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要聞本網特別關注人民電視產經教育能源社會軍事旅游娛樂 理論 新聞熱線:0531-81668626

你是春天裡最美的那朵花——獻給凱旋歸來的白衣天使  假如我是一個畫家 我要為你創作一幅 潔白的玉蘭花 假如我是一個雕塑家 我想在荊楚大地上 把你“白色鎧甲”的身影留下 假如我是一個歌唱家 我願深情地為你演唱那首 你最愛聽的 《燭光裡的媽媽》 面對著 從戰“疫”前線 凱旋歸來的你 我的敬慕之情 真不知該如何表達 臨行前 一聲清脆的“咔嚓” 你把心愛的秀發 一刀剪下 一同被剪掉的還有 早已許諾的 陪兒子春節旅游的計劃 背起盛滿思念的行囊 像一匹沖鋒陷陣的駿馬 匯入逆行的人流 向著武漢進發 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 與病毒惡魔 展開厮殺…… 多少個燈火闌珊的夜晚 熟睡中的幼兒 在夢裡喊媽媽 多少個孩子 站在電視機前 辨認自己的爸爸 多少雙老眼裡噙著淚花 多少個素不相識的人 把你們牽挂 每當聽到前線戰士的凶訊 我的心 像是鋼刀在扎 我無數次地乞求上帝 保佑這幫降妖除魔的“天兵天將” 保佑這群青春年少的好娃 我寧願替你們去死一萬遍 也不願你們有一個人倒下 你們是病毒的克星 是勝利的希望 隻要有你們在戰斗 病毒惡魔總有一天會被剿殺 隻有你們健康無恙 才能夠保得住普天下的 歡聲笑語 燈火萬家 嚴冬已經過去 病毒豈能擋得住春天的步伐? 今天 你踏著春風 身披彩霞 凱旋歸來 回到了久別的家 相識的和不相識的人們 歡呼雀躍 奔走相告 回來啦!回來啦! 你看—— 路旁展臂的楊柳 是春天為你搭建的“凱旋之門” 滿山遍野的五彩斑斕 是大地為你獻上的鮮花 面對鋪天蓋地的贊美 你淡淡地回答: 我是一名黨員 黨叫干啥就干啥 我也沒有多麼偉大 我所付出的一切努力 都是在踐行入黨時 所說的那句話 你的眼框濕潤 聲音有些沙啞 我知道 此時此刻你想到了什麼—— 在這場戰“疫”戰斗中 你許多的戰友 救活了無數病人 自己卻長眠在了 黃鶴樓旁 龜蛇山下 他們已化作道道彩虹 氣貫乾坤 光耀華夏 迎著記者們 “長槍短炮”的“狂轟濫炸” 你把緋紅的臉兒怯怯地低下 這一刻 你遠遠勝過了 油畫裡的蒙娜麗莎 摘下了面罩 脫去了“鎧甲” 我終於近距離 看清了你的容貌—— 成熟 自信 青春 淡雅 春風裡 你是最美的那朵花!.…

2020-03-18 09:29

我愛潔白的玉蘭花  每到春寒料峭的時節 潔白的玉蘭花 就會迎風綻放 成為報春的使者 我驚嘆造物主的安排 在這冬春交替之際 白色與天地萬物 是那樣的融合 讓玉蘭花開啟春天的大幕 是最佳的選擇 你看—— 她那嬌柔的花瓣 晶瑩剔透潔白無瑕 既像是玉 又像是雪 走近細看 還有點絨絨的感覺 她那優美的花朵 熱情奔放 風姿綽約 昂揚向上 意氣蓬勃 端庄典雅儀態婉約 嫵媚靜謐而不妖冶 她像是宋詞裡 走出的李清照 渾身透著陣陣書香 她把環肥燕瘦集於一身 同時兼具了冬梅夏荷的品格 一陣微風吹過 盛開的花朵 在枝頭顧盼搖曳 遠遠望去 密密麻麻 像一群翹首欲飛的白鴿 欣賞玉蘭的美 需要細細地品 慢慢地嚼 讀懂玉蘭的美 需要感悟人生 參透生活 我常常想: 雖人物隔界 若兩相契合 既便是樹下成灰 也沒有什麼不舍得 不要說我有偏見 梨花帶雨 總是讓人覺得有點 多愁善感 頓生愛憐 甚至還帶有 一絲絲淒婉 出水芙蓉 雖說是“出污泥而不染” 但不食人間煙火 也往往會讓人生厭 更何況 還有一點點 對他人的謫貶 也不要說我膚淺 梅蘭竹菊 盡管各具品格 翹楚花壇 但也摻雜了文人騷客們 說不清的世俗雜念 上千年的過度消費 沒有了丁點兒新鮮感 更不能說我荒誕 雖然春天裡的花草 林林總總 五彩斑斕 解語的海棠 還有丁香月季水仙 在我心裡 還是那潔白的玉蘭 我愛玉蘭花 我愛她勇敢堅強 乍暖還寒的初春 多數花兒 還沉睡在溫柔的夢鄉 既便是頑強的小草 也只是縮頭探腦 四處張望 隻有勇敢的玉蘭花 傲霜斗雪 昂揚向上 在凜冽的寒風中 綻開怒放 用生命的代價 去迎接春天的曙光 我愛玉蘭花 我愛她聖潔高尚 素心若雪 纖塵不染 潔身自愛 不齒艷妝 即使零落成泥 仍透發著陣陣幽香 她以自己的勇敢 喚醒沉睡的群芳 既不功臣自居 又不炫耀張揚 待到百花競放時 她靜靜的退避一旁 為她們加油 為她們鼓掌 又到了玉蘭花開的時節 然而 今年的春天 與以往有些特別 新型冠狀病毒 從武漢蔓延到全國 來勢凶猛 猖狂肆虐 疫情就是命令 防控就是職責 不能猶豫 更不能退縮 沖上去! 向武漢集結! 這是無數醫務人員 在第一時間 作出的堅定選擇 一份份按著紅手印的“請戰書” 一個個身披“白色戰袍”的“逆行”者 她們是用胸口堵槍眼的黃繼光 她們是新時代裡的麥賢德 其實,沒有人理所當然地 應該替我們負重前行 她們有無數理由選擇退卻 和我們一樣 她們也有父母也有家庭 但在祖國和人民 需要的時候 卻來不及向親人道別 以單薄之軀 舍生忘死扑向病毒惡魔 每當看到這些 我心在顫抖淚眼婆娑 玉蘭花與“白大褂” 在我眼裡慢慢地重疊 一樣的嬌嫩 一樣的白色 一樣的可愛 一樣的聖潔 我驚喜地發現 她們是這樣的一致 是這樣的吻合 她們都有著 勇敢堅強的精神 都有著 聖潔高尚的品格 我向著武漢的方向 默默地祈禱: 保重 我的“白衣戰士” 保重 我的“天堂使者” 美麗的玉蘭花 期待著綻放在您 凱旋歸來的時刻!.…

2020-02-25 16:55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聊城市委書記 孫愛軍

聊城市代市長 李長萍

視頻新聞

山東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