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書畫作偽常見手法揭秘

2014年06月10日11:21    來源:中國文化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書畫收藏是收藏的重要門類之一,也是市場流通性最好的門類。不過,令愛好書畫的藏家感到頭疼的是,書畫贗品太多,造假手法也堪稱花樣不斷翻新,令人防不勝防。但是,在上海收藏家協會副會長陳克濤看來,臨摹、仿造、補改款等人為造假其實並不難辨認,能夠以假亂真的其實是代筆。

書畫作偽常見十手法

從書畫作為商品進入流通領域以后,書畫的作偽便層出不窮。陳克濤告訴記者,“作偽手段包括:以無款畫或者小名頭的畫作作偽。清后期至今。無款畫很多,一些大名家的學生和門人,往往由於風格接近,或本身就是學生臨摹老師的作品,作偽者往往模仿大名家的題跋、落款,直接仿在無款作品上。小名家的畫則可以通過裁割、接補,再添上大家名款。”

小名頭的畫作“移山頭”也是書畫作偽的主要手段之一。“即在小名頭的山水畫上沿著山頭輪廓線揭開,再沿著山頭接上天空部分,用筆進行局部勾染,再添上大名家的提款,作舊,往往有很大的欺騙性,但這條拼線在強光透照下能顯示出來。”陳克濤告訴記者,這種作偽有經驗的藏家較容易識別。

“將老師的題跋改為提款。”陳克濤表示,這種作偽具有一定的隱蔽性。“有許多小名頭畫作,過去常常請老師題句,老師也常常題寫鼓勵、褒揚、提攜之意的題跋。作偽者常割去幾個字,就完全改變了意思。題跋成為了落款,印章都是原件現成的。”

“夾宣揭層作偽是一種技術性比較強的造假手段。過去的作品有些是畫在夾宣上的,數十年、上百年的畫作,高明的裝裱師將其揭開,一分為二,畫色往往已經滲透到了下層。如果墨色稍淡也可以添色還原,重新裝裱。”陳克濤說,這種作偽對於造假者最有吸引力,一幅畫成為了同樣的兩幅,意味著更大的利潤空間。

據陳克濤介紹,用舊紙或作舊紙直接偽造是比較普遍的作偽現象。“因為以前留存的舊宣紙還比較多,當然價格已經不低了,新宣紙也可以通過染色、煙熏或者日晒雨淋作舊,再以舊墨舊色,依照風格仿造。有的蒙在原作品上摹寫,照葫蘆畫瓢,優點是形真不走樣,缺點是運筆拘謹,不夠靈勁。有些依照原作臨寫,有的干脆‘創作’,憑空臆造。還有利用著錄或原有的文字記錄進行還原創造。再用假畫,拿出記錄文字來論明是真,都有一定的欺騙性。”

在書畫造假方面還有一招,叫“金蟬脫殼”。“利用舊裱頭套仿作,有些重新裝裱換下來的舊裱頭,再按照原畫芯尺寸重新偽作一幅,作舊處理。裝裱后,因舊裱頭是真的,很開門,欺騙性極大。”陳克濤說。收藏書畫十多年的劉先生也認為“金蟬脫殼”造假防不勝防,8年前,他也曾掉進了舊裱頭仿作的陷阱,“有一次去外地出差,閑時逛古玩地攤見到了一幅畫,因為是古法裝裱,我覺得靠譜,所以買了下來,回來以后找了一位專家長眼,對方說老裱頭不假,可裡面的字畫是后人仿的,再作舊了。從那次以后,我對舊裱頭書畫格外小心。”

中國書畫,老仿制品歷來不少,學生臨摹老師的作品,臨摹老師收藏的古畫,而今流入市場,數量較多。“更何況那些當年就有意的仿品,最著名的就是張大千仿石濤、仿徐渭、八大,張大千本身水平極高、功力深厚、研究精到。他的仿品,一般藏家很難識別。大鑒賞家吳湖帆、黃賓虹都有誤藏的事例。江寒汀早年仿虛谷的作品,現在不少已經擺在了一些中外大博物館的展台上,作為重要的藏品收藏。”陳克濤認為,這種大師之間的相互模仿的作品本身就有收藏價值。“已故當代名家的印章、紙墨顏料都還在,有的學生、門人也有了相當水准,他們作偽與名家的風格一致,但一般來說筆力會差一些,仔細比照可以看出差別。”

必須引以為戒的是,高科技和現代工具在造假領域的泛濫。“高倍投影儀、幻燈機、電腦復印機、掃描儀等,再與人工合成。還有流水分工,畫山頭、畫樹、開臉相、勾衣紋、題款、簽名,每人專練一樣,提高專業能力,一幅作品幾個人分工完成,再蓋上電腦掃描印章,足以亂真。”陳克濤說,高端復制必須要事先表明身份,如果冒充原作,那麼對市場危害很大。

“此外,還有一種作為是用原有的水印木刻,或是印在宣紙上的畫作,用墨色重勾,以重色再填,反復渲染,足以以假亂真。當然,木刻的線條上易留有印痕,有雕琢痕跡。”陳克濤說。

抓住畫家個性是鑒定的關鍵

書畫鑒定目前主要還是沿用“目鑒”和“考証”這兩種方法。即便同一書畫作品,不同的鑒定專家可能也會出現不同的鑒定結果。陳克濤的觀點是抓住每個畫家的不同個性,“每位畫家都有自己的筆墨特點,自成面目。我們要抓住每位畫家的獨有個性才是鑒定最根本、最本質的方法。遠看作品的構圖布局、氣勢神韻,感覺畫的整體。近看細微處的運筆、施墨、設色功力,書法、落款。此外,還有印章、紙張、裝裱、題跋、收藏印等輔助鑒定方式。”

此外,在鑒定時,還要掌握畫家的風格特點與師承關系,以及創作時的總體時代特征。“比如,鑒定張大千的作品,可以先看畫作的氣韻,是否氣韻生動,有精氣神、風流倜儻、雍容大度,再看筆墨,清潤秀逸洒脫,反之往往是偽作。張大千求畫者多,有許昭代筆山水,劉伯年代筆人物,鑒定時要格外小心。張大千的學生胡若思也是仿其老師的高手。”陳克濤說,對比法尤其適用,“要注意畫風相近畫家的細微不同,並加以比較。比如吳昌碩較渾厚,王一亭較剛硬,趙雲壑較軟弱。吳昌碩有部分作品是真款假畫,一種是王一亭代筆的人物,另一種是趙雲壑代筆的山水。另外還要注意每位畫家用筆的節奏速度,仿畫,仿形易,仿節奏掌握速度較難,贗品往往顯得猶豫,節奏一定不同。”

爭議作品自古存在

中國書畫自古就有贗品,甚至有一些名家書畫都存在著真偽的爭議。對此,陳克濤認為名家畫作有爭議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刻意造假。“以宋代書畫作偽現象為例,保存狀況不佳的珍品,為了能使之流傳於后世,宮廷畫師在創作之余,也會將其臨摹,流傳到今天也成為重要的文物。可見,以學習、收藏、傳承等為主的作偽現象是有積極的作用。另外,很多古代書畫都沒有落款,特別是宋元書畫。在藝術品領域絕對保真並不存在,爭議作品自古至今一直客觀存在,全世界各大博物館都藏有爭議藝術品,完全沒有爭議的作品反而較少。我們應該允許不同觀點。”陳克濤告訴記者,去年秋拍古代書畫流拍率比較高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買家不願意介入那些有爭議的作品。“有真偽之爭對藝術品領域是好的。一幅作品所謂真假都是憑借鑒定者個人經驗去斷定的,所以迷信某一位權威的觀點並不合適。反而,隨著不同見解的專家不斷討論,道理肯定是越辯越明,越討論越清晰,最后無限接近真理。”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網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網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博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博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信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信
(責編:鄭浦麗、胡洪林)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關注
  • 百姓生活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 社會法治
  • 圖片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