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要聞

(尋找山東好人)無私照顧鄰居孤寡老人35年 孝老愛親成家風

解放

2015年03月05日17:16    來源:人民網-山東頻道    手機看新聞

從19歲青春爛漫到54歲鬢生華發,35年來從未放棄,用35年的美好時光扮靚了一位96歲老人的晚年。她就是歷下區泉城路街道辦事處貢院牆根社區居民房澤秋。

從1979年開始,房澤秋把和自己毫無血緣關系、半身不遂的孤寡老人李玉柱接到自己家中,堅持照顧老人到去世。

一句承諾,擔起照顧鄰居的重任

房澤秋告訴記者,她小時候住在濟南市歷下區東花牆子街,有一位鄰居叫李玉柱,是位獨居老人,房澤秋稱呼他為二爺爺。1979年,61歲的李玉柱突發腦血栓住進了醫院。他沒有親屬,醫院就聯系到了房澤秋,以后每周五房澤秋都會去醫院照顧他。每次從醫院要走時,李玉柱老人總是非常無助的望著她說,雲雲,你什麼時候再來啊?(雲是房澤秋的小名)

“那期待的眼神讓我割舍不下。回家后我對母親說,以后二爺爺就是我的親爺爺,我要照顧他一輩子。”房澤秋動情的回憶當時的情況。李玉柱出院后,房澤秋把二爺爺搬到了家裡,挑起了照顧二爺爺的擔子,這一開始就是35年。

“照顧老人35年,我最感謝的人是我丈夫於海,如果沒有他,我可能堅持不了這麼多年。” 房澤秋感慨的說。

房澤秋和於海的戀愛關系是在照顧老人時定下來的。當時, 於海是房澤秋的同事,常常去看望老人, 理發、刮胡子、端尿、擦身子,力氣活都是他干。“他不但很支持我,還像對自己家老人一樣對二爺爺,我覺得這人值得托付。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我們最后走到了一起。”

從那以后,不管搬到哪裡,房澤秋一家都一直帶著二爺爺。最初一家人擠在27平方米房子裡,房澤秋說,“我們兩口子在臥室,兒子於霄寧住在門廳,老人住在廚房裡。冬天沒有暖氣,爐子在廚房,老人暖和些,房子雖小但非常溫馨。”

房澤秋夫妻二人用愛給了老人一個有兒有女晚年,也給自己留下了許多回憶。

1998年4月,二爺爺不小心摔倒骨折住院,非常危險,為了照顧老人房澤秋辭去了下崗后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工作。同年10月,老人大面積心梗,再次住進了醫院,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房澤秋問醫生還有辦法嗎?醫生說有一種自費進口針劑,600元一針,打上或許還有希望。那時候房澤秋家裡每月隻有一二百元的收入,和丈夫商量后,還是決定用這種藥,連續打了三針,把老人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二爺爺骨折后一直沒有完全恢復,偏癱臥床不能動,一晚上我們要起來五六次給他翻身倒尿,沒睡過一個囫圇覺。這麼多年來老人身上沒有長過痱子、沒有生過一個褥瘡,這也是我最大的欣慰。”

當別人知道房澤秋照顧的是孤寡老人時,都納悶老人是不是有大筆遺產,其實二爺爺退休時工資隻有50元,直到去世前也不過2000元。

35年來,房澤秋先后被評為全國孝親敬老之星、山東省十大孝星。2013年,當選“山東好人”,2014年,被推選為全國“最美家庭”。

延續承諾,孝老愛親成家風

30多年來,為了照顧二爺爺,房澤秋夫妻從沒有出去旅行過,丈夫總是說咱們年輕,以后有的是時間。2011年兒子結婚后,房澤秋商量讓小兩口照顧一下老人,他倆到海邊去玩玩。可是老天捉弄人,就在房澤秋期待著和丈夫一起出去旅游的時候,丈夫於海因積勞成疾倒在工作崗位上。“這對我來說猶如晴天霹靂。”房澤秋痛苦的回憶。

丈夫去世后,很多親朋好友都勸房澤秋,就剩你一個人了,自己都照顧不了自己,還是把老人送進養老院吧。兒子於霄寧聽了后說:“我爸和我媽這麼多年都過來了,我不能讓這個家散了。”於是兒子於霄寧又接過了照顧老人的接力棒。

為了照顧老人,於霄寧選擇了一份可以在家做的兼職工作。為老爺爺洗澡、剃頭,背老爺爺去醫院換尿管。有時二爺爺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著總叫人,於霄寧就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陪著他。兒媳婦王娜也總是幫著給老人理發,給老人撓痒痒,把最近的新鮮事寫到小黑板上讓老爺爺看。就連房澤秋一歲的孫子也知道疼老爺爺。有時候看見電視上的牛奶廣告,小孫子就指著爺爺叫,意思是給老爺爺拿牛奶。

兒子於霄寧說,我爸爸說給老爺爺養老送終,我會幫爸爸完成他的遺願,照顧老爺爺到最后一刻。

“孩子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我非常欣慰。我家的孝老愛親家風已從我傳到了兒子、兒媳,現在又傳到了孫子身上。” 房澤秋激動的說。

完成承諾,只是平常人做了一件平常事

二爺爺生前特別不喜歡去醫院,怕去了醫院就回不來了。2014年12月23日,李玉柱老人因發燒在家打吊瓶,當時老人的喘氣聲一直很粗,顯得有些費力。到了晚上李玉柱開始有些不對勁了,半夜12點的時候,突然開始一個人說起話來。

房澤秋回憶說,平時二爺爺說話很不流暢,那天二爺爺卻說的很利索,把家裡所有人都念叨了一個遍。雖然那天晚上隻有我一個人在床邊,但老人的話語間就像所有人都在,他回憶到過去5塊錢買洋灰,說到我去世的丈夫於海,還叫著我的小名說:“親愛的雲,謝謝你,多虧了你。”聽到這裡,自認為堅強的我已泣不成聲。老人從來沒有用過“親愛的”這個詞,可能那句道謝,是老人已預感到日子不多了,這是跟我做最后的道別。

(責編:劉穎婕、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