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海南黃花梨算盤材質最優

2014年05月29日10:04    來源:海南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象牙雕刻的微型算盤

象牙雕刻的微型算盤

海南藏家收藏的花梨木算盤。

海南藏家收藏的花梨木算盤。

今天,算盤作為一種大眾常用的計算器具漸漸走出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在數學教育和智力開發等領域的應用則是方興未艾。更多的時候,人們很少會接觸到算盤實物。然而也有許多人對算盤情有獨鐘,熱衷於收藏算盤。珠算列入“非遺”,也撥響了算盤收藏這一原本小眾的收藏領域。

算盤,是我國擁有上千年歷史的傳統計算工具,為我們留下了豐富燦爛的算盤文化和多種多樣的古老算盤文物,這些也是珠算當之無愧地成為全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深厚文化基礎。記者找到了幾位算盤收藏者和愛好者,用一件件飽經風霜、包含歷史信息的實物,為我們講述算盤的文化。

大珠小珠皆善算

在海南古玩城,海南省黃花梨收藏協會副會長馮運天找來了許多把海南藏家收藏的算盤。雖然每件大小、規格、款型不盡相同,但也有一些共同的特點。算盤一般為長方形,周圍有框,也稱為“據”﹔內貫直柱,也就是串起算珠的棍子,稱“檔”﹔一根橫條把算盤分為上下兩部分,稱為“梁”﹔一般來說是梁上兩顆珠、梁下五顆珠,但也有其它數目的。

對算盤收藏頗有研究的海南省黃花梨收藏協會秘書長魏希望介紹,從目前見到的實物來看,歷史上算盤的款型基本較為一致,主要還是從珠算的需求出發,突出實用性。

雖然目前學者就算盤的起源和出現時間還沒有達成統一的觀點,但一般認為,早在東漢的數學著作中就提到了珠算﹔北宋張擇端的名畫《清明上河圖》中,一家藥鋪的櫃台上就畫有類似算盤的計算器具﹔在元代文人的文章和詩詞,則已經出現了“算盤”這個詞。在考古實物中,河北巨鹿縣也曾發掘出宋代的木質算盤珠,和現代算珠毫無兩樣。這些都表明,算盤至少已擁有了上千年的歷史,而且其款式形制變化不是很大。

魏希望說,就其見到或看到資料介紹的算盤實物而言,幾乎沒有在算盤上加以雕飾等繁復裝飾的。那麼,算盤的變化主要在哪裡呢?就是材質。

據介紹,在國內,雖然算盤一直屬於收藏中的“雜項”,算是“小眾”領域,但也有不少藏家對此情有獨鐘,收藏豐富。在北京、上海、湖北、江蘇南通、安徽黃山、浙江臨海等地,都有算盤博物館﹔上海陳寶定、浙江台州雷國華等人,都是著名算盤收藏家。他們收藏的算盤實物之豐富多樣,令人咋咋稱奇。

從材質來說,算盤質地有木、金、銀、銅、鐵、錫、鋁、翡翠、石、骨、象牙、泥、陶、玻璃、塑料、種子、珍珠等,檔的材質也有牛筋、藤、金屬、竹木等﹔以形狀和構造而論,有多層形、寶塔形、圓桶形、壁挂形、文房四寶形等,還有雙梁、三梁、四梁、豎式等﹔算珠數目除最常見的上二下五、上一下四外,還有上一下九、上二下六、上三下五、上六下二等。

據稱,最大的算盤有上百檔,3米長,需要多人操作﹔最小的算盤可鑲在戒指上,用繡花針撥算。也有清宮御制或出自貴冑豪門的算盤,以各色珠寶、象牙或貴金屬制作算珠,或鑲嵌在梁上“進位”等處,堪稱算盤“豪華版”,主要就是供人賞玩,實用性就退居其次了。2011年,一把清代碧玉算盤拍出160萬元,創造國內算盤收藏市場最高記錄。

一朝算風見時風

算盤的款形變化,雖然細微,但每個時代也有明顯的不同。

“這是我們這裡樣式最古的實物。”馮運天拿出一把用黃花梨制造,完全“復刻”明代款式的算盤。相比常見的算盤,這把算盤的造型明顯要“秀氣”不少,更加窄長,邊框也不如常見算盤粗厚。最顯著的特點,是其上下邊框都長出一截,兩側邊框也伸出一截榫頭,行內稱之為“四出頭”。

“四出頭”一般寓意“四季發財”。魏希望說,其實這也是來自實用的需求。古代文人出行多坐轎,在家坐椅,“四出頭”可以架在轎椅或椅柄上,起穩定作用,便於計算。久之,這個樣式就被固定下來。這一點,和明代家具“官帽椅”是一樣的。

魏希望認為,算盤材質以木為主,制造算盤是木工活,因此,古代算盤的造型風格和當時的家具風格密切相關,進而顯現出那個時代風氣的影響。

例如明代文風興盛,明代家具也融入文人旨趣,體現出簡約靈秀的意韻,以明代黃花梨“圈椅”等最具代表性。這把“復刻”版明代算盤,造型秀長,邊角圓潤,沒有任何多余的裝飾,充滿了同樣的韻味。

而到了清代,封建專制加強,社會相對封閉,文人強調嚴謹的學風,家具造型追求方正平直,算盤也隨之變得厚重、方整,“四出頭”消失了。“這種造型在清代基本固定下來,成為我們今天最常見的算盤樣子。”魏希望說。

魏希望還告訴記者,雖然算盤特別強調實用性,但古人也開發出了算盤的其它用途。據記述,閑暇時古人會以手、腳搓算盤珠,以為一種養生之法或游戲之趣。

在古代,算盤不僅是“會計”、“賬房”的隨身之物,許多文人、富人乃至官員、貴族都會隨身攜帶算盤用於計算。久而久之,這些人為算盤注入了賞玩的功能,於是出現了許多個頭精巧、材質昂貴、制作精美的算盤,成為算盤收藏中的珍品。

瓊崖算珠數花梨

在小眾的算盤收藏領域,海南也是熱門地區,在當今算盤收藏市場佔有重要地位。

馮運天說,雖然算盤材質繁多,但最主要的還是木質。而在木質算盤中,海南黃花梨以歷久不蠹不朽,算珠質地密實沉重、撥動手感好、不反彈等優秀特性,堪稱最佳。因此,在目前國內的高檔算盤收藏市場上,海南黃花梨算盤佔有很大份額。

在此不得不提到“瓊山縣日用制品廠”,這家上世紀90年代已經關門的國有小企業,以專門生產算盤、尤其是海南黃花梨算盤,而在算盤收藏界中鼎鼎大名。

幾位藏家在海南古玩城裡搜集到的10多把老算盤,全部為該廠生產。魏希望說,在海南也見過一些清代、民國的黃花梨算盤,但數量極少。而該廠生產算盤約30年,專精黃花梨算盤,做工優良,市場價值遠高於普通木算盤,也高於一般紅木算盤,成為今天海南算盤收藏市場的主流。

雖然如此,海南存世的該廠算盤也不多。魏希望了解到,改革開放前,海南社會日常所用算盤,除了一般雜木算盤,最好的是浙江生產的硬木算盤和牛角算盤,海南自產的黃花梨算盤很少能用到。根據瓊山縣志的記載和瓊山縣日用制品廠老職工的回憶,當時該廠的黃花梨算盤主要用於出口創匯,內銷較少。除該廠以外,海南椰雕廠也少量生產過黃花梨算盤,同樣主要用於出口創匯。

一把該廠算盤上,有“行署人事局”字樣,應是當時海南地區行署的辦公用品。但這把算盤僅算珠是黃花梨,梁、據都是普通木材,可見即使地方最高行政機關也難得用上全黃花梨的算盤。

在另一件算盤上,算珠不是普通的圓鼓形,而是扁碟形。據悉,這是受到了日本算盤菱形算珠的影響。在今天一些小算盤上,也常用扁碟形或菱形算珠,便於手指撥打。而當時海南算盤的主要出口地就包括日本,以及港澳台、東南亞等地。魏希望認為,這也是該廠算盤用於出口的一個例証。

記者見到年代最早的一把“瓊山縣日用制品廠”產黃花梨算盤,有“紅城牌”銘牌,地址標為“瓊山縣紅城鎮(文革期間,府城鎮一度改名為紅城鎮)”,上有一句毛主席語錄:貪污和浪費是極大的犯罪。應為上世紀60年代生產,也見証了當時的一段歷史。

馮運天說,此外,該廠還有標為“荷花牌”的黃花梨算盤,同樣是用於出口。

這把算盤梁、框、算珠皆為黃花梨制造,鋁皮包邊鉚接。木材未經拋光,有一定使用痕跡,整體造型厚重平實。算珠上二下五,以竹檔串起,但兩側第三檔為鋁制,並伸出邊框鉚住固定,起方便確定數位兼加固的作用。梁上有金屬的鑲嵌三個“點”,也是計算時方便定位之用。

其它“瓊山縣日用制品廠”的黃花梨算盤,也都延續了這種經典的款型,僅在后來用銅片包邊代替了鋁片,銘牌上的廠址也變為“府城鎮”。

馮運天表示,算盤大小一般按檔位分類,該廠算盤多從13檔到19檔不等,一般檔位越多,使用的黃花梨木材越多,價值越高。但這把算盤為13檔,在該廠產品中比較少見,價值高於一般15檔算盤。

尊重文化促收藏

魏希望告訴記者,他見過“瓊山縣日用制品廠”生產的最大算盤,有一米多長,算珠有杯底那麼大,均為黃花梨制造,可以挂在牆上,用於珠算教學或演示。檔用粗大的麻繩制成,算珠撥上來,不會掉下去。后來,這把算盤被一位島外商人收藏,並重新裝飾,將算珠拋光,把麻繩檔換為紅木檔。

“可是這樣就不是原來那把算盤了,比如再挂起來用算珠就不能往上撥了,我個人認為這種收藏行為不妥。”魏希望說,算盤是特別強調實用性的藏品。一些藏家為了突出藏品貴重,用其它材料進行“改裝”,改變了算盤的原有面貌,失去了原有功能,丟失了藏品本應具有的歷史和文化信息,對藏品本身無益。

他拿出一把光鮮一新的“紅城牌”算盤,算珠和木材都經過拋光,竹檔被?亮的銅檔代替,改裝后滄桑的氣息已經消失殆盡。“現在很多藏友喜歡這種改裝,突出了黃花梨的色澤,用銅檔后手感更沉重。就是更好賣了,但它原本搭載的信息不見了。”魏希望感嘆說

他希望,借珠算列入世界“非遺”的東風,不但能撥響、撥熱算盤收藏市場,大家也能更尊重算盤自身的文化,把海南的黃花梨算盤發揚光大,把我國悠久的算盤文化長遠流傳下去。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網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網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博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博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信
人民網山東頻道官方微信
(責編:鄭浦麗、胡洪林)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關注
  • 百姓生活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 社會法治
  • 圖片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