部破獲盜墓大案 追回價值5億文物 抓獲175人

  紅山文化時期的玉器玉豬龍。警方供圖

  玉豬龍、勾雲形玉佩、馬蹄形玉箍、方形玉璧……涵蓋了新石器時代直至清代的1168件(套)文物,經專家估算,價值逾5億元。遼寧省朝陽市公安局端掉10個盜墓團伙之后,將這些珍貴文物悉數追回。10個盜墓團伙成員中,有被稱為“祖師爺”的姚某,有資深考古人員劉某、監守自盜的遺址搶救性挖掘技工鄧某等4名公職人員,更多的是負責埋頭刨挖的農民……團伙犯罪手段從最開始的看風水星象傳統方式,向智能化方式發展,犯罪足跡遍布7省區10個市。而擁有文物收藏証、經營文物店鋪的出土文物販子,給盜墓團伙“掌眼把脈”坐地收贓,使得盜墓團伙從盜掘地下文物,逐漸形成非法文物交易鏈條。

  昨天,記者從公安部獲悉,朝陽市公安局歷時9個月破獲了這起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的涉文物案。截至昨天,抓獲嫌疑人175人。

  案情

  案發遺址外圍發現探挖痕跡

  遼寧省朝陽市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早在1988年就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中華文明史的重要發祥地之一,它的現世將中華民族的文明史推前了1000多年,被考古界稱為“東方文明的新曙光”。

  去年6月22日,民警巡邏發現牛河梁遺址外圍有探挖痕跡。朝陽市公安局初步斷定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的外圍區域被盜掘后,組織文物保衛分局相關警種等19名骨干民警成立專案組,展開秘密布控偵查。5個月時間裡,專案組民警輾轉調查走訪群眾上萬人,行程10萬多公裡,獲取線索數千條。至此,一個全國最大的盜墓團伙浮出水面。

  “出現探挖痕跡的地方都在遺址的外圍,地處深山老林,平時人跡罕至。”朝陽市公安局文物保衛分局局長王紅岩說,涉文物類犯罪普遍存在無人報案線索難覓、盜墓分子四處流竄難以抓捕、團伙聚散無常等特點,朝陽警方憑借多種高科技手段和技術力量,先期掌握了以嫌疑人姚某、馮某、王某等人為首的9個盜墓團伙共80多人的作案軌跡,摸清了他們盜掘紅山文化遺址、古墓葬、倒賣文物的犯罪脈絡、團伙架構及相關証據。

  經過偵查,警方掌握到,嫌疑人姚某為盜墓團伙核心人物,浸淫於盜墓30多年的姚某,被稱為“祖師爺”、“關外第一高手”,自稱會“看山”以及通過看風水星象來“鎖定”盜墓地點。2009年以前,姚某對赤峰市紅山文化遺址實施了多年盜掘。2009年之后,姚某盤踞在遼寧省朝陽市、河北省及內蒙古相鄰地帶,對古文化遺址、古墓葬進行盜掘。從2012年開始,更是變本加厲實施破壞性的盜掘。

  去年11月底,此案被公安部列為督辦案。

  祖師爺姚某曾帶領團伙盜挖過的半拉山墓葬群目,前正在被搶救性挖掘。京華時報記者錢衛華攝

  警方追繳回的部分文物。警方供圖

  抓捕兩次收網共抓獲百余人

  “姚某行蹤不定,常年不在家,我們分析案情之后,在赤峰部署多組民警進行蹲守。”朝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有組織犯罪案件偵查大隊大隊長張金寶回憶,根據姚某的動態軌跡,警方鎖定了他可能出現的多個區域。2014年12月7日凌晨2點,距離集中抓捕行動還有3小時,姚某現身內蒙古赤峰市某賓館。賓館大門外的車裡,抓捕民警已蹲守多時,他們悄悄將賓館的樓道、門口等出入口全部把守好,隻待收網。凌晨4點,指揮部部署抓捕姚某,民警立即沖向其入住房間,將其控制住,並當場查獲放大鏡等作案工具。

  當天的首次抓捕行動中,朝陽市公安局出動785名民警、78個抓捕組,會同其他省市配合抓捕的警力,在遼寧、內蒙古、黑龍江、河南等7省區10市同步行動,在6小時內抓獲78名嫌疑人,主要嫌疑人全部落網﹔此后的第二次收網行動中,共29人落網。

  從公安部門掌握的情況看,在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涉文物案中,此案抓捕嫌疑人數量全國第一,截至目前,已抓獲175名嫌疑人。另外,追繳的涉案文物總數達1168件(套),包括大量國家一、二、三級珍貴文物。“追繳回來的文物從新石器時代到清代都有,其中尤以玉豬龍、勾雲形玉佩、馬蹄形玉箍等紅山時代的玉器、陶器,遼代的陶瓷器及金元時期的鐵器、金銀器最為珍貴。”國家文物進出境審核遼寧管理處處長張桂蓮表示,很多文物是首次發現,填補了考古發現的空白。

  揭秘

  探測不光看風水還靠高科技

  10個犯罪團伙近200人,分別以姚某、馮某、王某、馬某等人為核心,參與刨挖、放風的基本都是農民。

  “祖師爺”姚某自稱能根據風水星象“看山”,他通過這一方式來鎖定盜掘地點,並先期進行踩點,然后再帶領團伙進行盜掘。然而,姚某的這手“絕招”並不外傳,除了他弟弟跟隨著他學到些“皮毛”、后來“單飛”自己組織團伙實施盜掘外,其余團伙主要還是跟隨姚某通過傳統方式尋找“目標”來盜挖文物。

  此外,盜墓團伙也在不斷地改進著自己的手法。走在“升級”前列的,是以張某為核心的團伙。在到處流竄作案的過程中,張某結識了經營探測儀的黑龍江人李某,兩人一拍即合,開始實施“智能化”盜掘。

  “所謂探測儀,也就是探礦儀器,這些儀器對於盜墓分子來說,攜帶十分方便。”辦案民警告訴記者。

  挖掘挖掘墓葬后會進行回填

  “盜墓作案現場都在人煙稀少的荒郊野外,作案時間都在深夜,這類犯罪很難被人發現,更別提有人報案有線索了。”王紅岩說,除這些使案件具有“隱形”特點外,嫌疑人還通過各種手段來掩飾犯罪痕跡。

  朝陽市東北方向有一個小山包,山下有條小河流經,山上稀稀拉拉長著些荒草,周圍一片荒蕪不見人煙。4月29日下午,記者在山頭看到,大約1000平方米的地方被一圈鐵絲網柵欄圍住,入口處貼著一份公告,寫著“半拉山積石墓地是屬於新石器時期紅山文化一處重要的墓地”。

  記者看到,柵欄內10多名工作人員正在進行搶救性挖掘。在工作人員挖開的10多個洞穴中,最淺的僅挖了十幾厘米就看到了紅山彩陶的痕跡。

  “那3個洞穴,就是姚某曾經帶人盜掘過后留下的。”王紅岩指著中間位置的3個洞穴說,2013年開始,姚某先后帶著4個團伙在這裡盜掘了好幾回,每次盜掘完,他們都回填恢復原狀。

  “從這裡隨處可見的彩陶,可以看出這片墓葬群是典型的新石器時期紅山文化的積石塚群,有極高的考古價值。”王紅岩說,因被盜挖現世后,現在這片墓葬群被稱為“半拉山積石墓地”,距離紅山文化遺址並不遠。

  銷贓常有文物販子坐地收贓

  10個盜墓團伙主要盜掘的是新石器時代的紅山文化文物、遼金時代的錢幣,還有元代到清代的文物。在盜挖文物后,盜墓團伙會將文物出售變現。因此,在盜墓團伙的背后,還有一伙擁有文物收藏証、經營文物店鋪的出土文物販子。

  文物販子李某經營著兩家古玩店,他借著自己“喀左縣文博協會會長”的身份從事非法文物交易,他並不滿足在店裡等著收贓,常常第一時間趕到盜掘現場坐地收贓。李某等文物販子的存在,使得盜墓團伙盜挖到的文物出手速度非常快,文物出手的價格以數十萬元居多,最高的是一個玉豬龍,價格高達320萬元。

  “文物出手的速度不但快,還往往短時間內就被多次轉手。”負責追贓辦案的朝陽市公安局光明分局刑偵大隊民警蔡炳輝告訴記者,比如一個有雙龍圖案的金簪子,就被從阜新賣到了撫順、又從撫順賣到了太原。據蔡炳輝介紹,這個金簪子是國家一級文物,不可能在市場上買到,所以警方斷定是盜挖來的文物,並順著這個金簪子的銷贓軌跡,追回了45件文物。

  盜墓故事

  盜墓“祖師爺”嗜賭如命

  今年53歲的姚某是內蒙古赤峰市人,在家排行老三,中等個兒,平時“話不是很多”,在圈內有“祖師爺”“老古董”“關外第一高手”之稱。姚某從小就聰明,他小時候,父親本來要教他二哥盜墓手藝,可二哥沒學會,他卻學會了。學會后,姚某一干30年。其間,曾被警方刑拘過。

  姚某的盜墓團伙共有28人,和其他團伙有錯綜復雜的關系,追隨他的骨干成員董某是其心腹。作為團伙的“總指揮”,姚某白天獨自踩點,晚間帶領團伙成員實施盜掘。隻要是姚某認准的地兒,他一定要挖到東西才肯罷手。一次沒挖到,下一次再來挖,所以他常常會對同一個地兒多次挖掘,“絕不走空”。盜墓過程中,被他信任的成員可跟隨一起挖掘,不受信任的隻能負責望風、駕車。

  在跟隨他的團伙成員看來,姚某雖有找尋墓葬的獨家本事,但是他是個“沒義氣”的人,在分贓時“不講義氣”,常常分贓不均,這也使得姚某團伙中很多人都離開他單干。“大家一起挖,但挖到快要出東西的時候,姚某就自己一個人動手,所以有沒有挖出東西我們不知道,挖出來了賣了多少錢我們更不知道。”團伙成員供述稱,正因為這個原因,連姚某自己的親弟弟都單干了。

  除了“祖師爺”的名號外,姚某還有個外號叫“老敗家”,這是因為他賭錢輸掉的身家已經上億。姚某的同案犯說,姚某到處賭錢,河北、遼寧等地隻要是賭桌,哪怕是村頭的小賭桌,姚某也不挑,坐下來就賭,輸到分文不剩時,還曾用盜得的文物作抵押脫身。“一手盜墓獲利,一手賭錢輸掉。”辦案民警說,姚某被抓后,警方發現他的賬戶裡沒有錢。此外,姚某有妻有子,家在赤峰市,不過他常年不在家,其兒子也涉案。

  姚某團伙

  姚某團伙專門盜掘紅山文化遺址和古墓葬,從事非法盜掘多年。經警方核實,姚某團伙盜掘紅山文化遺址、古墓葬22起,涉及國家級重點保護文物的古文化遺址1處。警方追繳各類文物263件,其中一級文物64件、二級文物33件、三級文物78件。

  曾被“祖師爺”搶劫玉器

  因為姚某經常分贓不均,其親弟弟姚某某學會了一些手藝后,便離開了姚某,和馮某等人組成了另一個盜墓團伙。該團伙成員固定,實行平均分贓,組織嚴密,反偵查意識較強。作案時,馮某等人以紅山文化遺址資料為參考,選擇作案目標較為准確,盜掘獲取的文物級別價值相對較高,並且有成熟的銷贓網絡,能短期內變現獲利。

  今年38歲的馮某是遼寧凌源人。馮某說,他們這伙人是姚某某組織的,姚某某在學會“看山”(找到盜墓的地方)之后,先后聯系了王某、韓某和他。“姚某某是靈魂,我就是干活的胳膊腿。”馮某說,平時韓某負責開車,其他人則在姚某某的帶領下刨挖,最后再由姚某某負責清理“東西”。

  在馮某的記憶中,第一次盜墓是在2013年夏天。當天晚上8點多,他們幾人開車出門,來到一個海拔大約五六百米的小山下,隨后帶著工具往山上爬。“這個地方是姚某某提前踩好點的”,馮某說,姚某某看了山形、山相,說“那裡有貨”,所以大家定下去那裡挖墓。由於這個墓葬和其他地方不同,到處都是砂石,因此馮某等人隻帶了“鍬”作為挖掘工具。“挖起來很淺,最淺的隻有幾十公分,兩鍬就挖到了。”馮某說。馮某回憶稱,當時挖到一米多深的時候,姚某某下入洞中,將洞裡的東西清理出來,有一個勾雲形玉佩,還有一個馬蹄形玉箍。

  馮某稱,他們一共挖掘了5次,每次都挖到了東西,最多時有七八件,最少時也有兩三件,總共挖到20多件。他們將部分文物到古玩城出手,獲利170萬。隨后,四個人完全平分,一人分了不到37萬。

  此外,馮某還特別提及了一件事,2014年11月16日晚上,他曾被一伙人在家中樓下控制。那伙人將他拉到一偏僻處進行毆打,迫使他交出了存放文物的保險櫃鑰匙,並拿走了其中的8件紅山玉器。事后,馮某得知這伙人是在“祖師爺”姚某的指使下干的。

  馮某團伙

  截至目前,警方已認定該團伙盜掘涉及國家級重點保護文物的古文化遺址2處、古墓葬2處。其中2013年8、10月間,該團伙在遼寧喀左縣盜掘的一件“丫”形玉器,銷贓獲利72萬﹔盜掘的一件方形玉璧,銷贓獲利60萬元。專案組追繳各類文物109件,其中一級文物18件、二級文物6件、三級文物19件。

  相關案情

  4名考古人員涉案

  在被抓獲的嫌疑人中,有4人是考古人員。其中,鄧某是遼寧某考古研究所技工,劉某是赤峰市敖漢旗博物館的業務骨干,是一名資深考古人員。

  2010年9月,鄧某在搶救性挖掘工程現場監守自盜,私藏價值高昂的玉豬龍,藏匿一段時間之后,於2012年初通過早前相識的劉某找到買家張某,以320萬元的價格將玉豬龍售出。鄧某說,在對挖掘到的玉豬龍下手之前,他一直想的是要好好看住工地,但是一念間干了這麼一件后悔不已的事情。劉某則稱,自己平時最痛心的就是珍貴文物流失,結果這次因為自己的行為,讓珍貴文物流失到了私人博物館。

  “我支開別人,留下了玉豬龍”

  京華時報:還記得怎麼挖到玉豬龍的嗎?

  鄧某:2010年9月,在一個被盜遺址那裡,我們進行搶救性挖掘,我在單位主要做田野挖掘的活,所以和幾個民工一共6人一起干活,挖到了玉豬龍、鐲子等一共3件。我以前都是想著要好好看住工地和挖出來的文物,但是那天突然間想到家裡挺困難,想留一個換錢,就支開民工,讓他去運土,我留下了玉豬龍。

  京華時報:為什麼選擇玉豬龍?

  鄧某:我參與過編纂資料,知道這個最值錢。

  京華時報:玉豬龍怎麼賣出去的?

  鄧某:我認識劉某,跟他說有個老頭撿到個東西要賣,給他看了照片但沒給他實物看。他斷定說是真的,就幫我聯系買家,中間還找了別人幫忙,討價還價好幾回,最后定了320萬的賣價。

  京華時報:你給了劉某多少錢?

  鄧某:我不知道劉某拿了多少錢,反正他們幾個人一共拿了100萬,我到手是220萬元。

  京華時報:這些錢你都怎麼花了?

  鄧某:我家裡挺困難的,一直租房住,所以拿了錢就買房子了,給父母也買了一套不大的房子,剩下的錢做理財了。平時根本不敢花這錢,也沒跟老婆提起這筆錢。

  相關鏈接(中國經濟網玉石頻道):http://finance.ce.cn/jade/

(責編:王曉璐、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