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荒來襲:火電企業大面積虧損--山東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電荒來襲:火電企業大面積虧損

2011年05月31日14:34         手機看新聞

  如果煤電矛盾得不到根本解決,整體發電行業經營將十分困難,部分發電廠已經資不抵債,無錢買煤的范圍可能繼續擴大,這些因素均給迎峰度夏電力供應保障帶來很大風險。

  5月28日,華電所屬的一家大型火電廠庫存煤隻夠燒7天,這已經是該電廠非常好的記錄了。自今年初以來,這種緊張狀況就沒有得到過緩解。隨著夏季用電高峰的臨近以及旱情的影響,電煤的緊張狀況還將加劇。

  該公司一位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為了“搶”到煤,燃料採購部門的人都被派往山西、內蒙古、河南等產煤區長期蹲守。

  不過,當前發電企業最擔心的並不是電煤供應不足,而是煤炭價格一路走高。由於煤炭價格的上漲,一些火力發電企業的利潤空間已經被“榨干”,發電企業陷入“發電越多虧損越大”的境地。

  火電企業困局:大面積虧損和檢修

  “雖然電廠還有庫存煤,但煤質太差了,優質煤由於價格太高,企業無力購買。為了保証發電隻能到市場上購買質量差的煤,即使這樣,發電虧損的數額還在擴大。”上述電廠負責人說,“實際上,很多電力企業都不願意買煤發電。”

  “目前發電企業面臨的困難比國際金融危機剛爆發時還大。”在他看來,“計劃電,市場煤”是發電企業虧損的最大禍根。

  今年以來,電荒以前所未有之勢席卷而來,一些地區由於缺電不得不實行“開三停一”、“開五停二”等限電措施。

  國家電網截至5月20日的數據顯示,各地最大電力缺口中,江蘇為624萬千瓦,浙江為386萬千瓦,安徽為204萬千瓦,江西為124萬千瓦,重慶為91萬千瓦。

  與此同時,火力發電企業卻陷入虧損泥潭,走進“發電越多虧損越大”的怪圈。

  受煤炭價格持續上漲等因素影響,電力企業銷售淨利潤率甚微,甚至出現大面積虧損。

  根據中電聯的行業統計調查,今年1—4月份,華能、大唐、華電、國電、中電投五大發電集團火電虧損額合計105.7億元,比上年同期增虧72.9億元。

  4月份,國家上調部分省份上網電價,但是由於個別省份沒有實施,再加上同期煤價持續上漲,火電企業虧損情況沒有好轉。4月份,五大集團火電業務仍然虧損17.1億元。

  如果煤電矛盾得不到根本解決,整體發電行業經營將十分困難,部分發電廠已經資不抵債,無錢買煤的范圍可能繼續擴大,這些因素均給迎峰度夏電力供應保障帶來很大風險。

  據了解,在“電荒”蔓延,各地出現拉閘限電的同時,許多地方的火電機組卻是產能閑置、處於檢修狀態。

  數據顯示,湖南全省1417萬千瓦統調火電機組中,僅有700萬千瓦的機組在運轉,相當一部分火電機組處於檢修狀態;河南超過5000萬千瓦的火電機組中,有1200多萬千瓦的機組也在檢修狀態。山西、貴州等煤電資源省份則出現因缺煤被迫停機的情況。

  對這一現象,上述電廠負責人解釋說:“電廠停機檢修也是迫不得已而為之,因為滿負荷發電就意味著死得更快。”

  “煤電聯動”老話重提

  中電聯認為,造成火電企業虧損的根本原因是煤價上漲。國家電網公司在分析目前出現的電荒原因時認為,煤炭價格大幅度上漲,遠高於電價調整幅度,造成火電企業“發電越多虧損越大”,發電意願不斷下降,甚至出現煤電基地寧願賣煤不願發電的怪象。

  據悉,與往年相比,五大發電集團公司平均到場標煤單價普遍上漲超過80元/噸,漲幅同比均超過10%。

  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市場煤價持續高位運行,特別是4月份以來持續上漲,目前秦皇島5500大卡煤炭價格已經高於2008年最高點,東南沿海以及華中地區煤炭到岸(廠)的標煤價普遍超過1000元/噸,而這一價格還在逐漸上漲。

  煤炭價格上漲的因素很多,除了市場因素外,流通環節的各種額外費用也在上漲。

  長期從事煤炭買賣的陳軍告訴本報記者,煤炭從坑口在發電企業的堆場,每個環節都需要打點費用,而且隨著市場煤炭價格的上漲而上漲。

  “現在做煤炭生意,最關鍵是搞到車皮,由於電煤供應緊張,煤炭價格上漲,運輸費用也跟著上漲了,原來每噸65元的運費,漲到現在的100元甚至200元。”陳軍說。

  有數據顯示,中間環節佔到了煤價的36%左右。而合同煤與市場煤的剪刀差,使得“合同履約率比較低,且合同煤的煤質較差”。五大電力集團之一的一位內部人士証實:“市場煤的煤質相對較好,很大一部分我們也是通過中間商購買。”

  據悉,今年雖然國家發改委規定了3.8億噸重點電煤合同,但與我國火電廠12.5億噸標准煤的需求量相比還有8.7億噸的缺口,佔需求總量的69.6%。巨大的缺口隻有從市場上彌補,據透露,五大電力集團每年購進市場煤的比例至少在60%以上。

  “優質煤都走市場了。”陳軍告訴本報記者,目前合同煤與市場煤每噸差價在200元以上。巨大的剪刀差意味著巨大尋租空間,讓一些合同煤進入市場進行交易。

  “因為合同煤配有車皮計劃,加上價格上的優勢,往往成為‘搶手貨’。”陳軍說,合同煤一般都要有很好的人脈關系才能搞到。

  業內人士指出,煤炭價格一路走高,處於產業鏈下游的火電企業由於不能有效地將煤炭價格上漲的成本壓力轉嫁出去,為當前發電企業持續虧損埋下“禍根”。這就導致企業的發電積極性下降,甚至出現發電企業倒賣合同煤的現象。

  “煤電聯動已經實施兩次了,為什麼不啟動第三次呢?”在這位電廠負責人看來,重啟煤電聯動、上調上網和銷售電價,是緩解電力企業困境的惟一辦法。

  實際上,面對不斷上漲的煤炭價格,業內普遍認為,解決煤電矛盾的辦法便是上調電價,實行煤電聯動。

  有媒體稱,近期有望重啟煤電聯動,不過,國家發改委對此說法給予否定。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專家表示,隻有理順煤電價格關系,實現電煤價格、上網電價和銷售電價聯動,才能充分發揮價格信號的市場傳導作用,使電價真正反映電力資源的稀缺程度,提高電力利用效率。

  來源:中國企業報
(責任編輯:解放)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