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山東頻道>>文化>>文史

【老照片】原國民黨高級將領 不少進入政協

2015年02月10日05:44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老照片】鄒士方:與原國民黨高級將領的接觸【5】

全國政協直屬委員學習組委員與工作人員合影。(1982年)

  全國政協直屬委員學習組委員與工作人員合影。(1982年)

  本文原載於《老照片》,山東畫報出版社出版

  1982年2月至1983年3月我在全國政協學習委員會辦公室工作。當時全國政協有個委員直屬學習組,這個辦公室有一件日常工作,就是聯系、安排這個直屬學習組的學習活動。由於工作關系我認識了不少屬於這個學習組的知名人士。

  當時全國政協直屬委員學習組成員和全國政協學習委員會辦公室的工作人員拍了一張合影,十分珍貴(圖1)。照片前排右起:國民黨將軍黃維,國民黨長春市市長趙君邁,“宣統”的弟弟溥杰,李宗仁秘書程思遠,儒學大師梁漱溟,茅盾早年戀人秦德君,錦江飯店老板董竹君,東北軍將領、雙目失明的何柱國,何柱國夫人﹔后排右起:全國政協學習委員會辦公室工作人員,起義歸來的台灣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商務專員宋偉斌,鄒士方,全國政協學習委員會辦公室工作人員沈曉昭,老報人張西洛,國民黨軍統將軍馬壁,國民黨天津市市長杜建時,國民黨新疆警備總司令部少將交通處長劉亞哲,楊虎城秘書米暫沉,國民黨軍統少將沈醉,全國政協學習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朱真,全國政協學習委員會辦公室工作人員汪東林。

  為程思遠拍照

  程思遠先生,高高的個子,頎長的身材,筆挺的西裝,濃重的廣西口音,說話時嗓子很尖,頻率很快,紳士風度,待人熱情。我們政協工作人員都尊敬地稱他“程公”。

  程公1937年獲羅馬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1926年參加國民革命軍,曾先后擔任李宗仁和白崇禧的秘書。1965年隨李宗仁回北京定居。回國后,任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1978年至1986年任全國政協副秘書長。1988年任第七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后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一次政協會上,他與全國政協副主席蕭華交談,我拍了這張照片,兩位表情自然親切(圖2)。

  1985年,北京電影制片廠和廣西電影制片廠拍攝電影《血戰台兒庄》。作為台兒庄戰役的參加者,程公向編導詳細介紹了台兒庄之戰的歷史背景和實際情況,同時提供了手頭保存的關於那次戰役的歷史圖片。1987年《血戰台兒庄》樣片剛拍出來,就有人說這是一部美化國民黨、蔣介石的片子,不能公演﹔有人說,描寫國民黨抗戰可以,但不能過分,這部電影過了,不做大手術不能公演。程公應邀與中央領導及有關部門同志一起審查此片。影片放映后,宣傳部門和統戰部門的意見不一致,中央領導回頭問程公:您是那段歷史的親身經歷者之一,是不是符合歷史真實,您可以發表自己的看法。程公扼要地敘述台兒庄之戰的歷史背景和真實情況。他十分肯定地說:“我認為《血戰台兒庄》這部影片拍得成功,十分真實、感人。我還相信,這部影片不僅會在國內受到觀眾的歡迎,而且很可能在海外打響。我預祝《血戰台兒庄》獲得成功。”《血戰台兒庄》就這樣被審查通過了,並成為1987年國內公映上座率最高的影片之一,在海外也受好評,不久台灣即從大陸購買了此片的播映權。

  在《血戰台兒庄》拍攝之前,1985年文化部電影局曾在京舉辦了一次劇本討論會,請參加過台兒庄戰役的國民黨將領提意見,程公應邀參加。那時我的一位親戚任電影局研究室主任,她邀我參加這次活動,並予以報道。當時我拍了一些照片,現發表兩張:一張是程思遠和全國政協委員廖運周在討論會上(圖3)。一張是廖運周、文化部電影局局長石方禹、電影《血戰台兒庄》導演楊光遠討論會后在一起交談(圖4)。

  為鄭洞國和黃維拍照

  1984年10月28日在北京舉行的“梅蘭芳誕生九十周年紀念演出”上,美籍華人賈麗妮女士與袁世海同台演出《霸王別姬》,她那俊美的扮相和精湛的演技,贏得台下一片喝彩。演出結束后,鄭洞國和黃維走上台去,向她祝賀演出成功。她親切地叫他們“鄭伯伯”、“黃伯伯”。當時我拍了一張照片,與穿戲裝的賈麗妮握手的是鄭洞國(圖5)。紐約京劇票友賈麗妮女士乃將門之后,父親賈泊濤是黃埔一期的畢業生,歷任國民黨軍界要職。鄭洞國、黃維是賈泊濤的老友,故賈麗妮稱他們為伯伯。

  黃維,黃埔一期畢業。1933年至1936年,任國民黨第十八軍第十一師師長,1937年任六十七師師長並參加反抗日寇的戰斗。1938年后,任第十八軍軍長、第五十四軍軍長、昆明防守司令。抗戰后任第十二兵團司令,建國后任全國政協常委。

  黃維不苟言笑,一副軍人做派。1980年代,黃維熱衷於一種類似永動機的發明,逢人必講,逢會必講,陷入一種痴迷狀態。許多人都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事,我也同他講過,他就是不信。我曾拍過一張黃維與沈醉、溥杰、劉亞哲的合影(圖6)。劉亞哲1946年6月曾奉張治中將軍之命,護送楊之華等被關押幾年的一百多名中共黨員回到延安。

  與宋希濂的兩次接觸

  1983年5月下旬,全國政協常委、原國民黨將軍宋希濂從美國回北京參加全國政協大會,下榻於二炮招待所。一天上午,我隨《人民政協報》記者汪東林訪見他。(圖7)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宋先生,雖然我對他聞名已久。汪東林將我介紹給宋先生。初次見面,我覺得宋先生不像一介武夫、一名將軍,倒像一位儒雅的學者,不溫不火,彬彬有禮,平易自然,給人一種絢爛之極歸於平淡的感覺。

  宋先生當時曾在給老伴易吟先的信中詳細敘述了那天上午的情況,現摘錄於下:

  我回國僅五天,一直住在賓館裡,什麼地方也沒有去,連我們在東城前廠胡同的家都沒有顧得上去看看。但是,從我下飛機開始,政協、統戰部的同志,各方面的負責人,親朋故舊,不斷來看望我,新聞記者更是接踵而來。盡管我感到有點累(僅僅是累,並沒有病),但這一切使我感到,一踏上祖國的土地,友情的熱流就扑面而來,而且一天比一天強烈。這是我們遠居在美國所沒有的,使我感到一種在美國人與人之間所不具備的溫暖、親切、甜美,這裡畢竟是我們的祖國,我們的根呵!

  ……我在吃早飯時候,新華社的兩位記者就在房間裡等我了。早飯后開始談話,剛半個小時,方靖拄著拐杖推門進來了。……正說著,全國政協副秘書長楊拯民又來看我了。……他親切地詢問我回國幾天來住宿、飲食情況,還問候你,歡迎你下次一塊回來,以便旅途有個照顧,再說你也可以看看幾年來祖國的變化嘛。談興正濃,全國政協的汪東林來了。……也就半個小時吧,郭汝瑰又推門進來了。郭是原國民黨第二十二兵團司令兼七十二軍軍長,在我被俘前不久在四川率部起義,解放后一直在南京軍事學院任教。過去每年在北京開政協會,我和他都要相約長談,已經三年不見,他不約就來了。郭一進門就坐下,汪隻得把幾章稿子留下。郭也從軍隊退下來,近幾年集中力量編寫一部軍事史巨著,他寒暄幾句,便問:“老宋,我編書遇到一個問題,在遼沈戰役臨近結束時,蔣介石去東北親自指揮,是一次還是兩次?現在兩種說法都有,不知閣下有何高見?”我答復說:“蔣介石去了兩次,但第二次因情況緊急,他只是坐在飛機上轉,沒有著陸,是空中督戰,這算不算一次?”郭拍著大腿說:“好極了!你是獨家之說,很可能事實如此!”話匣子剛打開,《光明日報》的兩名記者破門而入。郭汝瑰坐著不動,拿眼光暗示我,我隻得告訴記者,請他們改日再來。郭一直坐到十一點因另有約會,才起身告辭……

  當時我為宋希濂與郭汝瑰二人拍了照片(圖8)。

  第二年6月,黃埔軍校建校六十周年紀念活動在北京舉行,宋希濂作為黃埔一期畢業生,應邀出席一系列活動,並在黃埔軍校同學會成立會上被推選為副會長。

  也就在那次活動中,宋先生受到中央領導的接見和宴請。中央軍委副主席楊尚昆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宋先生時,我隨同汪東林採訪,拍了這張照片(圖9)。

  宋希濂是著名的抗日將領,1943年曾率部參加中國遠征軍對日作戰。

  宋希濂還有一件出名的事,就是親自指揮執行瞿秋白的死刑。

  宋希濂早年隨陳賡投考黃埔軍校,陳賡還是他加入共產黨的介紹人。蔣介石槍殺中共早期領導人瞿秋白的密令,正是由早期參加過中共的宋希濂執行,而最后洗脫瞿秋白叛徒之名的決定性材料,恰又是宋的書面証詞。

  沈醉會見“華子良”及兩個沈醉合影

  1984年10月19日晚,全國政協委員、原國民黨軍統局少將沈醉,在北京全國政協禮堂會見貴州省政協副主席韓子棟,並設晚宴招待。沈醉特請了他的好友歌唱家郭蘭英和女子跳高世界冠軍鄭鳳榮等作陪。筆者應他個人之邀也出席了這次會見,並為他們攝影留念。那天天還沒黑,沈醉就站在政協禮堂南門外台階上迎候,韓子棟剛從小車上走下,沈醉熱情地迎上去握手問候,並用雙手攙扶著韓子棟步上台階。

  沈醉是小說《紅岩》中國民黨特務頭子嚴醉和沈養齋的原型,韓子棟則是小說《紅岩》中裝瘋的共產黨人“華子良”的原型。韓子棟曾打入國民黨特務組織復興社,1934年在北平被捕,在鐵窗中度過多年。

  我用閃光燈拍了幾幅照片,這裡發表的是其中的一幅:沈醉攙扶韓子棟走上政協禮堂台階(圖10)。

  1985年1月,由香港新昆侖影業有限公司和中國電視劇國際合作公司聯合攝制的反映末代皇帝溥儀的電影《火龍》(李翰祥導演)在北京全國政協禮堂拍攝。那天全國政協委員沈醉到政協禮堂開會,我告訴他,《火龍》劇組有一位北京人藝演員在影片中扮演他。沈醉聽后很感興趣,在我的建議下,沈醉與扮演沈醉的演員見面握手,我拍下了這張合影(圖11)。

  那天,沈醉、這位人藝演員還與《火龍》主演梁家輝、潘虹、我一起合影(圖12)。

  李翰祥、那位人藝演員還到沈醉家做客,我為他們拍了一張合影(圖13)。背景牆上中間是著名作家管樺繪贈沈醉的墨竹,左邊是大詩人臧克家的題詩,右邊是沈醉與溥杰的唱合詩。我還為沈醉拍了一張單人照(圖14)。背景牆上中間是他自己的書法,左邊是李一氓的題詩,右邊是詩壇泰斗艾青書贈他的格言。

  沈醉總是談笑風生,他知識面很豐富,看上去像一位學者或一位儒商。他特別喜歡與文體界的政協委員交往,真看不出他曾是一個雙手“沾滿共產黨人鮮血的”國民黨特務頭子。

  蔣經國的好友賈亦斌

  賈亦斌,湖北陽新人,陸軍大學第七期畢業,1931年加入中國國民黨。抗日戰爭爆發后,歷任少校營長、中校參謀主任、上校參謀長、上校團長。參加過淞滬會戰、武漢會戰、徐州會戰、鄂西會戰及第三次長沙會戰。1940年1月任湖北省軍管區編練處上校科長,代理處長職務。8月,調成都中央軍官學校任上校戰術教官兼區隊長,1941年7月任第七十三軍七十七師少將參謀長。1943年初,任軍委會少將參議。1946年4月任青年軍復員管理處少將組長,與處長蔣經國結識。

  1947年4月,賈亦斌任國防部預備干部局副局長。1948年3月,蔣經國請辭干部局局長職務,保薦賈代理局長,后因“揚子公司案”同蔣經國發生嚴重分歧。12月初,與段伯宇等密謀決定擇機舉行反蔣武裝起義。1949年4月7日,為策應解放軍南渡長江,在嘉興率部起義,26日抵達南京,被批准為中共黨員。

  解放后,賈亦斌歷任上海市公安局社會處干訓班副主任,第九兵團聯絡部台訓團團長,上海食品出口分公司經理,民革上海市副主任委員,民革中央副主席、名譽主席,是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八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著有《半生風雨錄》一書。

  上世紀80年代,我在全國政協的機關報主編副刊,時任民革中央副主席的賈亦斌先生時常投一些舊體詩詞的稿件,經我手見報,因此比較熟悉。賈先生很和氣,總是面含微笑。我在一次座談會上為他拍過一張照片(圖15)。

下一頁
(責編:劉穎婕、胡洪林)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