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基層治理嘗試“大數據”新手段

2014年10月31日08:59    來源:人民網-法治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編者按:

  第一次專門研究法治建設的中央全會,第一個關於加強法治建設的專門決定,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召開,在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征程上樹起一座新的裡程碑。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面對的改革發展穩定任務之重前所未有,矛盾風險挑戰之多前所未有,人民群眾對法治的期待和要求之高前所未有。

  人民網記者近期走訪了上海、廣東、四川、浙江、湖南幾個省市,從立法監督、行政執法、司法改革等幾個方面多個角度進一步了解各地依法治國實踐的情況,發現各地創新經驗,探討依法治國在地方實踐中需要攻克的難關。

  第一篇:基層治理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推進多層次多領域依法治理,堅持系統治理、依法治理、綜合治理、源頭治理,深化基層組織和部門、行業依法治理,支持各類社會主體自我約束、自我管理,發揮市民公約、鄉規民約、行業規章、團體章程等社會規范在社會治理中的積極作用。

  人民網記者近期採訪了部分地區基層社區管理情況,發現他們在基層社區管理與服務中不斷尋求進步,特別是在借助信息化方面進行了有益的嘗試。

  上海黃浦區南京東路街道社區事務受理服務中心

  上海黃浦區南京東路社區服務:讓居民不吃閉門羹

  去所在地的行政服務大廳辦過事的人,多少都見過這樣的景象:一號窗口標著身份証件辦理,二號窗口標著就業登記,三號窗口標著生育服務,依此類推﹔一號窗口前已經人滿為患,看起來直到下班都辦不完,二號窗口前卻門可羅雀,但倘若你要到它跟前去,縮短排隊時間——對不起,該窗口不受理此業務。

  對比銀行、購物收銀、私立醫院等非政府性機構方便、快捷、科學合理的服務,行政窗口服務的官僚習氣長期受人詬病。但簡簡單單“官僚習氣”四個字,並不能真正回答“為什麼合並一下窗口功能這麼簡單的事就是辦不到”的問題。

  位於全上海最繁華、最核心區域服務的黃浦區南京東路社區事務服務中心,至少在表面上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社區居民不管為什麼事由前來,去到哪個窗口,都不會吃閉門羹。但南京東路街道黨工委書記余海虹很清楚,問題並沒有在根本上解決,南京東路街道已在考慮開發一項信息化新功能,讓辦事居民在線登錄后,能夠直接看見自己的流程走到哪兒了,經過了哪幾步,接下來還需要幾天,就像憑快遞單號查包裹一樣方便。

  她認為,動態流程追蹤的優點在於實現動態監控——居民能看到流程在誰手裡,經過了多少天,哪個環節超時自動“亮紅燈”,能有效防止辦事人員拖延、推諉現象。南京東路街道辦事處副主任沙堯杰告訴她,難度不小。社區服務中心目前有71個服務項目,涉及民政、醫保、人社、公安、計生等多個上級主管部門,各自的管理系統彼此封閉,與社區終端均是單線聯系,信息開放度很低。要實現全流程透明化追蹤,至少好幾個部門的系統目前還是不允許的。

  這種上下單線式管理體制,俗稱“條”﹔而以社區服務大廳為代表的屬地集中管理服務方式,俗稱“塊”。阻礙許多地方合並窗口功能的,讓社區“整合服務”的想法難以變成現實的,都是“條”與“塊”之間的矛盾。

  余海虹告訴記者,南京東路社區服務中心雖然打通了窗口服務以實現綜合受理,但后台系統中的“條”仍然是分開的。除了前述服務上的困難,“條塊矛盾”一個最明顯的表現就在數據共享上。

  “平常我們做的很多工作效率是比較低下的,就是重復輸入。”沙主任解釋,各個條線之間不通,一方面是因為各自數據用途不同,“民政部門有民政部門的要求,人社部門有人社部門的要求”,甚至各級政府內部科室的要求也不一致﹔另一方面是出於信息安全性的考慮。但著落到基層,就轉化成為工作人員手工錄入和整理的工作量。

  對這一問題,各地解決的途徑不一,編制的時間表也不一樣。對南京東路街道來說,今年的工作重點是更新2013年編制的“權力清單”和工作優化流程圖,下一步就是實現包括居委會工作在內的全面信息化。即便條塊矛盾在短期內不能解決,他們也希望以終端信息化來盡量優化行政辦事的效率。

  而對於全流程追蹤的點子,南京東路街道也已經想好了解決方法。“我們至少可以做到讓老百姓知道,在我們自己這個層面能夠辦掉的事情,我們已經打通了。涉及上級單線主管部門要審批的,我們在流程裡注明,備注參考時間,這樣居民就知道了,他的申請現在在區裡批,大概要六到十天。”余海虹說。

  湖南人口網格化管理監管平台

  湖南益陽:488多萬人信息入庫 共享管理

  如果有自稱網格員的人到你家裡採集、核對你的個人信息,你會怎麼做?家住“魚米之鄉”湖南益陽的朋友可能不會陌生這樣的事情。目前,已有488多萬益陽人的信息被採集錄入到全員人口信息庫。益陽市計生委主任郭臘雲告訴記者,如果以前有居民求幫助“無門”,那麼現在應該多少可以鬆一口氣了,因為有網格員會主動上門了解你的需求。

  網格員是干什麼的?相信不了解的人會不禁疑問。網格員是上門採集並錄入信息,服務社區居民,通過定時巡查對網格實行“精細化管理,貼心式服務”的人。為此,益陽市縣鄉三級投入了2100多萬元,給2034個村和59個社區的所有網格員配發了直報終端,解決了基本待遇。

  這麼大的人力、物力、財力投入可不是隻為一個部門工作,與以前各部門各搞一套數據系統不同,今年,益陽市計生部門與公安、國土、民政等部門合作,將信息資源整合,構建部門共建共享新模式,建立了全市人口網格化服務管理數據系統。郭臘雲認為,這不僅是管理的需要,也是服務群眾的需要。

  張某和李某今日領証后,當天碰到網格員上門採集核對信息,系統會對採集錄入的信息實時更新,各個部門都將獲得兩位已婚的信息。第二天零時后,系統自動匯總、分析各種數據。各部門對於居民個人信息如何保密,也需要解決之法。如何評價哪個網格員工作做的好?郭臘雲告訴記者,市縣鄉都定了信息保密制度,實行實名認証,嚴格按程序規范、依法使用信息,各鄉鎮都制定了網格員考核辦法,事實數據監控和數據核查,信息採集更新錄入都與績效挂鉤,納入年度考核。

  不僅如此,在考核方面,益陽市對網格服務工作還開展公眾評價,將公眾對人口計生網格化服務評價調查直接納入到抽樣調查工作過程中,並系統分析工作中存在的問題,調查結果納入基層年度考核。

  人們常說“寓管理於服務之中”,知易行難,實際工作中處理好兩者關系並非易事。湖南益陽下一步或是在管理的基礎上走出更好的服務基層群眾之路。

  四川一套網格服務閉環流程

  四川“升級版”管理:事件辦不完亮紅牌 領導將被約談

  “有個網格員,採集信息的第一天,居民不信任,說你不要跟我說那麼多,看見外面那個垃圾山了嗎,十幾年了,你有本事把這個山搬掉,我們就信任你,想採集、收集數據都沒問題。網格員很著急,通過信息反映上去,又專門匯報給社區,甚至到城管反映問題。最后,通過監管中心交辦,來了好幾輛大車,拉了好多天,把垃圾山搬掉了。后來,網格員進行採集信息等工作時老百姓都樂意幫他。” 四川省綜治辦副主任崔均向記者講述了這個現代版“愚公移山”的故事。據悉,四川專職網格員是面向社會公開招收,擇優錄用。基層隻需承擔人頭經費、購置手持終端以及支付手持終端每月的使用費。

  “我們一直在想能不能建立起一套機制,來解決老百姓生活中經常發生的問題,有的可能看起來是雞毛蒜皮的事情,但對老百姓來說就是大事。現在十個月的時間,已經50萬件了。”崔均一邊指著電腦上的數據,一邊對記者說。2013年9月,四川整合和協調了各部門資源和功能,建立了資源共享的綜合性信息平台。

  打過客服電話的人應該知道,遇到問題打客服電話,即便不能馬上解決,也能知道該如何解決。相比客服,四川網格員的工作則更復雜。“你好,門前的公廁門壞了,味太大”,“這兒有個吸毒的人拿著刀在街上呢,好危險……”居民有事情打電話找到網格員,網格員根據事件內容轉給相關單位,承接單位在收到交辦事件后30分鐘內要回復並進行安排,辦理過程中對辦理情況應跟蹤督辦。

  交辦事件完不成怎麼辦?記者看到,所有事件都必須限時辦理,不能按時辦結的單位要提前2天申請延期辦理。對快到期卻還沒辦結的,系統亮黃燈。如最終完不成則亮紅牌,紅牌一亮將自動扣被交辦單位的績效分。凡事件辦理亮紅牌的,將由組織、紀檢部門約談主要領導,對直接責任人誡勉談話。對事件辦理不力,引發群體性事件或安全生產事故的單位和個人,追究相關責任。涉及暴力事件,要直接上報監管中心或直接用手機終端撥打電話報警。

  “西昌一個年輕的女網格員,去某出租房登記相關信息時,發現此人拿不出身份証,網格員就拿手機終端在錄入信息時給他照了張相,照片上傳后公安局一看,正是在追逃的嫌犯,便馬上把人抓了。”通過網格員在網格中所採集的人、地、物、事等基礎性數據在一個信息大平台上,資源可以整合,信息可以共享,工作可以聯動。崔均稱,公安等部門可以進入系統查詢數據,隻要各個行政部門需要,都可以提供。

  隱私信息如何保証不泄露?對此,崔均表示當然要按一定的保密規定,比如,特殊人群隻提供給公安,特定疾病信息隻向衛生部門開放。

  “認得了人,進得了門,說得上話,做得成事。”是四川省網格管理員的座右銘。相比其他地區,主動上門求服務,在服務中獲取信息是四川網格化服務管理工作最大的亮點。

  專家: 法治要求以人為本 更好滿足民眾公共服務需求

  針對基層治理情況,參與此次調研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栗燕杰認為,法治不僅要求公權力規范運行,不侵犯民眾合法權益,而且要求以人為本,更好滿足民眾的公共服務需求。隨著網絡的日漸普及,在線辦事成為不少政府機關提升效能的重要措施。以上海黃浦區南京東路社區為代表的一些基層政府、自治組織的做法,正是印証了這一點。

  已經實施多年的網格化管理,往往更多服務於基層社會治安的需要,孤軍奮戰而受到局限。以四川、湖南益陽為代表的新型網格化管理則立足全局,通過部門聯動凸顯服務功能,群眾反映問題廣泛搜集,發現問題確保解決,真正做到了群眾利益無小事,正在從網格化管理向網格化服務、網格化治理邁進。

  基層治理改進的一小步,對於當地民眾、企業而言可謂是一大步。各地在基層治理方面改進的探索,有利於人民群眾生產生活提供優質、高效、便利﹔也有利於倒逼政府職能轉變,打造高效便民的服務政府。

  然而,在提供管理和享受服務的同時,也應注意的是,在不同省市基層管理中,都會搜集到大量企業信息、個人信息,其中一些內容可能涉及到企業商業秘密和個人隱私,在搜集、處理、加工、部門共享中存在著泄露或濫用的風險。對此,既要加強數據安全管理避免發生泄漏,可借鑒域外個人數據保護的比例原則適用,也應注意共享的部門范圍和權限,以充分保護當事人的信息安全。

  網格員作為網格化管理的直接執行者,其觀念與素質關系到網格化管理實施的實效。一方面,在選撥網格員時應注意設置適當的門檻,並將不合格的網格員及時清理出去﹔另一方面,對網格員的培訓、教育也不能放鬆,打造一支真心為民、素質過硬的網格員隊伍。(李楠楠)

  (劉茸、李婧對本文亦有貢獻)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網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網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博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博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信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信
(責編:王曉璐、胡洪林)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關注
  • 百姓生活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 社會法治
  • 圖片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