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社會>>社會·法治

上海“體育公園”變身高爾夫球場

“整改”之下球場繼續建配套酒店會員費逾140萬元

2015年02月16日07:45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上海“體育公園”變身高爾夫球場

  ▲東庄海岸高爾夫俱樂部入口。

  新華社發

  近日,記者在滬郊東庄海岸高爾夫俱樂部採訪了解到,這裡入會費達146萬多元,佔地達2700畝,審批卻以“體育公園”的名義打擦邊球。

  一方面是國家發改委、國土資源部等11個部委聯合發文整治清理高爾夫球場,而另一方面,違規高爾夫球場仍在大開營業之門。

  1高爾夫球場違規經營

  東庄海岸高爾夫俱樂部位於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北側,毗鄰上海浦東機場自貿區,距離在建的迪士尼度假區約20公裡,一旁即是磁懸浮和地鐵線2號線路。在用地緊張的上海,該球場佔地竟達到2700畝,擁有36洞標准場地,並承辦多次賽事。

  記者看到,球場除草坪之外

  還有小橋流水、林蔭大道,光是球場中央的人工湖就有3個以上,猶如一個放大版的私家花園。每位會員打球時,身邊有球童、教練和開電瓶車的工作人員陪同。

  然而,這麼一家公開且奢華的球場,實際上卻並不具備經營高爾夫球項目的資質。根據上海市工商局的登記資料,球場經營方東庄海岸(上海)體育發展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8500萬元,經營范圍包括體育運動項目的策劃與經營、體育賽事的策劃、綠化工程等。

  記者從上海市工商局了解到,經過正規注冊的高爾夫球場必須寫明“高爾夫球項目”,否則就涉嫌超范圍經營。

  2國企高管和官員出沒消費

  據了解,該球場實行會員制。一位姓汪的經理介紹,入會費單人為146萬多元,雙人為298萬元。不過,上百萬元的會員費買的只是入場券,每位會員每次可攜帶3位嘉賓,會員與嘉賓的消費要另外支出。

  奢華的球場誰在消費?記者周末採訪發現,即便是天氣寒冷的臘月,前來打球的人仍超過20位,停車場一度緊張,多輛豪車隻能路邊停靠。工作人員介紹,他們多是私營企業主,當然也有個別國有企業高管和政府官員以企業嘉賓的身份受邀前來。

  汪經理說,球場身處機場附近有很多地理優勢,不少會員都是直接從機場接“各地朋友”過來消費,球場也會保護好嘉賓的隱私。隻要提前打好招呼,工作人員將隻會登記姓氏,不會索要更多信息。“如果讓某些國企高管、相關負責人跟老板打聲招呼,會員費還能打折。”

  3審批曾冒名“體育公園”

  那麼,東庄海岸究竟是一家怎樣的企業?究竟何以有這樣的膽量“違規經營”?記者調查發現,東庄海岸的法定代表人羅錦潮是高爾夫球界的“風雲人物”。他不僅與違規用地被查的北京清河灣高爾夫俱樂部“息息相關”,2007年他還在北京成立北京奧園體育俱樂部有限公司。而奧園高爾夫俱樂部2011年曾被媒體曝光:“奧園工作人員透露,這一高爾夫球場是在發改委以綠化用地、體育項目名義通過審批的,營業執照上登記的是‘體育俱樂部’,建設用地是向附近村裡租賃的,租期50年。”

  早在2004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於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的通知》,要求暫停新的高爾夫球場建設並清理已建、在建的高爾夫球場項目。這是我國首次對高爾夫球場建設下達“禁令”,至今都未鬆動。2006年起至今,國家將高爾夫球場納入《禁止用地目錄》。而上海更是從1999年起就不再審批高爾夫等建設用地項目。

  據了解,東庄海岸高爾夫俱樂部一期工程於2009年11月正式開工,2010年10月試營業,經營公司成立於2011年,均在這禁令后。那麼,該球場又是如何建設起來的?

  汪經理稱,公司當初跟國土部門申報建設用地項目時用的是“體育公園”的名義,打的是“擦邊球”。俱樂部官網一篇建設回顧文章也寫道:“根據當時市政建設規劃,這塊土地要被建成一個體育休閑綠地。作為2010年上海世博會城市環境優化配套工程中的一項,東庄海岸俱樂部一期工程在這一年(2009年)11月正式開工。”

  4公園實建成“高爾夫球場”

  記者從球場所在的浦東新區規劃和土地管理局了解到,該地塊屬於上海機場集團,被租賃給了東庄海岸公司。項目則屬於“市批項目”,區規土局沒有任何交接和備案的資料。

  記者就此事採訪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相關負責人拒絕出示批復件。根據規定,此類建設用地的批復要在官網上公開。但是,記者登錄其官網,卻沒有看到相關批復件。該局一位魏姓負責人告訴記者,國家多部委清理高爾夫球場有四類要求,分別是取締、退出、撤銷、整改,東庄海岸球場屬於“整改范圍”。

  據了解,2014年7月1日,國家發改委、國土資源部等中央11個部委聯合下發《關於落實高爾夫球場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記者了解到,四類要求是針對不同性質的違規球場,其中“整改”針對的是經過政府審批但違規運營的球場。

  在球場北側,記者看到一個已衰敗不堪的體育休閑公園,園外唯一的道路被路障隔開,園門口飼養著駱駝,園內養著鹿和羊。一位飼養員告訴記者,這邊平日不對外開放,動物則是高爾夫球場老板養了食用和觀賞的。

  記者發現,這個不對外開放的所謂公園除了承擔著審批之名外,還是東庄海岸高爾夫球場的備用建設用地。園內同樣建有高爾夫場地,但無其他體育設施。此外,公園深處還有一在建工地,為高爾夫球場的配套酒店,結構已接近完工。

  5多地“曲線審批”突破禁令

  國家近10年來多次出台整治高爾夫球場的禁令:2004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於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的通知》,暫停高爾夫球場的開發建設﹔2011年,國家發改委、國土資源部等11部委聯合印發了《關於開展全國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在規范高爾夫球場建設的意見出台前,各地一律不得擅自批准和開工建設高爾夫球場項目﹔2014年7月又再次發文。

  然而,明令之下,高爾夫球場的建設仍屢禁不止。據不完全統計,2004年中央發文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時,全國的高爾夫球場數量不到200家。經過10年,這個數字已經超過600家。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其中大部分球場在土地項目申報時往往並不打高爾夫球場的名義。“曲線審批”主要有以下三類典型方式:

  ——借口舉辦重大賽事。如廣州九龍湖高爾夫球會下的國王球場。該球場作為亞運會高爾夫比賽備用場地和媒體中心於2008年開工,2011年7月,國王球場開始試營業。記者獲悉,去年底,該球場已停止營業。

  ——借口建度假村。如湖北咸寧旅游新城高爾夫球場。記者去年底獲悉,該球場已改為網球場對外營業。

  ——借口建綠地公園。如上海南公館高爾夫俱樂部,位於上海市東郊,地塊原先的用途是綠地,於去年底被相關部門取締。

  然而,耍著同樣把戲卻至今相安無事的也不在少數。除了東庄海岸之外,位於吉林長白山旅游度假區的高爾夫球場也未受影響。該球場是當初以冬奧會滑雪項目進行用地審批,然而實施中卻是滑雪、高爾夫兩季輪流經營。

  據調查,中央相關部委兩次發文要求清理整治違規球場,與東庄海岸高爾夫球場性質相同且同在浦東新區的南公館已被取締,但東庄海岸高爾夫球場卻隻在“整改”范圍,“安然”運營至今。不僅如此,“整改”之下,球場繼續大興土木,建設配套酒店,會員費還從2014年的133萬元漲到如今的146萬多元。

  據新華社電

(責編:王曉璐、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