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為何又“電荒”--山東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今年為何又“電荒”

2011年05月17日11:00         手機看新聞

今年為何又“電荒”
  往年到夏季才出現的電力緊缺,今年提前到來。來自國家電網公司系統的數據顯示,進入4月份浙江、江西、湖南、重慶、陝西等多個省份電力供需存在缺口。5月以來,湖南電網最大電力缺口達456萬千瓦,浙江電網最大電力缺口200萬千瓦。

  盡管電力供應能力不斷攀升,火電設備利用率卻處於歷史低谷

  任何一項產品短缺,無外乎兩大原因:供應不足和需求過旺。

  從電力需求側看,我國電力需求正繼續保持平穩較快增長。國家能源局最新數據顯示,一季度全國全口徑全社會用電量累計1091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2.7%。其中,3月份與1月份的全社會用電量基本相當,接近去年7、8月份迎峰度夏高峰時段的用電量。4月份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11.2%。

  從電力供應上看,社會發電量由發電能力和發電設備利用率共同決定。國家電監會報告顯示,在電源建設方面,基建新增裝機連續5年超過9000萬千瓦,全國電力裝機累計增長48610萬千瓦。在電網建設方面,“十一五”期間,全國累計新增220千伏及以上輸電線路、變電設備容量分別為20.23萬千米和11.06億千伏安,電網規模五年實現翻番。

  雖然電力供應能力節節攀升,但電力設備平均利用率卻不容樂觀。國家電監會辦公廳副主任俞燕山介紹,2004年至2009年,全國6000千瓦以上電廠累計平均設備利用小時數已經連連下降,至2010年才首次回升,達到4660小時。而在2006年,全國6000千瓦以上電廠累計平均設備利用小時數為5198小時,遠遠高出2010年的水平。火電設備的利用率不高直接抑制了火電發電量的提高。

  “市場煤、計劃電”之間的矛盾已經影響到電力投資建設和運營

  回顧歷年來的“電荒”,電煤都是制約電廠出力的“緊箍咒”,此次“電荒”也不例外。

  按照慣例,4月份是電煤需求淡季,但今年卻出現“淡季不淡”,市場煤炭價格不斷上升、日消耗量保持高位。4月1日開始,我國電煤運輸主力通道——大秦線檢修,一個月內,秦皇島港的煤炭庫存下滑240萬噸,跌幅高達32.7%,加劇了沿海省份的電煤緊張局面。4月,國網公司全月最大缺煤停機容量達到732萬千瓦。

  今年以來,湖南、江西等水電大省水庫來水較往年偏枯,加大了當地電力電量平衡對電煤的依賴。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通報,今年華東流域來水偏少四至七成,華中流域(除長江)來水偏少一至七成,導致部分地區水電出力減小,水電比重最大的華中電網電煤庫存快速下降。

  除煤炭市場異常火熱、水電乏力等新因素外,煤電價格機制不順的傳統矛盾,也深深制約了火電廠的發電積極性。據國網公司統計,2003年以來,秦皇島5500大卡煤炭價格累計上漲超過150%,而銷售電價漲幅僅為32%。尤其是近年來,煤價不斷攀升,而電價基本未漲,出現“發電就虧損、越發越虧損”現象。2010年,五大發電集團公司運營的436個火電企業有一半以上虧損。雖然國家在4月份對全國16個省(區、市)上網電價進行了單邊上調,但並未將火電企業引入減虧通道。本次電價上漲至今,秦皇島港的煤炭價格持續上漲。

  “市場煤、計劃電”之間的矛盾已經影響到電力投資建設和運營。2010年全國電源投資3641億元,比上年下降4.3%﹔其中火電投資1311億元,比上年下降15.1%。同時,缺煤停機、非計劃停運現象增多,對未來的電力正常供應、電網安全穩定帶來較大隱患。

  必須從能源發展方式入手,優化電源的布局和資源配置

  據國家電網公司預計,今年迎峰度夏期間,華北、華東、華中電網電力缺口將達到3000萬千瓦,而東北、西北電網卻將富余電力2700萬千瓦。但由於沒有額外輸電通道,東北和西北電網富裕電力難以支援“三華”電網。

  “這種局部缺電、局部窩電的現象充分說明我國的電源布局和跨區輸電能力亟待優化。”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電網東北電網有限公司名譽總工程師黃其勵說。

  長期以來,我國電力工業主要採用就地平衡模式發展,哪裡需要電就在哪裡建電廠,大部分火電廠都建在東部地區,而我國煤炭資源主要富集在西部地區。至2010年底,東部地區火電裝機已達到3.2億千瓦,佔全國的50%,長江沿岸平均每30公裡就建有一座發電廠,南京到鎮江段電廠平均間隔僅10公裡。

  這一發展模式導致電煤運輸壓力巨大、電廠電煤成本增加。2010年,全國電煤耗用17.3億噸,其中通過鐵路跨省跨區外運14億噸,佔鐵路運力的41%。從電煤成本看,長途運輸大大增加了電廠的電煤採購成本。以今年3月末5500大卡動力煤價格為例,主產地山西的上站價格為620—640元/噸,集散地秦皇島港的平倉價格則達到770—780元/噸,消費地廣州港的提貨價更是高達875—890元/噸。

  據了解,近年來,東部省份已經主動降低了電源建設規模和進度,要求加快跨區輸電通道建設,提高跨區受電規模。但是受各種因素制約,許多電網規劃項目前期工作明顯滯后,跨省跨區輸送能力不足。

  “表面上‘電荒’是由電煤不足、水電乏力引起,但根源上是由粗放的能源發展方式導致。要破解‘電荒’,除加快經濟結構調整、控制能源消費總量外,必須從能源發展方式入手,進一步優化電源布局、資源配置,大力提高西部地區輸電比例、理順煤電價格機制、加大跨區電網建設等。”黃其勵建議。(冉永平 鮑丹)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王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