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

林彪出逃當天“四大金剛”都在干些什麼?

2015年02月22日10:37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手機看新聞

看看微博 對於“這一夜”,黃吳李邱四大將中隻有邱會作最“干淨”,另外三位多多少少都有些瓜葛,唯獨邱會作對“這一夜”一無所知。 1980年審理“兩案”,老戰友萬毅探監時對邱會作說,你沒什麼事,宣判完你就會出去了。邱會作相信了,連律師也沒請。

康廷梓現場目擊:“三叉戟”強行起飛

康廷梓是林彪座機三叉戟256號第二副駕駛,時任空軍34師100團三大隊二中隊隊長。1971年9月12日晚,林立果乘256號去北戴河時,康廷梓隨機組一起抵達山海關機場。9月13日凌晨,機組9人隻有4人登機,康廷梓和另外4人沒有來得及上飛機。以下是他的回憶:

1971年9月13日零時30分左右,?、?、?,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我驚醒,聽到門外有人急呼“首長到機場了,快起床”……我顧不得系鞋帶,也沒有扣好衣扣,提上提包就沖出屋子。黑暗中,借著微弱的燈光,我看到第一副駕駛陳聯柄和通信員陳鬆鶴已經跑在我的前面。我繼續向東跑,當視線從右前方能看到停機坪時,256號隨著一聲增大的發動機轟鳴,突然向前滑了出去。

機場的保障人員及已跑到停機坪的機組人員,不約而同地望著離去的飛機,緊張得說不出一句話來。正在此刻,我發現一隊人馬佔據了停機坪。一輛卡車滿載著全副武裝的戰士,在停機坪的中央停住。與此同時一輛吉普車在離我幾米遠的地方,嘎一聲剎住,從車上動作敏捷地跳下一位四十開外的陸軍軍官。他看我上身穿著夏季飛行服,認定我是機組人員,就左手拉著我的右臂,右手拿著手槍指點著遠處滑行的飛機,操著一口山東腔,非常著急地對我說:“你、你……快把飛機給攔住!”在當時的緊張局面下,我赤手空拳站在那裡,怎麼能把飛機攔住?我趕緊追問誰在飛機上,“這架飛機不能起飛!把它攔住!”他答非所問。

我看到停在那裡的吉普車,急中生智,用手指著那輛車反過來“命令”那位軍官:“快!快把汽車開到跑道上對正飛機,堵住它,就不敢起飛了!”

當那位軍官按我說的登上吉普車時,飛機已經滑入跑道的東頭,機頭已經調轉過來對正了起飛方向。飛機開始增速滑跑,幾十秒鐘之后,消失在機場西南方。和我一樣呆站在那裡的領航員,習慣地低頭看了一下手表,當時的時間是9月13日零時32分。

……在調度員呼叫的同時,雷達標圖員頭戴耳機,在一張較大的地圖板上埋頭標著飛機的航跡。我和調度室主任不約而同地集中在標圖員的筆尖,看他筆尖一點一點地移動,紅顏色的筆在地圖上畫出一條弧形的軌跡……這條弧線從山海關機場起飛時的244度,緩慢轉向正西,即270度。這時,我馬上想到可能是飛回北京了,因為從山海關到北京基本上是朝正西飛行。然而,飛機的航跡在270度的位置上並沒有穩住,而是繼續增大,直到約300度(中蒙邊境二連方向)中斷。

這條航跡與正常飛行的航跡相差甚大。正常情況下,飛機起飛后,飛行員果斷壓坡度轉彎,使飛機迅速進入預定的航向上……第一轉彎本應是折線,但卻形成了一個過程較長的弧線,究竟什麼原因?因為誰也不知道起飛后駕駛艙裡發生的事情,所以這是一個解不開的謎。可以做兩種分析:其一,有意向前向西飛一段時間,迷惑地面……其二,潘景寅起飛前隻知道飛往廣州的航線,而不知道飛往外蒙……

1971年9月13日2時25分,256號三叉戟在蒙古溫都爾汗地區墜毀。

上一頁
(責編:張琳、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